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35章 :情为何物?

    第二天芈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脑袋像要炸雷一样的疼,昨晚的事情也记不太清楚了,应该是林姐送她回来的吧。

    浴室里有放好的热水,芈米泡了个热水澡,随便在酒店点了一碗面吃完后,准备去庄园再看看小幸运,昨天因为华夏研究院的事情,她都没来得及跟小幸运好好相处,而且这个时候,姬凌霄也不在。

    奇奇还是老样子,见到芈米激动的不行,它和那只贵宾犬一起在屋子里跳来跳去,小幸运见到芈米竟然也一点都不陌生,在芈米怀里咿咿呀呀的笑着。祥伯一脸慈祥的摆开茶具,开始泡功夫茶,家人一般的温馨,令芈米内心翻腾,强忍着眼泪。

    “啊啊喔喔”小幸运嘴里吐着泡泡,白嫩嫩的小手在芈米的脸上摸着,芈米内心一阵柔软,好像听听这个小家伙开口说话啊。

    客厅的茶几上多出一个鱼缸,奇奇和贵宾犬伸出前腿趴在茶几上,吐出大舌头盯着里面的五颜六色的金鱼,祥伯跟何阿姨站在一旁解释说:“日行一望。”

    芈米却突然噤了声,那鱼缸很熟悉

    抱着小幸运哄睡着后,芈米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到摇篮里,不到一岁的孩子,睡觉时像个小天使。轻轻关上房门,走廊里,祥伯跟何姨站在那儿,奇奇和贵宾犬跑过来咬住芈米的裤腿,芈米鼻尖一酸,眼眶发热。

    “祥伯,何姨,你们多保重。”芈米的嘴角笑了笑,看到他们眼里闪动着泪光,她抿了抿唇,心中浓烈的不舍,泪水也在眼眶里打转。

    院子里看到了三兄弟,于是芈米就在三兄弟的护送下准备去机场,上车前,祥伯一脸慈祥的告诉她她:“在国外受了委屈就回来,这座城市毕竟还有我们,还有那些朋友,我们都是你的家人,还有小幸运也等着你。”

    家人芈米的心底酸酸涩涩,低头看着地面,视线里一片模糊,她狠狠的掐着手心,只能告诉自己,该走了。

    安检门口,三兄弟拉着芈米的衣服不让她进去。

    “你们你们有什么话赶紧说,不然飞机就要起飞了。”

    三兄弟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龙三小声的问:“小姐,你觉得那个迪恩怎么样?”

    芈米一愣,她以为三兄弟不好开口的话,是让她别走之类的,没想到会说出这么个名字。

    “他?他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芈米理了理头发,垂着眸淡淡的说。

    三兄弟都快哭了,“小姐,你不能轻易相信别的男人,一定要谨慎啊。”

    “谢谢你们关心,不过我是成年人了,没关系的。”

    “”三兄弟掩面,小姐受美国开放文化的影响太深了

    芈米回头看了一眼安检口,又继续说:“喔,对了,你们帮我带句话给姬凌霄,既然已经结束了,从此相忘于江湖吧,我祝他从此佳人在侧,福寿安康,我自红颜老去,蓝颜结欢,从此与君绝,生死两不见。”

    这一番话,似乎用尽了一身的力气,芈米说完转身立刻离开了,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下来。

    一万米的高空上,芈米一个人在商务舱的座位上哭的昏天暗地,也不管别人的眼光,当空姐跑过来询问她的时候,她除了哭的更凶以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次回来猝不及防的相见,芈米心里所有的委屈全都爆发了,他们之间的一切都太刻骨了,从最开始的厌恶、伤害,到后来的保护和宠爱,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永远都无法磨灭的记忆。

    可是现在他亲手把她推开,她突然就没了家故地重逢,她又如何能装作平静的样子?

    机场某角落。

    芈米的声音一字一句的从电话里传来,那句“相忘于江湖,从此与君绝,生死两不见”传入姬凌霄的耳朵,他一身的力气都没了。

    男人怔怔的转过身子,整个世界像是天旋地转,心脏很痛,很痛,他迈开步子走了几步,刚刚迈出三步,忽觉喉间一股腥甜,猛地吐出一口血

    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回到华盛顿就是元旦了,新年是全美各州一致庆祝的主要节日,人们聚集在教堂街头和广场唱诗,祈福,祷告,祝福。

    蓬莱阁也会举行活动,中国的留学生一起吃火锅,唱歌还有各种表演,芈米也加入了他们,然后靠着两个骰子赢得了全场的掌声,十二点的时候,她捧着蛋糕在楼顶许愿,愿新年,和爱的人,少一点分离。

    新年的第一天,芈米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一个来给她祝福的,竟然是珍妮。

    “芈米,新年快乐,这是送你的礼物!”珍妮笑嘻嘻的递给她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谢谢谢。”芈米不可思议的收下礼物,外国的习俗一般不能拒绝人家的礼物。

    珍妮手上还有一个黑色的盒子,她环视着屋子问:“芈米,你哥哥呢?他走了?”

    “嗯,他回国了。”芈米给她倒了一杯水。

    珍妮蔫蔫的低下头:“唉,我有礼物没来得及给他。”

    “额”芈米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说,“要不然下次他再来美国我告诉你一声。”

    “好啊!”珍妮激动的喊起来,拉着芈米的胳膊,“芈米,你真好。”

    芈米呵呵笑了一声,抽回自己的胳膊:“只要你别总是乱说八卦,我们是可以做好朋友的。”

    “嘿嘿,我不说,我们做朋友吧。”珍妮调皮吐了吐舌。

    从那天后,珍妮就经常会给芈米打电话,问她去不去参加舞会,芈米偶尔会去答应,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旅行。

    开学还有半个月,芈米的计划安排的很满,她在冬天吃冰淇淋,看街头的艺术家惟妙惟肖的表演,一个个路人从身边经过,有时候,她忽然就泪流满面,想着什么时候是归途?

    当芈米记录了厚厚的一本旅行日记后,寒假也结束了,天气也渐渐暖和,学校终于迎来开学。

    开学的前一天晚上,芈米接到了鸿鹰的电话。

    鸿鹰的声音有些担心:“你小心点,具可靠消息,皇撒伦的秘密研究防范很严格,你有把握进入内部小组吗?”

    “如果通过了他们的考核,应该有资格进入内部小组,但是能不能接触到他们的重要研究,就很难说了。”

    “总之你注意安全,我寄了一些东西给你,记得签收。”

    “好,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