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17章 :萌宝哭了

    皇撒伦学院。

    芈米去了实验室,她站在门边,布莱克却告诉她说药剂还在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芈米只好问:“布莱克先生,如果我的药剂检测不合格,请问我可以拿回来吗?”

    “当然可以!”布莱克转过头直勾勾的看着芈米,“你可以重新制作或者卖给别的研究机构。”

    “谢谢!”芈米转身就走,布莱克现在看她的眼神,越来越让人不安了,好像要把她给剁了一样。

    接下来芈米就开始准备考试,学院会在圣诞节之前放假,之后会根据考试的成绩,安排学生去参观别的研究院,进行学术交流,近几年各国研究院合作交流比较频繁,都是为了探讨新的生化药物。

    学校通知上写着,成绩越靠前,去的地方就越好,芈米看到上面的排行第一和第二分别是华夏研究院和东欧基地。

    想来这三大研究基地之间,也是有学术交流的吧,即是敌人又是同盟,不过芈米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三座生化研究基地,都有着庞大财阀和极具权势的人在背后支持。

    “芈米!”这天海伦突然神神秘秘的凑过来,“贝芙妮明天就要来上学了。”

    “哦!”芈米反应了一下,她都忘记还有这么个人了,“都要放假了她才来?”

    海伦叹了口气:“是啊,谁让人家厉害了,她是来直接参加考试的!”

    于是芈米这一整天都过得挺兴奋的,她迫切希望见到那个贝芙妮,想知道她们之间谁更胜一筹。

    学院的成绩榜上,挂着优秀学员的获奖记录,她看到了贝芙妮的获奖研究,是一种抵抗慢性疲劳综合症很有帮助的药剂,在医学上还可以用来制作兴奋剂。

    这和芈米的研究不一样,她更倾向于以毒炼毒,芈米还看到了向宇哲的作品,是关于肝脏类疾病的研究,虽然芈米对于这一项医学不太了解,也通过讲解知道是很厉害的研究成果。

    “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医学家。”芈米和向宇哲坐在红十字会总部大楼的顶楼喝咖啡聊天。

    向宇哲谦虚的笑了笑说:“但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生化学家。”

    芈米呵呵的笑起来了:“那就借你吉言。”

    “对了,有件事情想问问你。”向宇哲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芈米大方一笑:“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反正我们认识这么久了。”

    “不是我是珍妮”向宇哲挠了挠头。

    芈米听到珍妮的名字打了个哆嗦:“啊?这个这个你妹妹太闹了,又喜欢问八卦,我、我吃不消。”

    向宇哲尴尬的说:“是这样的,珍妮周六过生日,在家里开了一个派对,想邀请你来参加。”

    “这样啊”芈米一听顿时就觉得很纠结,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行,既然她邀请,那我就去吧。”

    “呵呵,你不擅长拒绝别人。”向宇哲点点头,“珍妮其实不坏,只是现在还不懂事而已。”

    芈米想了想说道:“她的性格比较会惹事,我建议你多管管她。”

    “会的,我会担起一个哥哥的责任。”向宇哲说,“那周六我去接你吧。”

    “好的,到时候你带路。”芈米点了点头。

    离开红十字会后,芈米看天色还早,就坐车去了当地的一座美术馆,那是一座宏伟而华丽的古罗马建筑,由一位世界级华裔建筑师唐先生设计,但是前两天,网上却已经证实了他正值壮年就去世的消息。

    这位华裔设计师天赋卓绝,在世界各地留下很多著名的建筑,广大网友纷纷在网上为他哀悼。

    芈米也觉得他是华人的骄傲,得知了美术馆里有一场哀悼会的消息,就来了这里。意外的竟然遇到了宫铭修和汤姆,还带这2岁的小天。

    “导师,汤姆,小天。”芈米握着小天的手心,还打算有时间去看他们呢,谁知这么巧遇到了。

    汤姆却皱着眉头说:“芈米小宝贝,我给你打了电话,想喊你一起过来,但是没人接。”

    “啊?”芈米连忙掏出手机,一看才知道原来早就没电了。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汤姆一脸坏笑的说:“那你带着小天参观吧,他一直不肯回去。”

    宫铭修和汤姆是上午过来的,本来都打算回去了,但是小天却对这里很感兴趣,大眼睛一直瞅着这里的一切。

    小天在宫铭修怀里姐姐的叫着,芈米高兴的抱过他,“没问题。”指着一楼的中央,“那里一会有祷告,我带他过去。”

    宫铭修点点头并把自己的手机给她:“我和汤姆找个地方休息一会,等会来找你和小天,有事联系我们。”

    祷告是美术馆为了纪念唐先生举办的,很多人献了花,芈米也献了一束花,然后抱着小天坐在最后一排,神父站在讲台上讲述这位唐先生的生平。

    “唐峰先生是一名优秀的华裔建筑师,他的设计独具一格,震撼了世人的眼球。他与同样是建筑师的妻子在美国相遇相爱,两人蒹葭情深,只可惜三年前”

    “哇”

    一阵婴儿啼哭的声音打断了神父的话,所有人都回头看去。

    芈米抱着小天,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哭了,小心的哄着他,周围有人投来各种目光。她歉意的点了点头,一边轻抚小天的背,一边站起来往外走。

    一个带着工作牌的黑人男子走过来,关切的说:“小姐你好,我是美术馆的负责人,需要帮忙吗?孩子哭的很厉害,不如先带他去休息室吧。”

    芈米赶紧说谢谢,黑人男子非常友好的带芈米进了休息室,小天还在哭,芈米吓坏了,检查了一下,不是要换尿布,猜想大概是饿了,赶紧给宫铭修和汤姆打电话。

    休息室里有婴儿玩的小玩具,黑人男子拿着一个飞机的玩具逗小天,一边说:“这个孩子也许在为唐先生的逝世哀伤吧,话说回来,唐先生非常喜欢小孩子,在去世的最后三年里,将一生的财产都捐给了儿童福利事业,资助了一百多个贫民窟的孩子。”

    “难怪刚才祷告的时候看到了很多小孩子,唐峰先生是个好人。”芈米轻声哄着小天,他的哭声已经小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