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72章 你又恐吓我

    沈蔓歌和沈佩佩算是杠上了。

    本来她看在沈妈妈的面子上不想过多的和她计较,谁知道沈佩佩居然在作死的惹她。沈蔓歌觉得她如果真的再挑衅,她会直接把她给扔出去。

    可是在沈蔓歌的视线之下,沈佩佩怂了。

    “切,不听就不听呗,那么凶做什么,也不知道叶南弦看上你哪一点了?”

    沈佩佩说着就回了房间,不过把房间门摔得震天响。

    沈蔓歌一股浊气堵在心口,郁闷的要命。

    叶梓安探出了头看了一眼,问道:“妈咪,要不我把她扔出去?”

    “不用,玩你的去,我出去溜一圈。”

    沈蔓歌抬脚走出了叶家老宅。

    外面的风吹着她的脸颊,让她多少有些疏散了一下情绪。

    刚才的设计被打断了,现在想要连接起来已经很不容易了,沈蔓歌索性也不想了,反倒是想去看看蓝灵儿他们。

    虽然蓝灵儿说不想看到自己,但是她就是不放心,况且现在事情有了一点眉目,她觉得和蓝灵儿之间的关系还是可以修复的。

    想到这里,沈蔓歌自己开车去了红灯区。

    宋涛看到她来的时候顿了一下,然后低声说:“太太,他们不在这里了,我回来收拾东西。”

    “去哪儿了?”!%^*

    “在医院里。那个医生手术很成功,不过这几天是关键期,她建议我们在医院呆着。”

    听到宋涛这么说,沈蔓歌这才松了一口气。

    “蓝熠手术费方面……”

    “我给交上去了,太太你就放心吧。你这是过来看蓝灵儿和蓝熠的?”

    “嗯。不过现在我就不去了,在医院的话,灵儿情绪激动容易惹来其他人的关注,到时候给他们带去危险就不好了。帮我好好照顾他们。”(!&^

    沈蔓歌其实真的很想去看他们的,但是却忍住了。

    “好。”

    宋涛点了点头。

    沈蔓歌转身往回走。

    她从蓝家出事想到罂粟花额图案,又想到叶枫和二叔,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地方想不通。

    叶枫如果真的是罂粟花的发起者,那么又怎么那么快的承认了呢?而且他不久前叫自己大嫂,这一点真的让她很诧异。

    叶南弦现在还没回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过去看看。

    沈蔓歌有些烦躁的开着车在大街上晃悠。

    突然间她看到了沈爸爸拿着几幅字画去了典当行。

    沈蔓歌的心微微一顿。

    沈爸爸的字画想当值钱,曾经有人花大价钱购买他都没有卖过,如果居然拿去了典当行,难道是沈家经济出了什么问题?

    沈蔓歌快速的跟了上去。

    沈爸爸带着字画金了典当行,显得有些拘束和不舍。

    沈蔓歌能够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不舍,那眼底划过一丝水痕,揪的沈蔓歌的心生疼生疼的。

    “沈先生,您这是……”

    典当行的老板看到沈爸爸,连忙迎了出来。

    沈爸爸有些尴尬的说:“我想在你这里典当两幅字画,你给估个价。”

    这话一出,对方有些微楞,随即不敢置信的问道:“沈先生,你真的要典当自己的字画?你可知道,在我这里一般都是有期限的,期限内你如果还不上,这字画可就归我了。”

    沈爸爸沉重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还麻烦你给估个价吧。”

    典当行的老板有些谨慎。

    “我得请几个师傅过来估价,别让你吃了亏。”

    沈爸爸点了点头。

    沈蔓歌看到典当行的老板去了里面,她从后门走了进去。

    “老板,商量个事儿。”

    典当行的老板看到是沈蔓歌的时候楞了一下。

    “叶太太,你这是和沈先生……”

    “我爸可能遇到困难了,不好意思和我们开口。这样,他典当的字画,回头票据你给我,多少钱我出。明白这意思吗?”

    沈蔓歌这么一说,老板就明白了。

    “得嘞,我还想着挣一笔呢,不过叶太太你既然开口了,我自然是要给你面子的。”

    “你可以抽一成做佣金,没事儿,我爸这个人好面儿,你别告诉他是我买的就成。”

    沈蔓歌把话说到这里,老板就完全懂了。

    “好嘞,谢谢叶太太乐。”

    老板出去找人过来鉴定,沈蔓歌从里面看着沈爸爸不舍的打开字画,摸了一遍又一遍。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需要钱?居然能让沈爸爸如此割爱?

    沈蔓歌不知道,但是他也明白,就算它问了,沈爸爸也不一定会说的。

    老板带着鉴定师傅去了前面,和沈爸爸一起研究讨论,没多久就定了价格,两张字画七百万。

    老板给沈爸爸开了单据,并且给了钱,沈爸爸拿着字据和钱,又有些不忍的看了一眼字画,这才抬脚离开。

    沈蔓歌看到他眼角含着一丝泪光,心里难受的不得了。

    老板将字据给了沈蔓歌。

    “叶太太,沈先生当得是死当。”

    “什么?”

    典当行有活当和死当。活当是有期限的,只要在期限规定内把钱还上去,东西照样拿回去。死当就相当于卖掉了。

    沈蔓歌一直以为沈爸爸那么喜欢自己的字画,是绝对不会死当的,没想到他居然死当了,而且价格七百万就当了。这字画如果再放上个几年,估计一千万都有可能。

    “给你一千一百万,把这三百万给我爸送过去,剩下的一百万算是你的佣金。”

    沈蔓歌直接拿出黑卡刷卡。

    老板这边立马就到账了。

    “好嘞,叶太太,你稍等。”

    老板亲自拿着钱追着沈爸爸去了。

    沈蔓歌看着沈爸爸被老板追上,拿着剩下的三百万的支票,一时间脸上的表情复杂。

    曾经他是绝对不会为了钱财丢了自己喜欢的东西的,现在居然把自己的字画拿出来典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

    沈蔓歌心里着急,将字画小心翼翼的收拾好,然后一路跟着沈爸爸。

    只见沈爸爸拿着钱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琴行在挑选小提琴。

    沈蔓歌不知道谁会小提琴,她疑惑的继续观察,最后发现沈爸爸花了八百万买了一架小提琴,小心翼翼的带回了家。

    沈妈妈不会拉小提琴,沈爸爸更不会,而她只是学过钢琴和古筝,如今这小提琴给谁买的呢?

    沈蔓歌的脑海里浮现出沈佩佩的脸。

    那么一个粗俗的人居然会拉小提琴吗?

    这个答案没有人能够告诉沈蔓歌。

    沈蔓歌见家里没事儿,这才开车回了叶家老宅。

    回来的时候,叶南弦已经回来了,正命人把沈佩佩往外扔。

    “沈蔓歌,你回来的正好。你们什么意思?我要给我妈打电话!”

    沈佩佩说着就真的拿出手机,但是没着急打。她看着沈蔓歌,在等沈蔓歌的反应。

    叶南弦见沈蔓歌回来了,连忙走上前来,关心的问道:“你去哪儿了?梓安说你一个人出去了,家里又多了这么一个人,她谁啊?”

    “你不知道她是谁,却把她往外赶?”

    沈蔓歌觉得叶南弦也是够冷漠的。

    “这是我们的家,她在我们的家里指手画脚的,我赶她算是轻的。”

    叶南弦一点都没给沈佩佩面子,气的沈佩佩嘴角抽了一下,却不敢像对待沈蔓歌那样对待叶南弦,毕竟叶南弦是海成老大。

    沈蔓歌一下午的郁闷顿时有多缓解。

    “没事儿,是我让她住下的。”

    “你?”

    “她是我爸妈额亲生女儿沈佩佩。我爸妈要装修房子,让她在我们这里暂时住几天。”

    沈蔓歌说的爸妈,叶南弦一下子就知道是谁了。

    “爸妈回来了?”

    “嗯,下午回来的,走了一会了。”

    沈蔓歌将车钥匙给了叶南弦,转过头来看着愤愤不平却又面对叶南弦敢怒不敢言的沈佩佩,突然想起了那把小提琴。

    “你会拉小提琴?”

    沈佩佩微微一愣,有些别扭的说:“我不会拉还不能学吗?我已经让爸爸给我报名小提琴学习班了,据说爸爸邀请海城最好的老师教我,叫修什么来着。”

    沈蔓歌一听,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修斯。”

    “对对对,就是这个修斯,据说很多人都想跟他学琴,不过都没有机会,爸爸有这个本事给我安排。”

    沈佩佩特别骄傲的说着,但是沈蔓歌却有些生气。

    “你最好把小提琴给学好,不然的话……”

    “干嘛?你又恐吓我?小心我告诉爸爸。别以为爸爸宠着你,你就可以欺负我,你……”

    “再对我老婆说话没大没小的,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到狗笼子里和狗为伴。”

    叶南弦冷冷的开口,顿时成功的让沈佩佩闭了嘴。

    沈蔓歌心里堵得难受,对叶南弦说:“晚饭我不吃了,上楼休息了。”

    “不如我们出去吃吧。”

    叶南弦知道沈蔓歌心里发堵,因为沈家父母她又不能拒绝,真是让人膈应的难受。

    沈蔓歌却摇了摇头说:“有点累了,不想出去,你带着梓安出去吧。”

    “算了,你上楼休息吧,饭好了我给你端进去。我去书房处理点事儿。”

    叶南弦见沈蔓歌没有兴趣,也不出去了。

    两个人说这话,压根把沈佩佩给遗忘了。

    沈佩佩很想提醒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但是她刚想张口,叶南弦一记冷眼射过来,就像是冰刀子似的,吓得她再次闭上了嘴巴。

    “住在这里可以,不许打扰我老婆休息,更不许惹我老婆生气,不然的话我可不管你是谁的女儿,我照样揍你。”

    叶南弦说完,揽着沈蔓歌的肩膀上了二楼,丝毫没有看到沈佩佩那双阴冷的眸子死死地盯着沈蔓歌,恨不得用眼神将她给凌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