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14章 :玉露琼浆

    知道了布莱克和皮特的事后,芈米第二天再去实验室时,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

    尤其是看到皮特一脸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看时,这种感觉更强烈了,有一瞬间,她甚至想冲出去大喊一声别再装了!

    “芈米,你能帮我一个忙吗?”皮特突然拿着几瓶药液过来。

    “你你说。”芈米眯了眯眼,这是她一个人的战斗,就算不能赢,也要把命留下来!

    皮特脱了防菌服,露出胳膊上的蝎子纹身说:“布莱克让我把用这些药液稀释,并且按提纯出不同密度的液体,我看你这段时间都没有接触实验,所以给你一个机会。”

    在生化上,药剂完成最后一个提纯步骤前,都被称之为药液,都需要经过提纯适当的密度,正如水的密度是1克每立方厘米。

    “既然是机会,你应该自己留着。”芈米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皮特。

    “没关系的,我们是同事呀。”皮特一副大度的样子,心里却在骂,哼,我不能对付你,不代表别人动不了你。

    他把药剂全部塞到芈米手里,“你记得要好好工作哦,表现得好,布莱克会让你参与研究的。”

    皮特就高高兴兴的离开了,芈米小声的呸一口,这个男人真是垃圾中的战斗机!一个大男人为了工作不择手段,去卖屁股,真是刷新三观

    芈米无比庆幸自己发现了他们的奸情,不然一定会以为这是皮特想偷懒,因为布莱克不可能把重要的工作交给他们,她心中冷笑了一声,现在让自己参与实验,还不如去跑腿

    布莱克来时发现皮特不在,只是问了一声,芈米说他有事先走了,布莱克点了点头说:“对,我想起来了,他昨天和我请过假。”

    他又皱起眉头说:“那他今天的工作由你完成,希望你好好表现。”

    “是的,我知道,我正在做。”芈米点了点头。

    “让我看看。”布莱克走过来检查芈米正在烧制那些液体,看到她往里面加了一些纯净水一样的东西。

    “你在干什么?加入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芈米赶紧说:“这些是提纯药剂的中药,因为这些用西医方式制作出来的药剂,无论怎么提炼,中间都含有化学成分。”

    “那你加入的是什么中药?”布莱克皱起眉头,芈米说的没错,生化药剂最大的问题就是化学含量高,对人体伤害非常大。

    凡是制作出来的药剂,都必须经过稀释、萃取、烧制、蒸馏等等一系列的工序提纯出来,否则就相当于毒药。

    而这个工序非常繁琐,他们也想了很多办法,加入另外的药剂进行萃取,但是结果也都不怎么样。

    听到布莱克的提问,芈米抿了抿唇,然后拿起自己装在瓶子里的水解释道:“中国有一种古老的药水,叫做玉露琼浆。

    这是一种非常稀少的水,通过火山口熔岩经过数千年才形成的泉水,长在中国长白山的天池顶上,而且据说这种水作为原材料,可以制作出长生不老药。”

    哼,既然你们想耍我,就看看到底谁厉害!

    “这也是中药?”布莱克问。

    芈米点点头:“没错。”她往水里加了好几味中药最后提纯的,四舍五入也算是中药了吧

    布莱克看了她一眼:“怪不得你的推荐语上写着对中药有着非常博学的了解。”

    他又指着自己桌上的药剂,“那从明天开始,你负责所有药剂的稀释和蒸馏。”布莱克说完就转身离开,芈米听到他小声嘀咕。

    “中国的中药真的有这么神奇吗?居然有那么稀有的水?看来我得去恶补一下中国的中医知识了。”

    芈米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愚昧无知,我大中国的中医知识,岂是你们这种短浅无知的人所知道的。

    转过头芈米高兴的看着瓶子里的水,这些都是从姬家祖宅收集的露珠,她加入了青芝,蕨叶草,和一滴东欧药水,然后制作出了可以提纯药液的催化剂。

    第二天皮特在学校里看到芈米时,仔细盯了她半天才开口:“你没事吧?”

    “皮特小姐觉得我应该有什么事吗?”芈米俏皮的笑了笑。

    皮特怀疑的问:“昨天你稀释完药液就回家了?”她像看怪物一样浑身上下打量着芈米。

    看他的反应就知道昨天果然有猫腻,芈米真想上去揍他,“当然呀,稀释完药液就回家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芈米最终只是斜了皮特一眼,转身准备离开。皮特还在嘀咕:“怎么可能”

    他一把拉住芈米,语气不太好,“难道你昨天表现合格了?”

    “当然,我们中国人很厉害的。”芈米抽回自己的手,也不管皮特质疑的目光,拍拍手走了。

    中午在食堂吃饭时,郑茹不放心芈米,给她打了电话,而且是远程视频,华盛顿比津陵时间快十二个小时,那边是半夜。

    “你怎么样,有没有被欺负?”郑茹的脸都快贴到屏幕上了,一张放大的脸上写着担忧,芈米笑了笑。

    “我没事,谢谢小姐姐关心,”她比了个小心心。

    郑茹的脸慢慢退回去,“是在你不行你就回来吧,大不了我养你啊!”她拍了拍胸脯,“你依旧是朕最爱的宠妃。”

    “扑哧!”芈米捂着嘴笑。

    顺着她的意说:“多谢皇上,但是臣妾看皇上日理万机,不想让你为我一个女子这么挂念,陛下只需有一颗平静的心,去征战天下便可。”

    去征战天下,姬凌霄,我懂你

    挂断前,郑茹又提醒她:“你一定要小心啊,正所谓奸夫淫妇什么的最可怕了,何况还是两个男人,那就是双‘贱’合璧。”

    “嗯嗯,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我,你好好学习吧,考试通过的话,我就送你林姐家今年春节的新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