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78章 :专心一点

    芈米突然愣了下,想起她和魏欣雨一起被绑架的事,魏晴雅说绑架的事情,已经被家里的叔叔给封锁了消息,现在要准备把魏欣雨嫁出去。

    “那你担心的丑闻是什么?”郑茹急着问,芈米朝着咖啡馆的橱窗努努嘴:“我想我大概知道了。”

    其他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咖啡馆外,魏欣雨正和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走在一起。

    那个女人,芈米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李曼蓉。

    魏晴雅继续叹了口气:“没错,当初我们家的小保姆就是那个女人,魏欣雨的亲生母亲。”

    “这么多年了,怎么会突然找上门?”芈米问。

    魏晴雅摇摇头:“正是因为不知道,我才这么担心,而且从魏欣雨出院后,她好像就在找自己的亲身母亲,不知道想干什么。”

    一群人瞪大了眼睛,咖啡馆外,李曼蓉缩手缩脚的跟在魏欣雨身旁:“你来找我,竟然是想”

    魏欣雨四处看了看,这是一条隐蔽的街道,平时很少有人来,觉得应该没人。

    她拉着李曼蓉继续往前走,“让你去做,你就去做,等你成功了,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隐姓埋名离开这里,你可以过无忧无虑的生活。”

    “我”李曼蓉有些犹豫,魏欣雨不给她机会:“明晚给我答复。”说着便直接走了,李曼蓉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咖啡馆内的四个人看着外面的两个人离开,郑茹最先开口:“她们会不会在密谋什么计划?”

    “不知道。”芈米撑着下巴,简佳宁拍着芈米的肩膀,“我觉得她应该是穷途末路了。”魏晴雅耸耸肩:“我就担心她做出什么事情,损害魏家。”

    谁也不知道魏欣雨又想搞什么名堂,芈米也没多再想她的事情,她琢磨着这两天要不要去医院,宋晓琪好像快要到生产期了。

    她跟另外三个人说的时候,郑茹摆摆手:“别管了,宋晓琪早就走了。”

    “走了?去哪了?”

    郑茹一脸八卦:“你还不知道吧,宋晓琪是陆湘的情妇呢,陆湘就是津陵地下黑帮炎火堂的堂主,早在炎火堂被覆灭的时候,有警察去医院盘问宋晓琪,发现她早就不见了。”

    芈米一脸错愕:“”

    想了想,她给白瑞希打了电话询问,白瑞希说宋晓琪是一个人偷偷办理了出院,而且是在夜里出门的。

    挂了电话,芈米忽然右眼皮一直跳,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心里没来由就有种有大事要发生的感觉。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晚上,芈米的钢笔没有墨水了,她在姬凌霄的书房里找墨水,结果在抽屉里发现了一份DNA报告。

    一看那报告,芈米瞪大了眼睛!

    姬凌霄洗完澡,裹着一条毛巾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芈米坐在沙发上,双手环在身前,正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心里一软,姬凌霄扑了过去,“宝贝让你久等了,现在熄灯睡觉吧”

    “呵呵!”芈米挥开他的爪子,收起脸上的笑容,姬凌霄突然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我有事情问你。”芈米盯着姬凌霄,将一张纸递到他面前。

    姬凌霄瞥了一眼,该死,那份报告他怎么没扔?

    “说吧,这怎么和我给苏启年看的那张DNA报告不一样?”

    姬凌霄把报告扔到一旁,拉着芈米的手不放:“宝贝,你听我说,其实”

    芈米直接打断他,一双美目圆睁:“苏浩是苏启年的亲生儿子,你当初却给我一份假的报告?你骗我!”

    “不是的,宝贝!”姬凌霄立刻摇头,“我错了。”

    “”芈米咬了咬唇,姬凌霄赶紧解释:“宝贝,当时苏启年太重男轻女了,我替你不服,所以就弄了一份假的DNA报告。”

    “”芈米叹了口气,姬凌霄捏了捏她的脸,“好了,咱们不想不开心的事,笑一个。”

    “我有事问你。”芈米忽然脸色严肃。

    “你说。”姬凌霄坐在旁边,顺势把头枕在芈米的腿上。

    芈米捏着他的脸问:“宋晓琪失踪了你知道吗?”

    “她?哼,炎火堂被抓以后,才知道的。”姬凌霄冷哼一声,“她曾经给陆湘当过情妇,估计是怕被炎火堂的人抓去所以逃走了。”

    “可是她还怀着孕呢。”芈米脸纠结。

    “那个孩子她生下来估计也会卖掉。”姬凌霄知道芈米因为流产,对孩子的事情比较关心,哪怕那是别人的孩子。

    芈米还想说什么,姬凌霄就抱着她往床上走,换个话题,“等下个月,我们回祖宅。”

    “回祖宅?”芈米眼睛一亮,心里惦记那些名贵的草药,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好啊,好啊!”

    姬凌霄刮了刮她的鼻子,把人抱上床,“这么开心?”

    “当然啦。”芈米眨了眨眼睛。

    “是因为我们认识快一年了吗?”姬凌霄勾了勾唇,下个月等到芈米生日的时候,他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低头亲吻着芈米的眉眼,姬凌霄准备关灯,却听到芈米说说:“上次没有带礼物,这次我想带点特产礼物什么的!”

    “不用,不需要对老头子那么费心,”姬凌霄已经把两个人的障碍物都剥了,开始上下其手。

    芈米轻哼一声:“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问你,你的另外一个青梅到底是谁?”

    姬凌霄脸色一变:“宝贝,专心一点,不要提其他的人。”

    “可是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