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54章 :妻管严?

    蓬莱阁门前的路灯下,姬凌霄沉着脸站在那,小幸运一手扶着推车,一手捏着姬凌霄的裤子,一大一小两个人站在门口。

    “你们在等我吗?”走近后,芈米看到店里面没有顾客,才跟姬凌霄说话。

    “不然呢?小幸运等你一天了。”姬凌霄皱着眉头。方苗张口下意识的就要喊一声少爷,他一个眼神扫过来,方苗赶紧捂住嘴,然后快步地跑进屋。

    “乔爷爷回来了吗?”芈米牵着小幸运走进饭店大堂,姬凌霄忽然拉住她,“坐好。”

    他蹲下来,视线定格在她腿上的咬痕,“听说你被同学咬了?还进了警局?”

    “乔爷爷不知道吧?”芈米丝毫不惊讶姬凌霄知道这件事。

    “乔爷爷在后院听戏。”姬凌霄手里多了一盒药膏,拆开包装,挤出一点米色的药膏擦在芈米的腿上。

    “哎,你别”芈米一惊,姬凌霄握着她的脚腕:“坐着别动。”

    芈米撇撇嘴,任由姬凌霄帮她擦药,小幸运也有模有样的学着,小手捏捏芈米的腿,芈米弯腰抱起小家伙,对着白嫩的脸蛋就亲:“小宝贝,来,香一个。”

    “哇哈妈”

    芈米笑的更高兴了,弯腰抱起小幸运:“宝贝真乖!”

    姬凌霄抿唇看着芈米和小幸运,收起药膏,复又看了看芈米腿上的咬痕,眼里闪过阴冷

    厉老板带着擎君和未央两个小家伙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对年轻的小夫妻哄孩子玩闹的画面,宛如一家三口。

    厉擎君和厉未央是来吃夜宵的,两个小家伙想尝尝中国水饺。

    芈米从冰箱里找到了肉馅,在包厢的地毯上放一张小桌子,摆好电磁炉,和两个孩子一起包水饺。小幸运下午睡了一觉,晚上八点多了也没有睡意,芈米让她扶着推车走路,小幸运高兴的拍着茶几上的面团,弄的面脸都是。

    姬凌霄和厉老板靠在窗边,看着这边的情景,厉老板突然笑了一声:“还记得七年前我们在中东参加特种兵的时候,也是这么看着我大哥和大嫂一家人的吗?”

    “记得。”姬凌霄的目光一直锁在芈米和小幸运的身上。他也是那个时候对家有概念,厉老板的大哥大嫂,那一对恩爱的夫妻,对人友善。

    姬凌霄和厉老板以及乔大少三个人,在参加国际特种兵训练的时候,面对生死淘汰的残酷训练,他们成了生死与共的兄弟,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厉老板的大哥,特种兵训练营的医生,在崖谷中找到了枪林弹雨中奄奄一息的三个人。

    卧床养伤期间,三人经常会看到厉大哥带着妻子和孩子一起,在院子的草坪上看报作画。

    三个大男人,似乎都被那样一家三口的画面感染了,觉得这大概是家吧,那个时候姬凌霄就遗憾的想,虽然这画面很不错,但他这辈子是不会和一个女人组建家庭的。

    再后来,厉大哥和妻子带着长子外出,不幸出了意外,只留下刚生下的一对龙凤胎留给厉老板抚养。姬凌霄知道这件事情以后,忽然就觉得,有些孩子来到这个世界,是一种罪孽。

    就比如他自己童年遭受的一切

    “刚出锅的水饺快来吃啊!”芈米忽然跑到姬凌霄身前,“水饺已经煮好了哦,你们要不要尝尝?”

    厉老板已经走过去了:“芈小姐的手艺,自然要赏脸。”

    “叔叔快来,中国饺子好好吃哦!”小厉未央喊道。

    芈米笑了笑,又看向姬凌霄:“给你盛了一碗呢。”

    “好。”

    一锅水饺被吃的精光,芈米也不知道姬凌霄是怎么回事,吃完自己碗里的,还要来吃她碗里的,她加起来就吃了三个

    “你吃的最多,洗锅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吃完水饺已经是半夜11点了,芈米没好气对姬凌霄说。

    姬凌霄点点头:“可以。”

    这是传说中妻管严的前兆?厉老板略带同情的看了一眼姬凌霄,脑子里想起了一句话:一物降一物。

    任他姬凌霄再有本事,恐怕到了这个叫芈米的女孩子面前,也都是糖衣炮弹。

    几个人下了楼,厉老板和两人辞别,芈米抱着小幸运,让她对小厉擎君和小厉未央挥手。

    “芈米!”一个熟悉的女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糟糕芈米眼皮一跳,急忙把小幸运塞回姬凌霄怀里。然后就看到向宇哲和珍妮从门口进来,身后还跟着浓妆艳抹的捷西。

    一阵噔噔噔的脚步声逼近。

    “芈米,我们来找你吃夜宵!”珍妮高兴的拉着芈米胳膊,目光瞟向姬凌霄和他怀里的孩子。小幸运从姬凌霄怀里探出脑袋,乌溜溜的大眼睛瞅过来,伸出小手朝这芈米要抱抱。

    “啊!”珍妮叫一声,指着姬凌霄怀里的小幸运,“芈米,这个孩子和你长得好像啊!”

    芈米正打算拉着珍妮他们离开,就听到珍妮突然来这么一声,小幸运被这声音吓到了,“哇”一声哭了起来。

    “不要对着小孩子叫。”芈米赶紧拿纸巾给小幸运擦眼泪,姬凌霄轻轻地拍着小幸运的背。珍妮一直惊讶的喃喃道:“不好意思,我只是惊讶这个孩子”

    “姬、姬总?”捷西走过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姬凌霄,他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他怀里哭着的孩子,为什么和芈米长得这么像?

    捷西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先是震惊,然后惊悚,最后抿着嘴角:“姬总,难道您和芈、芈小姐有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