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25章 :违禁品地下市场

    昏暗的房间里,隐隐只看到几个人影。

    “我们在金三角的线人失联了,而且对方也没有带黑肥尾蝎做暗哨,但却是是从金三角流出来的,可是我带着人接手了两次之后,发现海运的违禁品质量都很差,就没有再交易违禁品了。”一名络腮胡子,穿着贵气的老人看向对面的男人。

    男人戴着宽大的绅士帽,看不清长相:“云泽失联了?”

    “是的,我用了各种办法去联系他,都没有联系上,他好像从上次去了一趟墨西哥后,就一直被人追踪。”

    男人沉思了一会道:“无妨,我们的俱乐部有办法联系到他,你继续进行违禁品交易,我耗尽财力费尽心思帮你们家成为美国船舶业大亨,你敢私自做主断了交易?”

    “不,我只是担心那东西的质量。”老人说话的语气很客气,一双拳头却暗暗攥紧,哼,要不是你对我下了药物,我会听你的话?

    纵然再不甘愿,他还是慢慢的说:“我知道了,我回去后会让下面人认真办事的,这次的解药”

    男人冷哼一声,才扔出一个小瓶子,老人如同宝贝般的捡起来,紧紧握着。

    过了许久,老人说道:“因为那个女人已经不在美国,墨西哥地下市场的负责人并不是很买我们的账。”

    “无妨,我会再派别的女人去诱惑那边的负责人,必须要拿下墨西哥一半的毒品市场。”

    “那华国那边呢?从炎火堂出事后,我们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线人,过去一年,云泽也只是偶尔牵线,他是个不好掌控的人。”

    “不急。”男人沉吟道,“华国市场且放一放。”

    老人听完点了点头:“这次拍卖水母赚到的资金,是不是还从路德船业公司走账?”

    男人摇头:“本来只是想圈钱,现在有了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男人的眼里闪过狠厉的光,往桌上扔下一张照片。

    “你要找的人,就是他,到时候我会想办法让这个人出席拍卖会。”

    老人拿起照片,立刻目露凶光:“他就是害我女儿坐牢的人?”他狠狠的揪着手中的照片。

    “如果你们想要报仇,就在拍卖会上,按照起我说的去做。”

    随着拍卖会的临近,芈米发现姬凌霄变得特别忙。更奇怪的是,不仅三兄弟都来了,龙四也和他们一起,每天在临时的小书房里嘀嘀咕咕。

    奇怪的不仅是他们,芈米还觉得布莱克也有些不对劲。

    这天在基地爱德华宣布要和芈米去参加拍卖会后,布莱克就时不时的打量她两眼,芈米怀疑是不是因为爱德华没有给他邀请卡所以在记恨自己。

    研究毒的过程很辛苦,可是爱德华却反倒不像之前那么敬业了,一到下班时间就立刻走了,普利和莱利也溜的贼快。黑恐龙愤愤地说他们是胆小,怕研究的眼镜蛇蛇毒会伤到自己。

    “算了,我们也收拾一下准备回去吧。”芈米根本不认为蛇毒可以制作出抗体。

    等所有人都离开实验基地后,芈米看到了宫铭修发来的消息,汤姆带着小天过来了,他打算带他们去泰国,这个周末不能随便打电话交流信息。

    芈米删了短信,走出基地大门,却发现布莱克坐在石基上看着她。

    “嗨!”布莱克主动打招呼。

    芈米警惕的看着他,说了声:“下班了。”然后就要走。

    “别急啊!”布莱克拦住她,“上次我在华国看到了厉老板。”

    芈米身子一僵,“哦,是投资商,怎么?”

    “呵呵,投资商的身份很复杂。”布莱克伸手想碰芈米,芈米迅速后退两步从衣兜里掏出一瓶药水。

    布莱克缩回手:“他们对我用了混乱记忆的药,可惜我的专业水平非常棒,每天都会检查自己的身体,我已经吃了解药。”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芈米没什么耐心跟他浪费时间。

    布莱克耸耸肩:“嘿,我是想提醒你,别被人利用了,那个投资商他有未婚妻。”

    芈米抬脚就走,不再多跟他废话。

    布莱克跟着她往直升机的方向走,“芈米,你上次是不是在提醒我要小心爱德华?”

    芈米顿住脚步,转头盯着他:“你知道了什么?”

    “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提醒你一句,或许这次你和爱德华参加拍卖会,会有危险。”

    “谢谢你的提醒。”芈米转身上了直升机,她觉得布莱克的这番话有些奇怪。

    一阵轰轰声响起,布莱克看着消失在天际的直升机,掏出电话拨通一个号码。

    “喂,亲爱的,你在哪呢?想我了没?俱乐部这几天没有活动,我们见一面吧。”

    回到酒店后,芈米觉得有些不对劲,布莱克一定也察觉到了什么才会和她说那些话。

    难道说,爱德华实验的关键,就在这次的拍卖会?

    “你是不是要去干什么大事?”拍卖会前一天晚上,难得姬凌霄没有在书房办公到半夜,芈米抓紧机会问他,这两天姬凌霄从厉老板那里调来了一批手下,她觉得有事情要发生。

    姬凌霄却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把人抱在怀里疼爱了。

    “乖,先让我亲亲!”

    “不要,说完在亲!”芈米推开他。

    男人翻身压住她:“你看看,这儿这么想你!”

    芈米抽回手,打了他几下,就哼哼唧唧的被收拾了一顿。

    “快说!”等男人满足了,她踢了姬凌霄一脚,“不然就去睡客厅。”

    “其实没什么,有消息说,我们一直要找的人,会出现在拍卖会上。”姬凌霄的手在芈米腰间摩挲。

    “就是我们要去的那个拍卖会?”

    “恩。”

    芈米问:“是一直打击姬家的人吗?”

    “不是。”姬凌霄亲了亲她的脸颊,“比较复杂,你要听吗?”

    “听。”

    连姬凌霄都说复杂,肯定是了不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