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21章 :鹿死谁手?

    晚上芈米吃过饭就回房了,她裹进被子里,像个鸵鸟一样缩着脑袋蒙头大睡,地球另一边的人,却因为一整天没有收到芈米的消息而大怒。

    “相机摔坏了?”姬凌霄脸色黑沉沉的,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周围的人全都给暴打一顿。

    “是”龙二顶着压力,本来每天晚上,方苗都要把白天拍到的一切发过来,他会在第一时间把照片洗出来,交到姬凌霄手上,只是今天没有照片

    “安排过去的人怎么办事的?”姬凌霄厉喝。

    龙二一脸委屈的说:“少爷,你当初说只能安排女人去跟踪的,还要身手好的,龙三的训练营里,只有方苗是最符合条件的”

    “行了,立刻打电话。”姬凌霄烦躁的摆摆手。

    龙二立刻掏出手机,拨打了方苗的电话,并且开了免提,方苗很快接通了,然后仔细的报告芈米今天的事

    “她哭了?”姬凌霄听到这里,猛地抬高了音量,吓得电话里头的人一下子没了声音。

    龙二缩着脑袋继续问:“小姐哭之前去了哪里?”

    放苗赶紧说:“小姐从学院的实验室里出来。”

    “实验室?”姬凌霄眯了眯眼,“她最近不是在参加研究实验吗?难道是研究过程中出了问题”

    龙二在电话里继续问:“然后呢,还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小姐她遇到了那位叫迪恩的男性朋友然后一块离开了学校”

    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了下来,龙二几乎要石化,暗暗瞥了一眼自家少爷,果不其然,男人脸上已经阴沉到极致。

    “去查查那个迪恩,如果我没有记错,他是欧洲财阀世家史密斯家族的人,可我印象中没有这个人,去查。”

    “好的,少爷。”

    “出去吧。”姬凌霄眼里聚起一股深深的戾气,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早上芈米醒来,把自己收拾精神,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她已经恢复了战斗力,敢这样诬陷她,还想抢她的研究成果,咱们走着瞧,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一进教室,芈米就发现周围的同学看她的眼神不对劲,尤其是皮特,在座位上一脸得意的笑,丽过来态度严厉的让她去办公室。

    站在办公室门前,芈米深呼吸一口气,不知道即将面对什么样的情况,布莱克不会轻易放过她,既然他敢盗用自己的研究成果,就绝对不会让自己留在皇撒伦。

    许久,她才推开门走进去,主任直接递给她一张纸说:“经布莱克反馈,董事会做了决定,你的品行有问题,不可以继续留在学院了。”

    芈米接过来一看,是一张开除声明,没想到速度这么快,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办公室里所有人看她的眼光,都带着嘲笑和歧视。

    走廊里,芈米忍住想要落泪的冲动,抬头往前走,背后忽然有人喊了她的名字。

    “芈米!”

    她慢慢回头看去,竟然是络腮胡子老师。

    老师眼中并没有用歧视,反而冲芈米咧嘴一笑,“人生有很长的路,每当你要达到一个高点的时候,都必须经历一些磨难,面对这些磨难,不仅需要永不放弃的斗志,有时候更需要智慧。”

    他微笑着对着芈米伸出手,“我会宣布你请了病假,希望在考试成绩宣布前,还能见到你。”

    “额谢谢谢老师!”芈米赶紧伸出手,心头的感激无以言表,这位叫罗密欧的老师一定不是简单的人物,他在告诉自己要想办法自救,并且相信她做的到!

    走出学院,芈米回头看向实验室的方向,气愤和忐忑的心情全都消失了,只剩下满满的斗志,因为一切还没有结束。

    被学校开除的事,芈米没有跟乔爷爷说,怕他担心,趁着这个时间,她去红十字会做一些义工的工作,跟在向宇哲后面学了一些急救的措施。

    “你这两天没去学校,发生了什么事?学校里有一些不好的流言”这天在药库房跟着向宇哲分配各地区的救援物资时,他突然问道。

    “流言怎么说的?”芈米停下手里的工作。

    “他们指名道姓的说你”向宇哲没说下去,芈米能想象到流言蜚语大概往什么方向发展,无非就是品行不端呗。

    “没关系,总要面对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看她很淡定的样子,向宇哲也认真的说:“对,总要面对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光。”他顿了顿,又说,“而我相信你。”

    芈米一笑:“谢谢你。”

    在一个陌生的国度,有一位同胞支持你,相信你,这对于芈米来说真的很感动,向宇哲的鼓励让芈米多了几分信心。

    下午离开时,向宇哲又不放心的问芈米需不需要帮忙,芈米看着他,然后交给他一个红色的U盘:“嗯,确实有一件事。”

    没过几天,芈米就接到了布莱克的电话,对方的语气又气又恨。

    “芈米,你比我想象的聪明多了,真是印证了你们中国的那句话,留有后手,你果然跟你的老师宫铭修一样狡猾。”

    “呵呵,布莱克先生此话怎讲,你们拿走了我的研究成果,把我赶出了学院,怎么反而怪我留了后手?”

    布莱克直接说:“我也不绕弯子,你告诉我怎么做,我让你回学院上学。”

    芈米冷笑一声:“你觉得这样就可以让我将自己的心血拱手让给你?我要研究成果的专利人是芈米,并且只有我自己。”

    “你敢威胁我?你以为你是谁?一个小丫头片子,不知天高地厚!”布莱克恼羞成怒。

    “这不是威胁,只是拿回我自己的东西!”

    “你自己的东西?哼,做梦!”

    “呵呵,那你可要想清楚了!”芈米直接挂了电话,她站在窗台边看着远处的天空,嘴角慢慢上扬。

    嘿嘿!你们真以为我是傻瓜吗,会那么容易让你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