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13章 :铁骨柔情

    津陵。

    姜子卿将一叠资料递给姬凌霄:“这是在东南亚,找了二十个人注射抗体后的研究资料,我观察了几个月,都没有任何基因变异问题。”

    “那芈米为什么会出现基因变异?”姬凌霄快速翻阅着资料。

    “你先别急,芈米只是血液和DNA的各项数据异于常人,现在还没有出现问题。”

    姬凌霄一脸担忧:“难道要等到芈米的身体出了问题才开始着急吗?”

    他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痛苦的闭上眼,握紧的拳头咯咯作响。

    所有的矛盾点都集中在一处,自从芈米跟自己在一起以后,就总是会生病受伤,难道他真的只会给芈米带来血光之灾吗?

    接下来的一个月,芈米除了每天上午学习,下午都耗在布莱克的实验室里。

    无奈的是一个月快过去了,她依旧没机会接触这次的研究实验,布莱克每天依旧让她打杂,奇怪的是前几天开始,皮特突然被布莱克允许参与实验。

    芈米想是不是打杂也是考验,皮特通过了,自己还没通过,于是更加卖力的跑腿买饭,倒垃圾,清洗实验用品,准备实验材料。

    直到一天晚上,她在蓬莱阁里帮着大厨上菜,外面来了两个客人,问服务员要了一间包间,芈米端着菜进去,结果一进去就傻眼了,包厢里的两个男人正旁若无人的亲密热吻!

    是布莱克和皮特!

    布莱克的手肆无忌惮的在皮特的胯间

    揉捏!

    芈米差点打翻了盘子,幸好她带着口罩,跑出去后,她立马明白了!

    “我的天呐!这算不算是性贿赂?我以为只有中国才有性贿赂”芈米一脸惊悚的捧着脸颊。

    晚上睡觉前,芈米无奈的跟好友诉苦,由于时差的原因,她们每次聊天都是提前约好时间的,定个闹钟起来。

    几个好友开启了语音模式,她听到郑茹在那边咕噜咕噜喝着饮料。

    魏晴雅一点都不意外的说:“这的确是潜规则,但是很正常,你不要向邪恶势力低头,要学会反抗。”

    “哈哈,就她那点战斗力,反抗也没戏。”郑茹幸灾乐祸的大笑。

    芈米撇撇嘴:“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布莱克好像也很看不起中国人。”

    “这和种族没关系,这是人性。”魏晴雅给她解说,“很多圈子里都是这个样子,别提有多脏”

    “难道没有正儿八经靠实力上去的人吗?”芈米不同意,“相信每一个真正努力的人才是最后赢家。”

    郑茹又开始咕噜咕噜的喝着饮料,难得说出一番中肯的话:“既然你现在碰到了,就要去面对,好好解决,总能处理的。”

    “那该怎么解决啊?要不我去举报。”芈米暗暗捏着拳头,她是一定要获得认可最终进入研究小组的。

    “你傻呀,你说皇撒伦会为了你一个中国人而放弃他们本国优秀人才?”魏晴雅恨不得从电话那边把芈米揪过来,

    郑茹附和道:“就是说,你个傻子!没准那叫什么布抹布的人渣反咬你一口,但凡出了什么事,你就会成为被推出去的炮灰!”

    芈米猛地一惊,出了一身冷汗,是她想得太简单了。

    现在这种情况,不管自己怎么做,小命都在布莱克手里捏着,如果研究结束时布莱克说她不好,那么皇撒伦就会认为她不够合格,到时候不仅进不了内部小组,搞不好还会被开除

    “所以,这件事情我就只能烂在肚子里了?”芈米抓了抓头发,该怎么办?

    语音聊天结束后,芈米等到十点钟的时候,又给鸿鹰打了电话。

    这个时间段中国号码的国际长途电话,会被北斗卫星系统屏蔽,这是鸿鹰在她的手机卡上做了特殊系统,说是国家特工远程通话形式交流的特殊手段,防止重要机密被窃听。

    鸿鹰了解情况后,认真的说:“你千万不要大意,现在不是你参与不参与的问题,而是他们会不会让你顺利通过这次考核的问题。”

    “你的意思是”芈米脸一白,“到时候我恐怕会成为他们的政治攻击对象!”

    “没错!”鸿鹰点了点头。

    “在那边行事,一定要小心,很多事情,不是你不去惹,就不会来找你,现在你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对付你身边的每一个人。”

    鸿鹰忽然有些担心的说:“之前你在霄少身边,一切有他保护你,我想你应该没怎么接触过那些肮脏的事,现在只有你自己,没人可以帮你,你必须成长起来,不仅你是一名生化学者,更是你现在身上担负的任务!”

    “哪呀!”芈米蹙着秀眉,“你也太小看我了。”她看了看时间,“总之我会注意的,我记得你说过不能聊太长时间,不打扰你了。”

    “好,你注意安全。”鸿鹰挂断是叮嘱了一句。

    挂了电话后,芈米开始整理资料,查阅书籍,把病人的情况分析了一遍,又拿出一套中医人体脉络图,细细研究起来。

    当午夜十二点来临,她再次拿起手机拨出去了一个电话。

    “嘟——”

    电话几乎是立刻被接起,低沉而又熟悉的声音响起。

    “喂。”

    听到这声音的一刻,芈米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她紧紧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啜泣的声音。

    姬凌霄听着电话里细微的声音,心脏揪成了一团,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仿佛时间在这一刻静止,大洋彼岸的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接着电话。

    直到许久以后,芈米才低低的说了一声:“今天是小幸运的百日宴,她还好吗?”

    “小幸运很好”姬凌霄喑哑的说,他轻轻摇着身旁的摇篮,小baby在里面睡的很香,肉肉的小脸,睡觉时能看出几分芈米的样子,姬凌霄很想对着电话问一句:你好吗,芈米,我好想你

    铁骨柔情,八尺男儿也有落泪的时候,桀骜冷酷男人也有温和的一面,深爱的女人却在大洋彼岸的另一端,电话里隔着万水千山的思念,姬凌霄有想毁灭一切的冲动。

    电话那头,芈米很舍不得挂电话,但还是压抑着内心的不舍,淡淡的说:“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再见。”她快速按断了电话,然后扑进被子里,小声的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