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93章 :盗墓项家

    傅景铮走到年轻男子跟前,热情地打了个招呼,“舅舅好!”

    “嗯。”楚勋是楚家小儿子,年轻有为,战功赫赫,年仅三

    十五岁就是某军的首长,并且负责京畿安全防御,据说他很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五星上将。

    最可怕的是,他的军衔是自己在战场上换来的,在京都,很

    多老一辈的将军都会让他三分薄面。

    “跟朋友过来玩?”楚勋的视线看向远处的射击场。

    “是啊!舅舅,听小吴说你在找刚才射击十环的人?”

    “嗯。”楚勋淡淡的点点头,俊朗的五官,面容深沉。

    他看了傅景铮一眼,“你认识?”

    “当然认识啊!”傅景铮伸手朝着芈米的方向指了指,“就

    是表哥身边那个小姑娘,您看到没?我刚跟小吴说了,他偏不信我只好自己过来跟您说了!”

    “凌霄身边的一个小姑娘?”楚勋面色微凝,眸子动了一下,抬眼看过去,看到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女孩正笑的宛若春风,明眸皓齿,确实让人眼前一亮,而姬凌霄揉着那女孩的头发。

    楚勋略沉吟,随即开口问道:“多大纪了?哪里人?学生?”

    傅景铮听得嘴角微抽,“呃,咳舅舅,您想干嘛啊?又范职业病了吧?算了吧,人家小姑娘绝不可能是间谍什么的,她是表哥的未婚妻!”

    傅景铮看了看周围,压低了声音说,“表哥应该已经带他见

    过外公了。”

    楚勋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片刻后开口道,“景铮,你去帮

    我探探那小丫头的意思,问她有没有意向入伍。”

    “噗!”傅景铮差点把口水喷出来,原来舅舅是打这个主意

    呢!

    “舅舅,您还是别想了。”傅景铮摇了摇头,“表哥把她放

    在心尖上宠着呢,走个路都怕她脚累要抱着,骑个马也怕她摔了要陪着,只是出去接个电话的功夫都要交代我好好照她”

    傅景铮说的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总之舅舅这个主意是打错了。让芈米入伍进部队,怎么可能!而且人家还是个大学生呢!

    所以入伍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楚勋的目光再次看向芈米这边,淡淡的说了句,“可惜

    了”

    一旁的傅景铮汗了汗,之前母亲说舅舅一见到射击方面的人

    才就走不动道,看来是真的,这不,居然连姬凌霄的墙角都想挖!

    “砰——”

    芈米再次拿起了枪。

    “砰——”8环

    “砰——”5环

    “砰——”5环

    “砰——”4环

    “呃……”傅景铮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芈米怎么打这么乱

    七八糟的环数?

    他再看向楚勋,楚勋也正盯着芈米的动作,目光考究。

    “舅舅我刚才可没骗你,那个六连发的十环真的是芈米打的!可能可能是她的发挥不太稳定”傅景铮赶紧解释,他是有几分怕这个亲舅舅的,不同于表哥姬凌霄的冷傲,楚勋是真的严肃啊!

    楚勋却丝毫没有在意似的,反而眼睛随着芈米的一枪又一枪,越来越亮,最后一枪之后,楚勋突然低声笑了,“有意思!”

    傅景铮则是一头雾水,我去?哪里有意思了?他怎么看不出来?

    他往那边瞅着,然后就听到有人盯着芈米刚才打的靶纸惊呼了一声。

    “卧槽!是个爱心!”

    刚才芈米那些子弹打出来的,是个爱心的轨迹!

    芈米把枪一扔,嘻嘻哈哈地凑到姬凌霄身边,一脸讨好的表情,还用芊芊十指比了个爱心,用软软的声音对姬凌霄说:“我知道错啦,撒浪嘿哟”

    “这还差不多。”姬凌霄心里瞬间有烟火燃放,牵着芈米的手,十指紧扣。

    在射击场洒了一把狗粮后,姬凌霄满意的牵着芈米去了高尔夫球场。

    傅景铮有种执手相看泪眼的感觉,再次朝着靶纸看去,傅景铮“卧槽”一声,尼玛!这芈米哪里是小白兔啊!简直特么的就是个妖孽啊!

    难怪他这个高高在上的表哥被她迷得不要不要的呢!

    楚勋看着那张靶纸,神情淡淡的离开了。

    留下大批吃狗粮的众人各是一番滋味,对这个神秘几乎从不露面的霄少有了深刻的认识,不仅是一个善于隐藏实力的人,并且根本就不和圈子里的人同流合污

    只是,这些人敬佩的眼神中,还有一道怨恨的视线

    射击会所门外。

    楚勋上了一辆军用越野车,神情看上去有几分心不在焉。

    沉吟片刻后,他对身旁的警卫员开口道,“去帮我去查查,

    那个女孩子的背景。”

    小吴点头,“是,首长!”

    楚勋看着车窗外迅速倒退的背景,神色闪过一丝怅惘。

    军马场之行令芈米非常满意,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姬凌霄准备带着芈米去吃美食,芈米突然想吃小龙虾,两个人去了最有名的海鲜馆。

    吃完饭回去的路上,芈米因为太累已经睡着了,姬凌霄抱着

    她回房间。盖好被子,姬凌霄在芈米的额头印下一吻,然后才慢

    慢走出房间。

    门外,一名黑衣男子一直在等候,见到姬凌霄出来,连忙做

    了一个请的姿势:“霄少,这边请。”

    国宾馆外,一辆黑色加长林肯车内。

    项辉打开一瓶红酒为姬凌霄斟上,“霄少,请。”

    姬凌霄并没有端起酒,神情漠然:“项小佛爷,我的时间有限。”

    项辉敛了敛神,姬凌霄不愧是楚家最深藏不露的人,从来不给任何人面子,高高在上。

    但是他有这个资本,津陵的王者,京都“大魔王”霄少,甚至更多的身份

    “霄少,请看,这是在全国古玩市场中调查后发现的。”

    项辉咳一声,从身旁的保险柜盒子里拿出几张破旧发黄的纸业。

    “是蛊门家族流传的蛊经,这几页纸上记载的内容,我找人看过,好像是一个药方。”

    姬凌霄看了看几页发黄的纸张,跟莫家那本蛊经材质一样。

    根据他调查的消息,蛊经共有三本,姬家流传了一本,莫家

    声称遗失的那一本也已经被他找出来了,剩下一本应该就是芈米母亲的遗物,最后一本蛊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