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64章 :恐怖之夜

    “这次的两个妞好正点啊,比之前好太多了,看看这皮肤,这长相,还有这胸啧啧啧,要不是马上要进行交易了,老子非要弄死她们。”

    “要不我们先玩玩再送过去吧。”

    “不行,被人看出来就卖不了好价钱了。”

    芈米努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面,双手张开,双腿也被绑在一块,动弹不得。旁边的贝芙妮也一样,她还在昏迷当中。

    当看清贝芙妮身上的情趣内衣时,芈米心里一慌,低头一看。

    “啊!”芈米尖叫一声,自己身上同样穿着黑色的情趣内衣。

    周围站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正是刚才遇到的亚洲男人,他们的眼神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芈米。

    “你们要干什么?”芈米猛地挣扎起来,身体里却像燃起了一团火这种感觉令芈米心里一慌。

    “药效发作了!”云泽一把抓住芈米的头发,在她脸上摸了摸,“呵呵,你的运气真好,今晚不用伺候那些参加地下交易的人。”

    芈米看到男人手上的纹身,蝎子纹身,黑肥尾蝎!

    听到他说交易,心更慌了:“你你是谁?你们不能随便对我进行非法囚禁或交易。我是中国公民!如果我失踪了,我的祖国一定会调查的,中国驻墨西哥大使馆一定会调查的。”

    “来自中国?那又如何?”云泽捏了捏她的脸,“我们只是看中你的这张脸,可以为我们卖出最高纯度的粉。”

    芈米哭着挣开他:“你们你们是毒枭?”

    “哈哈哈,你很聪明。”云泽大笑,朝身后挥挥手。

    几个男人把旁边的门打开,芈米不敢相信的看着里面,门后面都是十字架,每个上面都绑着一个女孩。每一个女孩都穿着情趣内衣的,面泛红晕,嘴里发出轻微的声音,显然也一样是被下了药。!%^*

    有两个衣服破旧的黑人女子,给这些女孩身上抹上白色的粉末。

    “快点,还有这两个人没有抹药粉。”云泽催促那两个黑人女子。

    一个黑人女人快步走过来,从袋子里捧一把白粉,粗糙的手在芈米身上乱抹。

    “别碰我!”芈米尖叫着,“你们这帮毒枭,快放了我,放了我!”

    “叫吧,很快你就丧失了说话的权利!”云泽让那两个女人速度快一点。(!&^

    一个女人端着碗药水给昏迷的贝芙妮灌下去,轮到芈米时,她拼命摇头不肯喝。

    另一个男人伸手就要打芈米,云泽踹他一脚:“你他妈打坏了怎么办?”

    “抱歉,云哥,我是看这个女人不肯就范。”

    云泽扼住芈米的喉咙,将药水强行灌下去。

    “好,全部带走!”

    “咳咳咳咳”芈米咳嗽的双肩颤抖,想喊救命,可是喉咙里却喊不出声音,竟然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原来他们给女孩费用的是短暂性失声的哑药,就是防止她们到时候乱喊乱叫。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该怎么办?”芈米呜咽着摇头,身体内的药效发作,越来越难受,舌尖顶着牙齿,做了决定。

    姬凌霄,如果我离开请记得,有人曾在岁月的长河里,深深地爱着你。

    对不起,我可能不能回到你身边了。

    魅色夜店,墨西卡利地下城里,最大的黑色交易市场。

    毒品,黑药,枪支,器官,人口凡是地球上能够找到的一切,都可以在这里交易。正如人们常说的,越是黑暗的地方,就充斥着变态而恐怖的狂欢。

    芈米听到周围的喧闹声越来越大,女人的尖叫声,男人淫秽的话语,肢体冲撞的啪啪声。

    “这些女人身上涂抹的都是我们今天要卖的货,分别是1号至4号。”一个男人拿着枪对着上空。

    砰一声,交易开始。

    底下的男人一哄而上,舌头肆无忌惮的在那些女孩身上舔着,伸出手指玩弄着。

    大把大把的美钞砸在台上,一包一包的毒品交易完。十字架上绑着的女孩子也被那些男人抬走,被迫吃了春药的她们根本没有任何挣扎的能力,甚至在台下被人践踏

    芈米惊恐的瞪着眼睛,她看向旁边的贝芙妮,贝芙妮已经醒了,朝她摇头流着眼泪。

    刺目的强光突然照过来,芈米被人摆上台,她绝望的闭上眼,却仍然能感觉到投向自己的目光。

    “这是我们今天的最后货物,抹在了这个中国女孩的身上,绝对的高纯度白粉,5号海洛因,纯度到达了99.9%。”男人对着上空发射一枪,“谁出的钱最高,就可以买到粉和这个女人。”

    “妈的,看她那身材,老子要去舔一舔!”

    “我出10万美金!”

    芈米哭着看向周围,准备咬舌自尽,突然在台下看到一个穿梭的人影,芈米一愣,眨了眨眼睛。

    姬姬凌霄他怎么会在这里?

    显然,姬凌霄也看见了她,他刚走进来,就看到了台上被绑着的芈米,男人的眼里在那一瞬间迸发出愤怒的光。

    芈米呜咽的哭起来,拼命的用口型喊着:“救我!”

    然而,她却看到一个女人挽住了姬凌霄,然后冲她这边看了一眼。

    莫文娜,那个女人竟然是莫文娜。

    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姬凌霄竟然停下来,然后像个陌生人一样坐在了角落里。

    芈米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他不会救自己这个念头在心里浮现时,比她刚刚知道要被人交易还痛苦

    绳子被解开,芈米被拽倒在地上,拿枪的男人往她身上洒着白粉,芈米已经哭不出声了,她不去看姬凌霄,她掐着手心,心如死灰的闭上眼。

    “等一下,5号白粉和这个女人我要了,无论你们出多少钱,我都加一倍。”

    芈米猛地睁开眼,往日里笑的风流倜傥的男人站在那,却是眉头紧皱,面带怒色。

    迪迪恩芈米的嘴张了张,迪恩对她点点头,直接往台上丢了一张支票,然后脱下外套将她抱起来就往台下走。

    拿着枪的男人看了眼支票后什么也没说,哈哈大笑着让人把下一个十字架抬上来。

    芈米被迪恩带上车,她没看到追出来的龙三和龙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