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00章 :女娲项目

    乘着直升机回酒店的时候,黑恐龙抓着车门可怜兮兮的冲芈米眨眼睛,芈米无奈,让他也上了飞机。

    直升机降落在酒店顶楼,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闪烁。

    风力太大,芈米扶着扶手小心的下来,面前突然出现一双手,姜子卿的声音在风里飘到耳朵:“来,我扶你。”

    “谢谢师父。”走下来后,芈米就听到黑恐龙的声音:“风虽然大了点,不过这直升机是德国最新生产的,安装了隐型雷达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黑恐龙三步两步追上来,“太帅了,一想到明早还能坐一趟,我就兴奋的睡不着觉。”

    “那你今晚守着龙四睡吧,不然明天睡过头了。”芈米冲他呵呵一笑,然后和姜子卿打了声招呼回房间。

    芈米检查了门和所有窗户,然后把行李收拾了一下,因为时差的关系芈米睡不着,坐在床头刷手机,姬凌霄忽然打电话过来了。

    “哼,终于知道打电话了。”这么长时间两个人之间没有通过一通电话,芈米嘀咕一句,却还是迅速接通了电话。

    “喂。”

    “今天到中东了?”姬凌霄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你还没睡吗?”芈米心疼的问道,津陵现在应该是半夜2点。

    姬凌霄笑了一声:“没睡,在想你。”

    芈米哼一声:“不是要订婚了吗?干嘛还想我?”

    “怎么?吃醋了?”姬凌霄笑声更清朗了,“谁让你一定要离开一年的呢?”

    芈米顿了一下没有说话,姬凌霄说完也沉默了。!%^*

    似乎都猜到对方有什么心事,但也都没有问。

    “阿米,我好想你。”姬凌霄换个话题,“酒店住的舒服吗?”

    “嗯嗯。房间跟跑道一样大,可以跑1000米呢。”芈米躺在床上晃了晃,“床也特别软特别大。”

    姬凌霄嗯一声:“那你这段时间有没有想我?”

    “没有。”芈米嘴角弯起却不承认,“你都不给我打电话我为什么要想你。”(!&^

    “可是我每天都在想你。”男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很性感,“我想抱着你,想亲吻你,然后取下你的衣服,我”

    芈米气急败坏的跳起来:“闭嘴,不许说了。”

    “好吧。”姬凌霄顿了下,“先欠着,回头再帮你衣服。”

    “你还说?”芈米把脸埋进枕头,“我要睡觉了。”

    电话里传来嘀嘀嘀的声音,姬凌霄才反应过来芈米已经挂了电话,他把手机扔到茶几上,小女人每次挂电话这么利索,真是让人烦躁

    是时候该震震夫纲了!

    第二天上午芈米起床,就发现皇撒伦的团队已经到了。

    阿彪带人开了两架直升机过来。

    “这边是会议室。”阿彪领着所有人走进一间宽敞的房间,所有人围在圆形会议桌上,耳朵上都带着翻译器,阿彪他们是土生土长的中东人士,虽然会中文,但是为了不暴露,讲的是阿拉伯语。

    “爱德华先生!”芈米朝皇撒伦代表的负责人伸出手,对方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双目炯炯有神,看起来很严肃。

    “你好,芈小姐,很高兴见到你。”爱德华挺严肃的和芈米握手,“生化界有你这样优秀的晚辈,我很欣慰。”

    “我也很高兴见到您这样的前辈。”芈米点点头,“叫我芈米就好。”

    另外四个人中,其中有两个芈米认识,宫铭修和布莱克。

    布莱克竟然也来了芈米微微蹙眉,哪知握手的时候,布莱克竟然故意在她手心勾了一下。

    芈米把手背到身后擦了擦,才看向另外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带着眼镜,温和的冲她笑了笑。

    “我是普利,很高兴见到你。”

    另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叫莱利,也冲芈米礼貌的微笑。

    双方介绍完毕,阿彪拍了拍手,“那我们别耽误时间了,等一会我们的代表会过来,我先给大家讲讲大家要共同研究这个实验,关于拉博埃病毒。”

    “我们不是起名叫女娲项目吗?”爱德华打断阿彪道。

    “是的,我们的实验正式命名为女娲。”阿彪打开幻灯片,上面是几名中了拉博埃病毒的病人,面黄肌瘦,双眼深陷,犹如活死人一般。

    “如今非洲赤道几内亚地区的病发灾区已经得到隔离,但是异变的传染病已经在中东阿联酋等地区引发了恐慌。”

    阿彪看了所有人一眼,“这是由于战乱引起的,病毒被携带入境,但那个时候发现感染病毒的人都已经死了,半年前,战乱的边境区域发现有活人士兵感染了拉博爱病毒。”

    这些事情芈米知道一点,简佳宁在这边当战地医生,也提过中东这边爆发瘟疫的事情。

    国际红十字会用电脑分析过几千种药物,没有一样做出来能成功缓解疫情的药物。

    “我们现在讨论分工合作的事情。”爱德华根本不把芈米芈米这个首席生化博士放在眼里。

    直接给众人分工。

    “宫铭修和黑恐龙负责第一步制药过程。”

    “芈米和布莱克负责烧制和提纯。”

    “加工步骤由普利和莱利负责,最后由我做实验以及检查效果。”

    爱德华指着实验室,前两个步骤在外间,后面的过程在实验室里间。他又看向芈米道:“芈小姐,中国的中医很神奇,希望这次的研究,你可以多用一些中医知识。”

    “中医确实很神奇。”芈米挑了挑眉,“不过到底用什么方法,还得看病症,病急乱投医,往往适得而返。”

    “哦?米小姐这话怎么说?”爱德华愣了一下,似乎没听懂芈米的意思。

    “芈小姐,爱德华先生,投资商来了。”阿彪咳嗽一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好的。”爱德华整理了一下领带站起来。

    芈米看到普利和莱利也站的笔直,淡淡的瞥了一眼对面也站起身的宫铭修,她也赶紧拉着黑恐龙严肃的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