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36章 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

    沈蔓歌看着刘梅,真心不想把母亲的病情告诉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戏弄,怎么让这姐妹俩同时生了病呢?

    “路上再说吧。”

    沈蔓歌要带着刘梅一起起程,毕竟宋文琦不在了,刘梅又和丈夫离了婚,如今孤家寡人的,确实让人心疼,但是阿勇缺不赞同。

    “孙小姐,你要去那里,我阿勇拼死陪着你,但是宋太太不能和我们一起。”

    “为什么不能?她是我阿姨!不管你们承认不承认,我反正是认得。”

    沈蔓歌说着就强行的吧刘梅带上了车。

    姜晓不知道刘梅是谁,但是见沈蔓歌这么好的对待她,又叫她阿姨,自然也对刘梅的态度不错。

    阿勇还想说什么,沈蔓歌却低声说:“我知道你是萧家的家臣,只听你们老爷子的,我也知道,你可能知道当初那些事儿,不过不管怎么说,她是我阿姨,我不能不管她,况且他们姐妹俩都这么多年没见了,如今或许是最后一次见面机会了,我不能不带着她去。如果他没有遇到我也就罢了,既然遇到了或许就是老天爷的指示。阿勇,你如果不好做,把我们放下,替我打个电话给蓝晨,我们自己去也可以。”

    沈蔓歌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阿勇如果在说什么,沈蔓歌可能真的就不做他的车了。

    阿勇还记得萧老爷子让他照顾沈蔓歌的事情,此时只能闭了嘴。他想给萧老爷子打个电话,就听到沈蔓歌说:“你如果惊动了我外公,出了什么事情,我可不饶你。我外公的身体也不太好,你是想气死他吗?有句话叫做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阿勇,你现在是我的人,就得暂时听我的。”

    “可是孙小姐,她……”

    “行了,开车把。”

    沈蔓歌也知道自己这样说不好,但是她不能扔下刘梅,不管是因为她是她的阿姨,还是因为她是宋文琦的母亲,她都没办法扔下。

    宋文琦是个孝顺的人,如今刘梅明明已经病入膏肓了,他却不知去向,肯定是为了刘梅的病去做什么了。

    在宋文琦回来之前,沈蔓歌不希望刘梅再有任何的闪失。!%^*

    刘梅见沈蔓歌如此待自己,不由得感慨的说:“难为你了,孩子,说实话,我这病怕是治不好了,这辈子我唯一想要见得人就是你母亲,我们姐妹俩这么多年没见了,一眨眼就是一辈子了。或许我没等着见到她,我就……”

    “阿姨,别说这些丧气话,不会的,我相信我妈见到你会很高兴的。”

    沈蔓歌安慰着刘梅。

    阿勇虽然不赞同,但是现在见沈蔓歌主意已定,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对刘梅多了一份防备之心。

    对此,刘梅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和沈蔓歌说着家常,慈祥的态度让沈蔓歌再次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这时候的萧爱在做什么呢?

    她是不是也在思念着她?

    沈蔓歌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时候出来其实不太妥当,萧老爷子和叶南弦在下一盘大琪,她或许会打乱他们的步伐,但是她等不及了。

    如果不知道萧爱的情况倒也罢了,她可以安安稳稳的在萧老爷子这里做个好好地人质,和他们配合着演一出戏,可是现在知道萧爱命不久矣,沈蔓歌怎么都坐不住了。

    耽误了这么些日子,她不知道萧爱能不能等到她去。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沈蔓歌不想体会到这种悲哀,哪怕萧爱只剩下一天时间,她也要在床前尽孝,起码告诉她,她又要当姥姥了,或许可以让她多活一些日子。

    刘梅看到沈蔓歌突然间的悲哀,不由得说道:“想你妈了?”

    “嗯,想他了,这么多年了,在她身边的时间不多,可是现在却突然想待在他的身边,听她讲个故事也好。”

    “真是个孩子啊!还是生女儿好,你看我那个儿子,现在都多大岁数了,也不成家立业的,我想要抱孙子都报不上了。这辈子可能没办法看到我孙子出生了。”

    刘梅的目光带着一丝迷离。

    沈蔓歌收拾了自己的悲伤,安慰着刘梅说:“阿姨,你别这么说,宋文琦只是缘分未到,我相信,他能找到自己的唯一的,而你一定也能看到自己的孙子出生。”

    “别安慰我了,我知道你是好心,唉,姐姐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什么样子了。我记得我走的时候,我才八岁,姐姐已经十二了,那时候的她已经亭亭玉立了,长得很好看。”

    刘梅仿佛沉浸在了往事里,沈蔓歌不忍心打断她,听着她讲自己和萧爱小时候的那些事儿,沈蔓歌觉得特别的温暖。

    阿勇一直都没有在说话,姜晓也是尽职尽责的待在他们身边,什么也不说,尽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车子开了一段距离之后,沈蔓歌发现阿勇把车子开到了机场,不由得问道:“我们要坐飞机吗?”

    “是的,孙小姐,飞机快!家主怕赶不及……”

    阿勇还想说下去,但是毕竟忌讳着刘梅,没有再说什么,沈蔓歌倒是清楚明白了。

    “到了机场,给阿姨补一张机票。”

    “知道了。”

    阿勇不太情愿,但是也没有不听沈蔓歌的。

    沈蔓歌回头看着刘梅,笑着问道:“阿姨,你带身份证了吗?”

    “带了,现在谁出门不带身份证啊?我都习惯了。”

    沈蔓歌微微一顿。

    刘梅这些年一直住在疗养院里,基本上不太出门,怎么就习惯性的带着身份证呢?

    不过这个疑虑在她心里一闪而过,却没有追问。

    到了机场之后,阿勇去买机票去了,沈蔓歌带着刘梅坐在等候区,姜晓去买了一些吃的。

    “太太,一路上颠簸,你也没吃什么东西,你吃点吧,这是热牛奶和面包。”

    姜晓把东西给了沈蔓歌,又给了刘梅一份。

    “宋太太,你请吃。”

    “叫我刘阿姨吧,我和宋海涛已经离婚了。”

    刘梅接过了面包和牛奶,道了谢,却也说出了这番话,顿时让姜晓有些不好意思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什么对不起的,一个不值得自己等待和错爱的男人,已经毁了我一辈子了,到了了,我也只希望自己活的自在一些。”

    见刘梅这么说,姜晓没有再答话,而是在沈蔓歌身边坐下,啃起了面包来了。

    沈蔓歌肚子叽里咕噜的叫着,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特殊,便也没说什么,快速的将食物给吃了。

    刘梅倒是没吃多少,看到沈蔓歌如此的狼吞虎咽,眼角带着一丝泪光,说道:“他还是难为你了是吗?瞧把你给饿的,慢点吃,别噎着了,我这里还有。”

    沈蔓歌自然知道刘梅说的他是谁,不过她将食物吞下去之后,笑着说:“不关外公的事儿,只是我又怀孕了,所以吃的比较多,容易饿。”

    “什么?你怀孕了?”

    刘梅很是惊讶。

    “你不是宫寒体质,不容易怀孕吗?”

    面对着刘梅的疑惑,沈蔓歌不好意思的说:“阿姨,我身体已经调养好了,现在坏了孩子,你就要当姥姥了。”

    刘梅十分惊讶,不过却笑着说:“真是太好了,老天爷果然还是公平的。”

    “是我福气好。”

    沈蔓歌笑的有些傻乎乎的。

    刘梅摸着她的头发,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似的,慈祥地说:“真希望你能平安。”

    “会的。”

    阿勇回来的时候,看到沈蔓歌和刘梅相谈甚欢,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他刚才趁着去买机票的空档给萧老爷子打了电话,把刘梅的事儿和萧老爷子说了。

    萧老爷子那边很是生气。

    “到了云南,找个时机把刘梅和沈蔓歌给分开,如果可以,让我们的人把刘梅给控制起来,别让她和沈蔓歌在一起。”

    “家主,孙小姐对刘梅好像很是喜欢和依赖。”

    阿勇说的有些为难。

    萧老爷子顿时就火了。

    “糊涂!我如果想要认回这个女儿早就认了,还用等到现在?刘梅去了,萧爱见到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谁能预料?你也不想想,萧爱是多么有主见的孩子,她如果真的相见这个妹妹和母亲,难道我说不允许她去,她就不去了?可是你听到她说过一句母亲和妹妹的事儿吗?你听过她要找他们的话吗?还是说,你见过萧爱找过他们的举动?当年她母亲活着的时候都没有找过,现在母亲都不在了,她会想见这个妹妹吗?虽然我不知道萧爱这孩子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我的女儿我了解,她不会平白无故这样做的。听我的,务必保护好沈蔓歌,让刘梅和她分开,一下飞机这事儿就给我办好了知道吗?”

    听到萧老爷子说这些,阿勇顿时严肃紧张起来。

    “家主,我知道了,我一定办好这件事儿。”

    阿勇把机票给刘梅的时候,不由得多看了刘梅一眼。

    刘梅见他看着自己,不由得笑着说:“怎么了?我脸上有字儿?”

    阿勇连忙别过头去。

    他四十多岁了,跟着家主的时间很长了,也见过萧爱几次,而刘梅笑起来的样子倒是和萧爱有些相似的,不过阿勇还是多了一丝戒备。

    “因为临时买了票,所以你们的座位不在一起。孙小姐,你和姜晓在一起,我就和刘女士在一起吧。”

    阿勇如此安排着,心想着怎么着也得让沈蔓歌和刘梅分开才好,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没有等到飞机落地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