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90章 叶南弦爱上你了

    沈蔓歌轻轻地退了回去,并不打算打扰沈梓安。

    沈梓安其实是个十分内敛的男孩子,虽然懂事早,但是很不容易和别人交心,除非是他认为特别重要的人才会对他那么好。

    虽然知道沈梓安对叶睿的感情不一般,但是沈梓安时不时地嫌弃他,鄙视他,让沈蔓歌并没有察觉到叶睿对沈梓安的影响力。

    如今看到沈梓安细心的给他盖好被子,然后弯身把他的鞋也脱了,在看到叶睿没穿袜子的时候微微皱眉,讲他的两条腿搬到了床上,拉过被子盖住了他的双脚。

    沈蔓歌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是阻止?

    还是这样任由发展下去?

    沈梓安和叶睿势必是不会长期在一起的。

    只要叶南弦能够救落落,说不定叶睿会因为这件事情和沈梓安决裂,毕竟谁都看得出来,叶南弦对叶睿的重要性。

    如果他知道叶南弦为了救落落而有什么万一,在父亲和兄弟之间,那个孩子会选择谁?

    沈蔓歌不希望沈梓安受到伤害,可是她现在又没有办法阻止,只是心里期盼着,如果真的又那么一天,希望沈梓安能够挺过去。

    “咳咳!”

    沈蔓歌故意咳嗽了两声。

    沈梓安连忙起身,眼神有些慌乱。

    “妈咪。”

    “饿了没?饭一会就好了,不过叶睿怎么睡了?”

    沈蔓歌装作没看到沈梓安刚才所做的一切,平淡的问了一句。

    沈梓安这才松了一口气说:“他每天气的都很晚,今天起早了,而且训练强度太大,身体吃不消。妈咪,等饭好了,不着急叫他,给他留一份出来,等他醒了再吃吧。今天他输了血,身体很虚弱,估计也不能参加训练了,就让他多休息一会吧。”

    听着沈梓安这么为叶睿考虑,沈蔓歌有些不是滋味。

    “你也输了血,一会吃完饭上去睡一觉。”

    “我没事儿的,我很强壮!”

    沈梓安笑着露出了自己的胳膊,好像真的有肌肉似的。

    沈蔓歌将他拥入怀中,千言万语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厨房传来了水烧开的声音,沈蔓歌快速的松开儿子走了过去。

    沈梓安看着沈蔓歌离开,这才趔趄了一下。

    他还是高估自己了。

    输血之后真的觉得很虚弱,但是他不能让妈咪知道和察觉,不然妈咪会担心的。

    沈梓安靠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熟睡的叶睿,嘴角微微上扬。

    不知不觉的,沈梓安就那么靠着床睡着了。

    沈蔓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沈梓安身子滑落在床头上,姿势怪异的睡着了。

    叶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翻身抱住了沈梓安,而沈梓安没有任何的反抗,就那么安静的睡着。

    如果这两个孩子都是沈蔓歌的,眼前无疑是一副美丽的画面,可惜的是,叶睿是楚梦溪的孩子。

    她一直提醒自己稚子无辜,但是一想到躺在医院里天天靠着医疗器械才能维持生命的落落,她就没办法不介意。

    她真的做不到圣母!

    沈蔓歌叹了一口气,将沈梓安抱上了床,让他和叶睿一起躺在床上,拉过被子盖住了他们两个,然后去了厨房,把饭菜放到了微波炉里保温,这才走出了房间。

    蓝灵雨正好回来了。

    “叶南弦醒了,已经脱离了危险,没什么大碍了。”

    “哦!”

    沈蔓歌回答的不咸不淡的,低声说:“我想一个人走走,你先去休息吧,饭菜我做好了,你去吃点。”

    “蔓歌。”

    蓝灵雨握住了她的胳膊。

    沈蔓歌现在的状态让她有些不太放心。

    “我没事儿,就是有点累,想找个地方静一静。”

    沈蔓歌淡淡一笑,不过蓝灵雨看的出来她的笑容不达眼底。

    她的心理还是在乎叶南弦的。

    曾经那么深爱,即便是现在恨入骨髓,也是因为爱极了爱惨了才会这样吧。

    这种爱恨交融的感觉,真的会把人折磨死的。

    蓝灵雨多么希望沈蔓歌可以失忆,或者完全的不爱了,那样好歹她不会这么痛苦。可是这种事情谁都代替不了,只能每个人自己消化。

    蓝灵雨轻轻地松开了沈蔓歌的胳膊,低声说:“如果有什么需要的,随时和我说,你知道,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嗯,谢了。我真的没事儿。”

    沈蔓歌笑着离开了。

    她是真的没事儿,只是太累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让人怎么都摆脱不了,甚至觉得浑身无力。

    沈蔓歌一个人走到了后面。

    这里的海浪特别大,因为风大,很少有人来,却也给了她一块静心的天地。

    她觉得自己不够心狠。

    眼前还是叶南弦倒下去之前的样子,甚至他的表白好像还在耳边萦绕着。

    沈蔓歌觉得自己没用极了。

    这五年来的痛苦,孩子所承受的一切,难道就因为他一句虚假的表白就完全的不顾一切了吗?

    不!

    落落是她的全部!

    她再也不要爱情了,她只要自己的孩子!

    沈蔓歌紧紧地握住了一旁的石头,好想发泄似的直接将石头扔进了大海里。

    “干嘛呀?一个人拿石头出气。”

    宋文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沈蔓歌的身边。

    沈蔓歌看了他一眼说:“现在叶南弦在岛上,所有人都戒备森严,而且还是大白天,你跑出来不怕被叶南弦五马分尸吗?”

    “哎呦,你怎么能说的这么狠呢?我又没做什么,况且叶南弦把霍老太太的事情完全揽到自己身上了,没我什么事儿了,他能把我怎么样。”

    宋文棋觉得挺奇怪的。

    刚开始的时候,叶南弦可不这样做的,况且谁都知道当时因为他出脚了,这件事儿推到宋家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可是叶南弦不知道脑子发了什么疯,居然说他宋文棋当时出脚是看在宋叶两家这么多年的情分上,帮助叶南弦带离了沈蔓歌。

    这样的说法可是完全把这个锅砸到了叶家的身上,而他宋文棋不过是因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

    这种说法让宋文棋恨不能接受。

    他不需要叶南弦的帮助,这件事情一样可以自己解决的。

    沈蔓歌却听到这件事儿的时候楞了一下。

    “什么意思?”

    “自己看吧,海城最新的新闻,霍家算是和叶家杠上了。我现在甚至有点怀疑,这件事或许不是故意针对你,而是想要通过你来针对叶南弦也说不定。不然这么多年了,霍家从不与人交恶,怎么就突然对你和叶家下手了呢?”

    宋文棋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沈蔓歌。

    沈蔓歌看着上面的最新消息,一时间也愣住了。

    难道这不是叶南弦设计的阴谋?

    那么说昨天叶南弦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她这件事情?

    而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沈蔓歌突然有些犹豫了。

    宋文棋见她看着手机屏幕愣神,伸出手在她面前摇晃了两下。

    “喂,怎么了?叶南弦这么做你该不会是感动了吧?美女,你可不能这样对我无情啊。想我也是为了你才趟这摊浑水的。只要你一句话,我立马发表声明,说我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和叶南弦没关系!”

    宋文棋的话让沈蔓歌有些回神,不过现在确实没有心思和他开玩笑。

    “宋文棋,别闹了,这件事儿能把你摘出去,我挺高兴的,本来这件事儿就没你什么事儿,是我连累了你。现在看到你能没事儿,我心里也安心很多。”

    “那叶南弦呢?他这么做,你会不会对他感恩戴德?”

    这才是宋文棋最关心的问题。

    沈蔓歌摇了摇头说:“如果这不是叶南弦针对我设计的阴谋,那我也是因为他才被牵涉其中,我感激他做什么?这一切的源头难道不是因为他?他能够解决最好,不能够解决,我还得问问他,我凭什么给他挡箭?”

    听到沈蔓歌这么说,宋文棋立马就笑了。

    “我怎么感觉你对他苦大仇深的一般?你和他有仇?”

    “没有!”

    “有怨?还是说以前认识?”

    宋文棋越来越觉得好奇了。

    沈蔓歌冷冷的看着宋文棋说:“你信不信你再这么胡搅蛮缠,我会把你从这里踹下去。”

    “别别别!我就是问问,你要是不想说,就当我没说话。不过我真的挺好奇的,你有那么多的选择,却偏偏选择和恒宇集团合作。但是看到你对待叶南弦的态度,要说你们是第一次见面,哪有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相看两相厌的?而且叶南弦那个人我也了解,他是个绝缘体,多少女人自动的投怀送抱都被他给解决掉了,也没见他这些年对神马人特别热衷,却唯独对你不一样。”

    “或许他对我一见钟情呢。”

    沈蔓歌随口说着,并不想对宋文棋说起她和叶南弦之间的事情。

    宋文棋连忙摇头说:“一见钟情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叶南弦身上。他那个人啊,只可能是日久生情。他看上去很冷漠很绝情,但是一旦对哪个女人真的动了心,那就是一辈子的事儿。我曾经以为他会对自己的妻子动心,如今看来他对你好像动了情了。”

    沈蔓歌的心猛地一顿。

    “别胡说。他对我只是因为兴趣。”

    “绝不可能!凯瑟琳,我敢用生命打赌,叶南弦爱上你了。不然的话,他不会拿整个叶家和霍家抗衡。他是个商人,更是个薄情的男人,如果那个人不是能够让他全力以赴的话,他绝对不会扯出整个叶家,毕竟霍家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哪怕是我们宋家,都得好好想想要不要和霍家为敌。如果你对他不重要,只要交出你,叶家不会有任何损失,但是叶南弦没这么做不是吗?”

    宋文棋直直的看着沈蔓歌,沈蔓歌的手心渗出了汗水。

    叶南弦爱上了她?

    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