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80章 :折腾一次

    看到警察,芈米一惊,赶紧缩到一旁,对着林姐说:“找你的?”

    林姐摇了摇头,看向警察:“你们是?”

    警察很礼貌:“你好,我找这三位小姐。”那位警察转头看着芈米三人。

    芈米:“”

    郑茹:“”

    简佳宁:“”

    三人各对视一眼,只听警察问:“你好,芈小姐,简小姐,郑小姐,请配合一下我们,请问你们认识宋晓琪女士吗?”

    “认识,有什么事?”简佳宁沉声说。

    “你好,是这样的,郑女士现在涉嫌蓄意伤人,已经潜逃了,我们正在抓捕她,你们是她的朋友,她如果联系你们,还请及时报警。”警察说。

    今天中午,梅园小区有人报警,接到案子才知道,佣人在地下室发现了重伤昏迷的白母,立刻报了警,白瑞希赶过去,查到了白母将宋晓琪关在地下室的事情。

    白母重伤,生死一线,白父表示一定要抓到宋晓琪,警察便找到了芈米等人。

    “好的,我们知道了,如果我们看到她会报警的,但是现在我们已经不和她联系了,还请你们不要再打扰我们。”简佳宁客气的说,芈米在背后给她点了个赞,这么说就对了。

    警察还没离开,姬凌霄就来了,他大步走过来,把芈米抱进怀里:“有没有被吓到?”

    “你不是在公司吗?怎么来了?”芈米任由他抱着。

    姬凌霄不咸不淡的看了两个警察一眼,低头对芈米说:“他们找去家里了,祥伯说你的电话打不通,我就来找你了。”!%^*

    芈米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没电了。”简佳宁和郑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都是各自家人打过来的。

    两个警察似乎都知道姬凌霄身份不简单,朝他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姬凌霄拉着芈米离开,芈米朝身后的三人说了声再见。林姐一个劲的在后面喊:“欢迎下次光临。”

    郑茹把选好的衣服往柜台上一扔:“你对待他们的态度让我有点不服气啊,凭什么?”

    林姐两手一摊:“没办法,人家有钱还有权。”

    郑茹切一声,准备结账,简佳宁朝外看了一眼,没说话。(!&^

    回到家,芈米把魏欣雨的请帖拿给姬凌霄看:“这个宴会,我能参加吗?”姬凌霄看了一眼:“嗯,想去就去。”

    “可以去?”芈米挠了挠头。

    姬凌霄点了点头说:“魏家的人现在想把魏欣雨洗白,然后作为联姻的工具嫁出去,所以让她找李曼蓉,去做一件事情。”

    “咦,魏欣雨找李曼蓉竟然是魏家的意思?你怎么知道?”芈米转头看着姬凌霄。

    “乔大少的手下汇报的。”姬凌霄说。

    魏家准备给魏欣雨洗白,谁知竟发现她的生母,在歌舞巷子里唱歌,于是派人把李曼蓉带出来了,让她替魏欣雨做一件事,然后给她一笔钱。

    芈米立刻问:“做什么事情?是不是对魏晴雅不利?她也不知道这里面闷着什么葫芦呢。”

    姬凌霄挑了挑眉:“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芈米毫不犹豫的亲了他的脸颊:“快说!”

    “再亲一下。”姬凌霄得寸进尺,芈米笑一声:“今晚你别睡我房间。”

    姬凌霄立刻说:“他们想让李曼蓉去监狱里给苏浩下药,只有苏浩死了,魏欣雨才不会被扒出有个同母异父的哥哥。”

    芈米明白了:“可是李曼蓉难道傻吗?魏家估计也会对付她的。”

    “这个就看李曼蓉日后怎么作吧,至少现在魏欣雨洗白的路上,苏浩才是最大的黑点。”

    魏家要举办宴会的消息非常火热,芈米听说很多上流圈子里的大小姐和少爷们都被请过去了,看来魏家是真的想给魏欣雨找一门很好的婚姻。

    牢房。

    打扮的风情万种的女人走进去,铁栏杆后面,浑身是伤的苏浩低声呜咽着,看到李曼蓉的时候,直接扑了过去,嗓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李曼蓉看着苏浩,一直在琢磨着,魏家要她杀了苏浩,让她离开津陵。

    当初她在魏家生下魏欣雨后,本想着一生繁荣富贵,可是没想到却被赶了出来,被魏家人警告,根本就不敢再回魏家。

    只好又回来带着苏浩投奔苏启年。

    这些年,跟在苏启年后面,也没有享受过好日子,还被这个苏浩给拖累了不少。

    李曼蓉看着苏浩的眼神慢慢变得冰冷,最终头也不回的离开。

    宴会的前一天晚上,姬凌霄回来告诉芈米一个消息:“苏浩已经死了。”

    “死了?”芈米不敢相信。

    “是李曼蓉买通了牢房里的人,在他的饭菜里下了药。”姬凌霄将芈米抱进怀里,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本来按照他的意思,是要慢慢折磨苏浩的。

    但是忽然有人对苏浩下了杀心,杀人者,还是苏浩的母亲,难道不比折磨他更有意思?

    芈米问:“那现在李曼蓉呢?”

    “魏家给了她一笔钱,”姬凌霄冷笑一声,“李曼蓉现在已经改了身份,拿着这笔钱去风流快活了,有了这笔钱,她以后的下场会更掺,我们就等着看吧。”

    芈米点点头,这点她绝对同意,李曼蓉这种为了钱,抛弃了孩子和丈夫,将来肯定也会落得同样被他人抛弃的下场。

    “那我明天去参加宴会吗?”芈米问姬凌霄。

    姬凌霄抱着她往房间走,“当然去,我明天让人给你准备,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做全场最美的公主。”

    刚一关上房门,他就迫不及待吻上芈米的唇,一番缱绻后。

    芈米突然翻身坐到姬凌霄的腰上,“不行,我也要震妻纲,换我来惩罚你,你不许动。”

    “好,你惩罚吧。”姬凌霄轻笑着,自从被绑架后,他觉得芈米的性格变得格外火热和主动。

    芈米拿起一条领带,把姬凌霄的手绑到床头。

    姬凌霄嘴角笑意更深,闻着芈米身上的淡淡清香,把头靠过去先收点利息。

    等芈米绑好了绳子,浑身也酥软的躺在他身上。

    “宝贝,要不还是我来吧。”姬凌霄浅笑着,十分邪魅,一用力就把芈米好不容易绑的结扯开了,反被动为主动。

    “唔不行”芈米的话还没机会说完,就被姬凌霄镇压了下去,只能任由他折腾自己,直到快睡着的时候,她都在想,什么时候能折腾一次这个男人,让他也尝尝做晕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