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73章 :该补偿我

    本来会以为芈米至少要一个月才能下床,可是没想到在医院住了十天,她的身体就恢复了,姬凌霄不放心,让姜子卿做全面检查。

    姜子卿也很惊讶,按照正常人的情况,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肯定要一两个月才能恢复的。

    哪怕想鸿鹰那样强壮的男人,在被毒蛇咬伤后,也至今还再昏迷当中,可是芈米的情况却恢复的很好。

    芈米早就活蹦乱跳的下床了,她知道了绑架案的全过程,当时陈少爷让人抓着她,她只能把防狼香水丢给魏欣雨,相信以魏欣雨的聪明,肯定能猜到那瓶指甲油有问题。

    再者,就算魏欣雨不知道,一旦有血融到了那个瓶子里,香水就会和血一起,产生化学反应,不过幸好,魏欣雨还算聪明,砸碎了指甲油瓶子,警方才找到了南郊的地下器官贩卖地点。

    休养期间,芈米天天在研究院里欣赏外面的景色,偶尔做一两个小毒药的实验,姬凌霄也每天在这里待着,芈米虽然身体恢复了,可是晚上却还是会做噩梦。

    姜子卿说是因为亲眼目睹了那血腥的场面,会留下心里阴影,姬凌霄每天晚上抱着她睡,当夜里芈米做噩梦哭着醒来的时候,他就安慰她,抱着她入眠。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礼拜。

    一大早,姜子卿给芈米做了个全面检查,他们就准备出院回家,龙二看到芈米出来,赶紧帮她拉开车门,芈米上车的时候顿了一下,微笑着对龙二说。

    “龙二,谢谢你找到线索,不然姬凌霄也不可能找到我。”

    龙二抿着唇,没说话,只是小心的用手挡在车顶怕芈米碰到头,芈米拍了拍他的肩膀坐上车。

    何阿姨做了一大桌子菜庆祝她出院,芈米发现奇奇竟然在后花园有了个好大的木头房子。

    来蹭饭的乔大少说。“这可是顶级的宠物窝,现在奇奇的一切吃喝用品,都是最好的。”

    能找到芈米,奇奇功不可没,姬凌霄让人把林姐家里的小贵宾犬接来了。

    所以现在奇奇跟它的同性恋伴侣住在一起,两个小家伙在后花园,那日子是相当的滋润,奇奇看到芈米激动的尾巴都快要断了。

    晚饭时,芈米正在喝汤,忽然走进来一个男人,身形挺拔,芈米放下勺子激动的大喊:“你是那个警官!”

    “你好,芈小姐,我叫傅景铮。”傅景铮自我介绍。

    “乖,吃饭。”姬凌霄又给芈米剥了一只虾,没理傅景铮。

    乔大少也没理他,正津津有味的喝着汤。

    “医院”傅景铮刚要开口,乔大少没好气的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吃完饭再说废话。”

    于是傅景铮也坐下来吃饭,还比别人多吃了一碗。

    晚饭后,一群人坐在客厅里,芈米像个小猫一样依偎在姬凌霄身旁,搂着他的胳膊,姬凌霄明显感觉的被绑架后,芈米对他的依赖,虽然他很享受,但是心里却还是很担心。

    “米儿,你先和乔大少去玩色子。”姬凌霄摸着芈米的头发说。

    芈米撅着嘴:“可我想跟你玩色子。”

    “我一会就陪你玩,好吗?”姬凌霄声音低沉,示意了乔大少一个眼神。

    乔大少凑过来,眨着桃花眼,痞痞的笑:“小米米,我最近的牌技提高了哦,我们先赌几把。”

    芈米看着姬凌霄,又看了看乔大少,“那好吧。”

    傅景铮坐在一旁,等芈米和乔大少去了偏厅以后,他皱着眉头问姬凌霄:“看来很多事情,你都不想让她知道啊。”

    “既然你知道,以后就不要在她面前多说。”姬凌霄的目光一直看着远处的芈米。

    傅景铮耸了耸肩,继续说:“鸿鹰已经醒了,他的事情你想怎么处理?上面下命令,我回京都前,要把他带回去。”

    姬凌霄语气淡淡那的说:“鸿鹰没有保护好政审的对象,按照规矩,该受什么惩罚,就怎么办。”

    “那他的杀人嫌疑”

    “杀人的嫌疑由芈米为他澄清,她是唯一的目击者。”姬凌霄神情冷峻,一双黑色的眼睛仿佛鹰隼一般锐利。

    芈米跟乔大少心不在焉的玩色子,时不时转头看看客厅,乔大少笑呵呵的说:“小米米,你都快成望夫石了。”

    “因为你已经连输五局了。”芈米毫不客气。

    乔大少:“”

    等到第七局的时候,乔大少正准备猜这次是大还是小,芈米喊了一句小,就跑向了客厅,他一眼看过去,傅景铮已经走了。

    打开骰盅看了看点数:三个一。

    果然又输了。

    乔大少拿着骰盅和色子走到客厅,发现姬凌霄跟芈米正准备上楼。

    “你们要去哪?”

    “乔大少,我们要回房间看电影。”芈米朝乔大少挥了挥手。

    乔大少在惊讶中还没反应过来,两人就已经不见了,他反应过后,拍了拍脑袋:“我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吃他们的狗粮?”

    说完,他转身就离开了,还有一车的美女等着他呢。

    房间里,芈米选了一部科幻片,和姬凌霄依偎在床头,被关在仓库里面临死亡的时候,她最舍不得的就是姬凌霄。

    现在回来了,她要和姬凌霄一起做很多事情,这样以后,如果真的面临死亡,就不会遗憾了。

    “姬凌霄。”芈米抱着他的胳膊,突然喊他。

    “嗯,我在。”姬凌霄的目光一直都低头看着芈米,她在看电影,他在看着她。

    芈米抬头,对上姬凌霄墨玉般深沉的眸子,忽然笑了,如同烟花灿烂,闭上眼,第一次主动吻了他的唇。

    姬凌霄眸色一闪,下一秒,扣住芈米的脑袋,加深这个吻。

    到深夜时,电影早已经放完了,超大sizes的床上,某项原始运动却还没有结束。

    “嗯姬叔叔我好累”芈米哼哼道。

    姬凌霄轻柔的将小女人翻了个身,拿着一个枕头垫在它肚子上。

    “乖,你先睡,我憋了这么久,总该补偿我”

    三日后,一则扫黑除恶信息由中央新闻部发布,盘踞津陵城的黑恶势力炎火堂余党全部覆灭,其堂主曾一度洗白身份,担任高校校长。

    大学城的大学生失踪案、宠物王国女性会员绑架案,南郊被挖了器官的女尸,高校实验室爆炸起火等等一系列的事情,都跟炎火堂脱不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