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24章 :干的漂亮

    津陵。

    姬凌霄听到龙二的汇报情况,心情总算好了一点,他的芈米真的很聪明,这件事情也处理的非常好,原本要给皇撒伦施压,又怕芈米起疑心,结果现在她自己解决的很漂亮。

    “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小米米和一个男人吃饭了哦,对方还是个有钱的公子哥。”乔大少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里,一脸的幸灾乐祸说。

    “我不会介意芈米和男性朋友的正常交往。”姬凌霄坐下来,拿起桌上的照片,用剪刀将其他的人都剪掉,只留下芈米的部分。

    这叫不介意?乔大少一脸鄙视的看着姬凌霄。

    “哦,对了,小米米放寒假了哦。”

    姬凌霄嗯一声:“你去的时候帮我带点东西给她。”

    “你不去吗?”乔大少啧啧两声,“你也不怕别的男人把小米米抢走了?”

    “哼,我倒是看看哪个男人敢跟我抢!”姬凌霄一脸冷厉。

    姜子卿推门进来的动作一顿,眼神闪了闪,然后面无表情的走进来,将一份检查报告扔在桌上:“这是血检报告,那个药里面有催眠剂的成分。”

    姬凌霄的脸色猛地沉了下来,“我要回祖宅盯着那个女人。”

    “怎么了?”乔大少问。

    “那个女人上次给我下的药很特殊,跟当初老头子为了让我和芈米在一起下得药很像。”

    乔大少瞪着眼睛:“什、什么?”

    当初在酒店,姬凌霄被姬父喊去,等谈完生意,喝了酒的他察觉自己中了春药,他参加过特种兵,能够克制对这种药的反应。!%^*

    但是那次却没法控制,药性很猛,体内像是要爆炸一般,所以他就去房间泡冷水澡,意识不清的时候,发现身上坐着一个女人,他眼前看到的是芈米的脸,准备将她压下的时候,结果发现自己的并没有实际反应

    然而当初和芈米在车里,当触碰到芈米的时候,他却有强烈的反应

    “哇,这简直印证了蛊经上说的,只有小米米才能唤醒你的爱欲啊。”乔大少激动地一拍大腿。

    姜子卿却说:“你这种情况只对一个人有生理反应的现象,在医学上也有不少案例,被称之为荷尔蒙潜意识选择。”

    “不管怎么说,芈米只能是我的,而我,也是她的。”姬凌霄脸上的表情有些得意,他现在开始相信蛊经上记载的文字了,并且在寻找另外的两部蛊经,一定会有办法破除他给芈米带来血光之灾的说法。(!&^

    “当初老爷子的药是派人从东欧基地里买的,而那个女人的从哪里来的我得查查她的小动作。”姬凌霄说话时的眼神带着阴冷的光。

    “行,那我就去美国看望小米米。”乔大少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想起什么说道,“哦,对了,爱丽丝要从新加坡回来了。”

    “让她继续留在新加坡,不准回国,也不准去美国打扰芈米。”

    姜子卿默默听着他们的谈话,他在美国的出入境的黑名单上,不可能再去那边。

    默默叹了口气,姜子卿又将一份报告递给姬凌霄:“这是在东南亚通过临床试验的结果,抗体注射到他们体内以后,并没有产生基因异变。”

    “为什么芈米的身体会出现基因异变?”姬凌霄翻阅着报告。

    姜子卿一脸深思道:“现在看来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芈米的体质特殊,小时候尝过百毒,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大,尝过百毒的人只有可能会成为药人,所以我猜是另外一种可能,她在被绑架的时候,被人注射了基因疫苗。”

    皇撒伦学院这学期最大的新闻,就是学院的奖学金被一个年轻的中国女孩拿到了,芈米站在走廊里,看着他们把自己的研究成果首例实验报告,贴在展览的成就栏里,这是生化学界研究功能障碍病例的重要起步。

    “恭喜你,你会载入皇撒伦的史册,作为第一个将生化研究陈列在展览里的东方人。”贝芙妮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芈米身边,向她伸出手祝贺。

    芈米微微一笑,看向远处,目光有些怅然:“之前之所以没有,不一定是不行。我相信中国学者对于生化的研究,以及我们国家的中医,都非常厉害,可以和生化研究融合到一起。”

    而且,我的导师宫铭修非常厉害,他只是隐藏锋芒,为了家庭,为了能够在美国不受到过多的关注,而她不一样,她只有通过这些考核,才有机会进入内部小组

    “是的,我以前对与中医不了解,还是第一次听说,现在我知道了,以后也会多了解的。”贝芙妮笑着说。

    “对了,考试榜单已经在教室贴出来了,我们去看看吧。”

    “好。”

    皇撒伦的成绩榜只排了前十,芈米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在第一位。

    “罗密欧老师您好。”芈米朝着络腮胡子老师鞠躬。

    “恭喜你。”他拍了拍芈米的肩膀,笑着离开了教室。

    “恭喜你。”贝芙妮也真诚的祝贺芈米,“你是第一名,按照约定,我输了,我请你吃饭,去蓬莱阁饭店吃中国菜。”

    “不,不用了,”芈米客气的拒绝,“我最近有朋友要来,然后还要去学院安排的研究院参观,应该没什么时间。”

    对于任何人的这种主动示好行为,芈米觉得没有安全感,尤其是鸿鹰提醒过她,再加上经过了布莱克的事情,她的警觉性提高了不少,借用老祖宗的一句话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贝芙妮大概没想到她这么直接的拒绝了自己,愣了一下,然后依旧笑容优雅的说:“没关系,也可以等你有空了再说。”说完她挥挥手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