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72章 :黑白无常

    上午,郑茹简佳宁和魏晴雅来了,看到芈米那个样子,郑茹和魏晴雅抱在一起哭,简佳宁站在窗户边看着床上的芈米,一直在深思,没说话。

    郑奕劝了半天,才把一直哭的两个女孩劝好,临走时他对姬凌霄说。

    “最近有个奇怪的人曾经找过我合作。”

    姬凌霄眯了眯眼:“对付姬氏?”

    郑奕点了点头:“是,我查了他的资金来源,大部分来自海外,一小部分来萌宠王国的财务。”

    姬凌霄眸光冷冽,那个萌宠王国的资金也是来自于海外,无迹可寻。

    郑奕皱着眉头看着姬凌霄,“我本来想将计就计,看看他是谁,结果前几天随着萌宠王国的店铺关闭,那个人也突然消失了,所有的痕迹都抹的干干净净,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他提醒道:“这明显是冲着你来的,你小心点。”

    送走了郑奕,

    姬凌霄给祖宅打了个电话。

    “没事,还没醒,蛊经上有什么新的发现?”

    “美国的那个女人最近有动静吗?”

    “既然她回去了,那你好好盯着她吧,等芈米好了以后,我会带她回去。”

    姜子卿来给芈米又做了一次检查,告诉姬凌霄应该很快就会醒来,姬凌霄就一直坐在床边等着芈米醒过来。

    芈米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周围白茫茫的一片,她觉得轻飘飘的,低头往下看,竟然漂在半空上。!%^*

    又抬头往前看,见到了两个长脸男人,分别穿着黑色和白色长袍。

    “你你们是谁?”芈米低声问。

    “我们是黑白无常呀。”那个穿白色袍子的笑了笑。

    芈米眨了眨眼睛,自己果然死了。

    “让我瞧瞧,你的眼睛,那是金色的?”白无常手中拿着一个长签在芈米头上点了一下。(!&^

    “是阴阳眼,这下有意思了。”白无常看了看身旁的黑无常。黑无常一脸严肃,芈米看着他们问:“你们是来带我走的吗?”

    黑白无常没有说话,转身飘走,芈米看着他们,正想要飘走,忽然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她回头看,就看到一个男人抱着一个脏兮兮的女人,跪在地上哭。

    “他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芈米忍不住飘过去。

    等看清楚那个女人的脸时,吓了一跳,那不是自己吗?

    虽然变得那么丑,但她还是认得出来,芈米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是透明的。

    再一回头,黑白无常正在远处看着她,芈米默默的向他们飘过去,可是注意力,又被那个男人撕心裂肺的嘶吼声吸引过去了。

    当男人抬起头,芈米看清他的脸,嘴里吐出三个字:“姬凌霄。”

    突然觉得心口好痛,她转头飘过去想安慰他,一道白光射过来,她抬手捂住眼睛,不小心回头看了一眼,黑白无常的身影也消失了,芈米本能的闭上眼睛,然后又失去了知觉。

    等她再次有直觉时,只觉得浑身都在疼,头也想要可开一样,张了章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耳边又传来姬凌霄的声音。

    “米儿!米儿!”

    芈米感觉到姬凌霄在摸她的脸,在拉她的手,可是自己就是睁不开眼睛。

    姬凌霄看到芈米睫毛不停地颤抖,就是不睁开,立刻按了床头的铃叫姜子卿来。

    芈米听到很多人在他耳边咕咕囔囔的说话,可是她一句话都听不清,然后突然害怕起来,自己是不是还关在那个厂房里,姬凌霄现在怎么样了。

    “芈米你能听到我说话了吗?你睁开眼睛好不好。”

    芈米这次清楚的听到了姬凌霄的声音,她拼命的张口,想说自己听到了听到了,可是就是发不出声音,然后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就觉得一道刺眼的光照进来,

    “醒了!”姜子卿大喊,“快捂住她的眼睛。”

    姬凌霄赶紧把手放在芈米的眼睛上,“慢慢睁眼。”

    芈米所有的意识都回来了,她微微动了动头,然后小心的把眼睛睁开,刺眼的光告诉她,她这不是在那厂房里,她得救了。

    “我”芈米看清楚周围的人,眼泪涌了出来。

    “乖,已经没事了,我们不哭啊。”姬凌霄声音有些哽咽,安慰芈米不哭自己却带着哭腔,姜子卿也松了口气,徒弟终于醒了,他还等着芈米给自己养老送终呢。

    “人已经没事了,等一会可以让她喝点粥,只能吃清淡的东西。”他交代完,看了一眼芈米退了出去。

    姬凌霄将病床调节到60度,抱着芈米靠好,然后拿起杯子里的小勺喂她喝水。

    “我们先吃东西,恢复体力。”姬凌霄端起粥吹了吹,拿着勺子慢慢喂芈米,看她泪水汪汪的的看着自己,心口疼的厉害,

    芈米眨了眨眼,眼泪就掉了下来,姬凌霄手忙脚乱的给她擦,又怕自己力气太大弄疼她。

    芈米咬着唇看着他,又想起自己迷迷糊糊的时候,好像看到他抱着自己哭,眼泪更凶了,哽咽的哭出声。

    姬凌霄以为她哪里疼,刚要站起来按铃叫,就听见芈米哭着喊他。

    “姬凌霄,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姬凌霄身子狠狠一震,随即将人紧紧抱进怀里。

    “对不起,我那么久才找到你。”他声音低沉,在安静的病房里像贝多芬的忧伤曲。

    姬凌霄可以想象芈米一个人被关在那里,心理和身体上承受着巨大的恐惧。

    芈米在姬凌霄怀里晃了晃脑袋,姬凌霄将她抱得更紧些,手扶着芈米的后脑说:“以后你去哪我都跟着,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危险和绝望。”

    “嗯嗯,我不想跟你分开”芈米的眼泪又涌下来了,在最后面临死亡的那一刻,她真的很舍不得姬凌霄,舍不得。

    两人就这样抱了许久,芈米累的睡了过去,临睡前她看着姬凌霄的脸,男人一脸胡渣,双眼猩红,由于熬夜,眼睛下还有一圈青色。

    “我们一起睡。”芈米抱着姬凌霄不撒手,姬凌霄搂着她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