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42章 :将会改变历史

    云巅之上。

    一架普通的直升机徘徊在伊朗上空,这里常年战乱,雷达对于军用直升机非常敏感,所以侦察机对这种路过直升机几乎免疫。

    机舱内,爱德华正恭敬接通耳麦。

    “请回禀先生,第一个人狼基因物种已经成功,再过12个小时,就可以把它带回去。”

    电话里传来客气的声音:

    “先生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但今天和明天是最关键的时刻,带回人狼基因物种,宣布女娲项目小组所有人的死亡,势必会引起国际舆论,所以务必要谨慎。”

    爱德华道:“属下明白,一旦出事,我会一人承担起所有的罪过。”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是满意:“明天以后,爱德华即将成为一个涉嫌绑架女娲项目小组的恐怖分子,女娲小组多名成员死于拉博埃病毒。

    而从此,你将会拥有一个新身份和新面孔,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生化专家是各国必争的人才资源,世界三大研究基地,对外,皇撒伦第一的位置必须屹立不倒,对内,内部人员必须一切听从军方最高指挥。”

    爱德华表态:“我自当永远追随先生。”

    “老师,现在是否回地下医院实验室?‘人狼’会不会出现意外?”普利在驾驶室问道。

    “实验已经成功了,人狼现在不会出现问题,反倒是我们在明天之前可能会出意外,先在中东上空徘徊,接我们的人也还没来,我们等到深夜再回那间荒废的医院。”

    爱德华扬起嘴角看向远处的白云,等到明天来临,人类所认知的动物学基因,历史将会彻底改变。

    “芈米,其实我隐约猜出你可能是一名华国的间谍。”布莱克看着芈米说,“我的直觉还是很对吧?”

    在发现自己中了混乱记忆的药后,布莱克就一直在观察芈米,投资商“厉老板”的身份恐怕也不简单,而芈米当日的提醒,就说明她早就知道爱德华有别的阴谋这一切不都表明芈米很有可能一直都在试探爱德华

    看到芈米眼里的一丝慌乱,布莱克笑了笑。

    “你说,我若是跟爱德华揭发你是华国的间谍,是不是立功了?”

    “我不会给你机会告诉他的。”芈米拿起他手里的药箱,看了看里面的药品。

    有霉菌素,疱钛氨酸,芬达抗敏素这几样都是用来防御传染性病毒的元素材料。

    芈米咬了咬唇,在病床上微微挪动身体,“布莱克,如果你想逃出去的话,就给我何首乌药剂和水母毒素。”

    “你觉得我花这么多心思来救你,难道你看着你死吗?”布莱克把手伸出来,手心里是两瓶药剂。

    芈米微微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从他手里拿了药剂,两人很默契的开始研制毒药。

    “毒气怎么样?”布莱克问。

    芈米点头:“我还想再做一些石化粉,爱德华走的时候没有带走人狼吧?”

    “没有。”

    必须要想办法将那只可怕的生物毁掉。

    另一边,姬凌霄和乔大少在中东找人。

    目标锁定在E国,E国本土并不大,除了一座中心首都城市卡里莱特,就是偏远的乡镇和几近荒芜的沙漠。

    周边乡镇一带曾经是中东的弗西昂维和基地,地区并不安宁,由于部落石油争夺战争不久前才结束,军队以及为维和军队都撤离了,依旧民不聊生。

    加之前两日的政变,动乱之下,人心惶惶。

    青龙门和厉老板的手下在进行地毯式的搜索,过于动乱,以至于搜索进度很慢。

    该地区不仅是恐怖分子,当局军官,还有外来势力。

    直升机在天上盘旋,而地上,到处都是持着枪支巡逻的队伍,这些人或者穿着军装,或者穿着防弹服。

    “爱德华一定把芈米她们都藏在这一带。”姬凌霄指着地图上的这一片区域。

    乔大少胳膊上受了伤,正在换药。因为E国的政变,他们搜查的时候也与这里的地头蛇发生了冲突。

    “现在已经派人在卡里莱特搜查过了,只剩周边地区。”

    “你先休息,我带一队人出去。”姬凌霄蒙着面准备带着一批人出去,“如果今夜还没有消息,我就带人武装成恐怖分子,袭击皇撒伦。”

    分秒必争,姬凌霄在寻人,芈米也在制作毒药,虽然她觉得此刻很奇怪,竟然跟布莱克一起合作。

    芈米却不得不承认,布莱克很聪明,主动和爱德华示好和投降,才能像此刻一样努力争取到机会逃出去。

    “其实我注射的抗体,剂量和你的不相同,因为我个子比你高大,所以你记得回头要配比药剂,才能救那些感染拉博埃病毒的人。”布莱克将手中的药剂交给芈米,示意她烧制。

    “你在留最后的话?”芈米眸色加深,抓住他的胳膊。

    “你之前研究拉博埃病毒的决心和信念去哪了?我们一起逃出去,我会想办法救你的!”

    “我感觉你在关心我?”布莱克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你这么紧张我,我都要爱上你了!”

    他伸出另一只手,推开芈米,将自己的胳膊解脱出来,轻叹一声。

    “因为拉博埃病毒加上HIV病毒,我的免疫系统已经彻底瘫痪,现在注射你的药物,只会让我瞬间毙命。”他

    抬眼看他,语气清淡:“芈米,我来不及了。”

    这一瞬间,芈米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同样作为生化学者,她知道布莱克话里的意思,真的无药可医了。

    “现在你待在这里烧制逃生的毒药,我去整理一些拉博埃病毒研究过程的笔记,并且去看着外面的人,你还需要观察两个小时以确保没有后遗症,抓紧时间烧制毒药。”布莱克说完,旋转着轮椅离开。

    玻璃门再次合上,芈米看向他记录和分析数据的身影,一时间,只觉得心头有什么东西压抑着,呼吸都变得有些艰涩起来。

    这一刻,除了生死,其他都不重要。

    芈米深呼吸一口气,开始烧制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