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16章 :绿色发光体

    警局的人毕恭毕敬的送走了厉老板。

    墨西哥执政高层亲自下的命令。

    中东的军火商掌控世界五分之三的地下军火资源,这个与他们国家做交易的厉老板,绝对不能得罪。

    直升机上。

    电话在震动,厉老板看了眼来电显示,一串号码前带着的是中国的国际区号。

    “喂。”

    “听你的声音,看来是没有事。”

    “我当然没事,对方想引起这里的暴乱。”厉老板的语气听来像是很可惜,却又带着某种恶质的玩味。

    “墨西卡利洲的执政将军,被人给弄死了,这一带除了毒枭,还有谁敢这么猖獗?”厉老板顿了顿,“看来低估了这一带毒枭背后的势力,还有生化专家给他们做后盾。”

    “生化学家?”姬凌霄从办公桌后站起来,墨西哥的恐怖分子竟然跟生化学家有关!

    乔大少点点头:“厉老板那边的消息。”

    “跟墨西哥的总统竞选有关。”姬凌霄走到落地窗边,“新任总统要严惩毒品制售,那些人按耐不住了。”

    “要不要去一趟金三角查查?那边的人已经安排好了,就等着看会不会抓到什么可疑的人。”乔大少说。

    姬凌霄摇头:“金三角的事不急,先吩咐下去,让北美地区青龙门部下去协助厉老板,至于他说的生化专家,去找”

    “会不会是黑榜上的生化专家?”乔大少一双桃花眼闪过凌厉,“我立刻悬赏让人去查。”!%^*

    黑榜上排行前十的人包括赏金猎人,杀手,黑客,生化学家,格斗高手,狙击手,易容专家,催眠专家

    这些能人异士名单能够轻而易举的查到,然而,排行前十的那些人中,想要知道他们的真正身份,谈何容易?

    即便是黑榜上首屈一指的阻击手乔大少,除了知道第一赏金猎人是姬凌霄以外,也不知道其他人究竟是谁。

    夜。

    大伙讨论了一整天,最终还是同意了爱德华先生的提议,接下来将会采用“毒”做抗体研究。(!&^

    “爱德华先生,我敬你一杯。”宿舍餐厅,酒过三巡,芈米举杯敬爱德华。

    “cheers!”爱德华欣然举杯,一饮而尽。

    桌子上,每个人脸上都泛着红晕,显然都已经醉了。芈米提前吃了特效解酒药,此刻根本没有醉意,但是却还是要装出醉醺醺的样子。

    “来,大家干杯!”黑恐龙醉呼呼的站不直,嘴里却还不停嘀咕着,手中还举着一瓶啤酒狂呼。一旁的宫铭修拉着他,在他的鼻息上涂抹了什么东西。

    “哇——”黑恐龙嘴一张,蹲在地上狂吐不止。

    芈米走过去拍拍他的背:“我扶你去洗手间吧。”

    宿舍的公共卫生间里,黑恐龙抱着马桶,芈米把门反锁,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瓶子,里面是熏香,黑恐龙吐着吐着又睡了。

    “你就先委屈一下,在这待着。”芈米看了一眼睡着的黑恐龙,然后从洗手台下的柜子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吸盘,这是一种飞檐走壁的吸盘。

    她走到窗户边,外面是阳台,可以通过阳台的房梁爬到二楼爱德华的房间。

    这是芈米和宫铭修早就商量好的,脱了鞋,芈米利落的越过窗户,再从阳台上的房梁小心往二楼爬。

    黑夜中,谁也没有发现,一个娇小的身影爬到了二楼的窗户边。

    窗台的边沿够宽,芈米一手抓着吸盘,戴着防滑手套,努力的想要打开窗户。

    “不行,打不开。”芈米发现窗户被反锁了,她只好拿出夜形镜窥探里面的情况。加上金瞳的原因,芈米能清晰的看到房间里的场景。

    房间的桌子上瓶瓶罐罐的药剂,地上也用箩筐放着各种各样的药草,旁边还有几个浸着水的透明罐子,里面装着一些动物的尸体,狗,猫,还有老鼠。

    “他把房间改成了实验室。”芈米心中疑狐,转了转夜形镜,往房间的角落里看去。

    突然,一道绿色的光闪过!

    吓!

    芈米猛地一惊,差点尖叫出声!

    拿起夜形镜再朝房间里面看过去,正搜寻着,头上戴着的珍珠发夹发出轻微的“嘀嘀”声。

    这是宫铭修的提示!

    必须回去了,否则爱德华就要找过来了。

    扶着昏沉的黑恐龙回到餐厅的时候,布莱克已经喝趴下了,普利和莱利撑着身子强打精神。

    爱德华从芈米手里接过黑恐龙。

    “芈小姐,他们都喝醉了,我看大家还是尽快坐直升机回酒店吧,明天是周末,这一次,大家休息三天,收集一些毒素,三天后回基地做实验。”

    芈米惶恐不安了一个晚上,那绿色的光究竟是什么?

    当时她看到的,像是一个物体?

    “物体?”为了避免怀疑,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芈米才和宫铭修在酒店餐厅碰面。

    宫铭修举着刀叉切盘子里的牛排,脸上挂着淡淡的笑,芈米也低头仔细的给面包片吐果酱,远远的看过去,两个人像是普通同事一样交流。

    这是鸿鹰教他们的,要做到像普通人一样相处,才不会引起怀疑。同时,在吃饭的时候交流,因为嘴里嚼着东西,可以避免一些懂唇语的人读懂他们的对话。

    “你看清楚了吗?是某个物体在发光?”宫铭修问向芈米,目光却看向另一边。

    芈米举起牛奶喝了一口,用极小的声音道:“我只看了一眼,一个发光的东西,像是人的眼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