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02章 :巧遇熟人

    那是一把银质的小手枪,很是精巧,芈米从来没有看过真枪,有些挪不开眼,巴巴的问了一句。

    “这是、真的?”

    “如假包换。”乔大少一脸得瑟,“今天的筹码就是它。”

    芈米伸手摸了一下那把枪,然后缩回手,呆呆的看着乔大少,“你确定?”

    那可是真枪啊!

    “米丫头,大胆赌一局,爷爷站在你这边,放心,在美国是允许私人持有枪支的!”乔安山拍着胸脯支持她。

    “这是这个这个”芈米语无伦次。

    乔大少挑着眉:“小米米,我拿出这把枪做赌注,是为了要赢回我之前在你那输掉的家当!”

    “哟,好大的口气呀。”芈米一拍大腿,“赌就赌,一局定输赢,我赢了,这把枪归我,输了,呵呵把以前从你那赢的钱都给你。”

    “我来当荷官!”乔远山拿起了色子,“你们先押大小。”

    乔大少说:“女士优先,小米米你选择吧。”

    “我押大。”芈米毫不犹豫。

    乔安山双手晃着色子扔进了碗里,芈米紧张的盯着落进碗里的色子,最后定格:六六六点大!

    芈米激动的打了个响指:“赢了!哈哈哈!”

    “丫头,我就说你会赢吧!”乔安山把手背在身后,他的手里,有三个刚才替换的骰子。

    “这次输惨了!”乔大少撇撇嘴,拿起碗里的骰子揣进兜里,然后把枪递到芈米前面。

    “拿去吧。”

    “呵呵,算了啦,谁要你的枪,我就是不想输而已。”芈米笑着说。

    “啊?”乔大少和乔安山同时愣了。芈米又把抢递回去,“这东西太危险了,我不敢”

    乔大少看她的眼神就像看神经病:“你确定要放弃这么好的枪?”

    他眨眨眼睛,“我可告诉你,这里是美国,枪支自由,你看新闻吧,每年有多少人因为纷争,被枪击毙,有这么一把把这么精美的防身枪是很不错的选择。”

    他看到芈米还想要开口,又唏嘘了一声接着说:“还有很多华人女孩子被人拿着枪支威胁,然后绑架她们啧啧!”

    “那好吧。”芈米觉得很有道理,美国社会自由持枪,凡是年满21岁的美国青年就可以正常购买枪支,这边也有很多有营业执照的枪支交易商店。

    况且这次国安的任务在身,有把枪防身也好。

    乔大少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那你把这支枪收着吧,好好留着,然后下次有机会再赌一局,我把它赢回来。”

    因为要找房子,芈米特意早来了一个礼拜,现在房子解决了,乔大少带着她在华盛顿州转了一圈,第二天他就挥挥手回国了。

    距离开学还有好几天,没什么事情做,芈米决定去皇撒伦学院参观,跟乔爷爷打了声招呼,她就背着包出门了。

    第一次坐上了美国的公交车,这里不像国内,公交车里几乎没人,将硬币投入小钱箱,车厢内宽敞又舒服,芈米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外面的风景。

    美国是世界上小汽车最多的国家,尤其是汽车旅馆也非常盛行,这边年满16岁就可以有驾驶汽车的权利,芈米打定主意在这边考取驾照。

    “芈米?”

    就在她对着窗外发呆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清朗的男声。

    芈米扭头一看,居然是向宇哲!他一身白色休闲装,高挑挺拔,五官成熟,与平日里一丝不苟的学者模样俨然不同,更多了几分阳刚之气。

    “向先生?”芈米觉得不可思议,来美国遇到的竟然都是熟人!

    “真巧,居然在美国遇到了!”向宇哲也很惊讶。

    “你是谁?”向宇哲身后站着一个女孩子,长相很漂亮,年轻靓丽,五官带着东方血统的味道,一看就是个混血儿,因为她说的是英语。

    女孩一脸好奇的盯着芈米,然后坐到她旁边,“宇哲,既然有认识的朋友,那我们坐在这里吧。”

    向宇哲笑了笑,坐在他们前面的位置,对那女孩说:“她是芈米小姐,华夏研究院的成员,金诺尔银奖最年轻的得主。”

    “原来你就是芈米呀。”女孩一脸惊讶的说,“我倒是听很多老师提起过你。”

    “谢谢。”芈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叫珍妮!”女孩尖叫着,一脸骄傲,“是国际红十字会的成员,跟向宇哲是同事,对了,我被皇撒伦学院录取了,还是今年的新生。”

    向宇哲问芈米:“我记得你被皇撒伦学院录取了,你是来这边学习的?”

    “是的。”芈米点了点头,珍妮一听,高兴的伸出手:“那我们岂不是校友了?以后多来往!”

    芈米有礼貌的和她握了握手。

    珍妮神秘的冲她眨眨眼睛:“你应该是中国人吧,跟宇哲一样?”

    “是的,我是中国人。”芈米不知道珍妮能不能听懂,这句话,她用中文说的。

    珍妮好像听懂了,她兴奋的眨眨眼睛:“太好了,我一直都很喜欢东方人,尤其像你一样漂亮的中国人,你知道吗,我身上也有东方血统的,但是日本血统。”

    “难怪你的长相带有东方女性的特征,尤其是眼睛,有点偏黑色。”芈米笑了下,说话间已经到站了。

    “既然我们都是同校,那就一起吧,学校很大,免得走丢了。”珍妮简直就是郑茹的翻版,自来熟,直接挽着芈米的胳膊拉着她进去,向宇哲跟在他们身后。

    下车后,珍妮依旧拉着芈米叽叽喳喳聊个不停,很快芈米就知道,原来向宇哲是个孤儿,高中毕业后常年待在美国。

    进入国际红十字会后,因为工作的原因,他结识了珍妮的家族的人,成为他们家族的私人医生,珍妮父母收留他做义子,他带着珍妮学医,进入了红十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