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77章 :做做运动

    急救室外。

    姬凌霄惶恐不安的等待着,他知道这个孩子随时会流掉,现在芈米还在里面,他每一分每一秒都觉得煎熬。

    郑茹已经泣不成声了,“我们刚准备离开,怎么会突然”简佳宁也没心情安慰她,紧张的盯着急救室。

    不知道过了多久,灯光灭掉,姜子卿从面走出来,姬凌霄立刻冲进去看芈米,只听到身后传来一句。

    “孩子没有了。”

    姬凌霄看着床上昏过去的芈米,一步一步的走过去,芈米,只要你没事,就够了。

    芈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病房里只亮了一盏小灯,她低喃一声,床边的姬凌霄就醒了,紧张的看着芈米:“哪里痛吗?”

    芈米摇摇头:“凌霄宝宝呢”

    “宝宝”姬凌霄眉宇一凝,握着芈米的手放到唇边轻吻,芈米看到他的眼眶泛着血丝,心里一颤,“宝宝是不是去了另一个世界”

    姬凌霄握着她的手攥紧:“我们坚强一点,好不好。”芈米咬着唇,眼泪一颗颗的掉下来。

    “米儿,不要哭,对眼睛不好。”姬凌霄帮她擦眼泪,“你刚流产,又伤到了腰,我们好好休息。”

    整整一个星期,芈米都不说话,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姬凌霄知道她心里的痛,只是默默的陪着她,这天清晨醒来的时候,芈米忽然拉了拉姬凌霄的衣袖。

    “哪里不舒服吗?”姬凌霄一个激灵起身,芈米摇摇头看着他,笑了笑:“凌霄,我们回家吧。”

    姬凌霄看着芈米嘴边淡淡的笑,那笑容绝美而又无奈,他心里涌出一股情绪,愿意拿生命去换她的平安。

    “好,我们回家,现在就回家。”姬凌霄穿好衣服,连着被子一起,将芈米抱起来,却只感觉怀里的人很轻。

    芈米抱着姬凌霄的脖子,走出研究院的时候,看到路边的樱花已经落了一地。

    当天下午,简佳宁和郑茹就来看芈米,魏晴雅也来了,一向冷静的她在看到芈米的时候,竟有些崩溃。

    “哎呀,可千万别哭啊。”芈米赶紧递出一张纸巾,魏晴雅吸了吸鼻子。

    简佳宁朝郑茹使了个眼色,郑茹连忙说了一个笑话:以前有个老师去家访,问学生你们家幸福吗?学生骄傲的回答:“幸福。”父亲过来给了他一耳光:“小子,谁让你改姓的!”

    四个姑娘哈哈大笑,又打成一团,离开的时候,简佳宁看着芈米的脸上的笑容,又看了看一直坐在偏厅里的姬凌霄。

    “米米,你变得更坚强了。”

    芈米微微一笑,“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一直在关心我,我怎么能一直忧伤呢?”她的目光也看向了姬凌霄,似是感应到什么,姬凌霄也抬头看过来,两个人的视线相碰,一眼万年。

    接下来整整一个月,芈米都被关在家里,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很快之前掉下去的体重又涨了回来,还胖了几斤,小脸也恢复了以前光泽丰满的样子。

    宫铭修和汤姆来看过她两次,然后又带着孩子去环游世界了,按照他们的话来说,现在美方基地还很针对华人,等过段时间他们再回去。

    芈米也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一心扑在书本和生化研究上,姬凌霄在三楼给她安排了一间房,专门用来存放草药的。

    下午正在药房里晒一批中药,听到院子里汽车的引擎声,芈米放下手中的药草,立刻飞扑了出去。

    姬凌霄刚下车,就看到芈米兴奋的朝自己扑过来,阳光照在她身上,像是渡了一层金色。

    “凌霄,你回来了?”芈米高兴的喊着。这段时间,他每天都在家里办公,必要的时候才去公司,但不到两个小时又回来了。

    你回来了,简单的一句话,姬凌霄心里却涌起了巨大的波涛,他狠狠的把芈米抱进怀里,堵上了她的唇。

    这段时间,为了照顾芈米的身体,他一直在禁欲。

    仿佛两条鱼,拼命的汲取对方的水分,芈米踩在姬凌霄昂贵的皮鞋上,生涩的回应他,姬凌霄轻轻一提,就把芈米抱了起来,朝着屋内走去。

    “一个月了,正好今天也是七七之数。”

    姬凌霄把门反锁,将人轻轻的放到床上,芈米脸一红,已经有很久,他们都没有履行什么七七之数了,她自然没有什么反驳的能力。

    “终于可以放心的让小姬凌霄运动了。”

    姬凌霄反复吻着芈米的唇,双手在她身上不断点火,芈米非常配合他的动作,好久没淋漓畅快的运动了,姬凌霄格外激动,可是没一会芈米就投降,语不成调的求饶。

    “唔不要了”

    姬凌霄一口咬住她的嘴唇:“好,现在放过你,晚上我们再来。”芈米小拳头垂了他一下,“流氓!”

    “只对你流氓!”姬凌霄动了动,一翻身又开始继续,芈米睡过去,姬凌霄见芈米眼睛都睁不开了,才慢慢抱住她睡觉。

    芈米终于返回学校,其他课倒还好,医学课落下太多,只好在下午自修时跑到医学系听人家的公共课。

    夏季来临,眼看着天气越来越热,学校的课程终于结束,姬凌霄也很忙,但是每天都会接送芈米去研究院,好不容易芈米才申请到和闺蜜逛街吃饭的时间。

    “姬凌霄这么管着你,你难道没有压力吗?”郑茹觉得芈米都还没嫁过去就行动受到限制了,这恐怕以后真嫁过去,就更加一点自由都没有了。

    芈米笑着说:“因为之前绑架的事情他太紧张了,不过我觉得很好啊。”

    大概是因为缺少家庭关爱,芈米对这种被对方如此紧张的行为觉得还挺好的。

    魏晴雅在她们对面心不在焉的喝咖啡,芈米拍了拍她的肩膀:“晴雅,你怎么了?”

    简佳宁和郑茹也看着她,魏晴雅叹了口气,“我担心我们家最近,可能要出丑闻八卦了。”

    听到八卦,郑茹立刻问:“魏欣雨又惹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