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71章 :终于得救

    这是芈米的平安扣!

    姬凌霄觉得他的心终于重新跳了起来,芈米一定在这附近!

    “奇奇,你加油,找到你主人,她就在这里。”姬凌霄将那枚平安扣放到奇奇鼻子跟前,奇奇使劲闻了闻,然后就在附近转了好几圈,最后冲着一个方向叫了几声,撒腿就跑。

    芈米想睁开眼睛,可是她睁不开,手在地上慢慢移动,碰到了空矿泉水瓶子,里面还有水珠,芈米想拿起来喝,可是她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也不知道这是第几天了,芈米脑子里开始回忆以前那些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情。

    她想到了死去的母亲,女儿来陪你了,她孱弱的举起手,手中是一道平安符,这是要送给姬凌霄的

    发现自己想的最多的就是姬凌霄,芈米忍不住哭了起来,眼泪顺着眼角,流入耳朵,视线越来越模糊。

    她看着头顶的透气孔,这应该是自己最后一次看到亮光了。

    砰!手掉到地上,芈米动了动眼睛,好累啊,姬凌霄,我可能撑不了了。

    姬凌霄,你一定要找到我啊,我不想死了以后腐烂在这里

    动了动嘴角,芈米发现自己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姬凌霄,你还是不要找到我吧,我怕你伤心,我好舍不得你,如果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以后还要找一个爱你的女孩子。

    眼皮越来越沉,身体却越来越轻,芈米觉得很舒服,就想这样睡下去,突然好像听到狗叫的声音,还有巨大的砸门声,是出现幻听了吗?

    芈米最后闭上了眼睛,脑子里想着姬凌霄,世界陷入黑暗的时候,好像看到的,还是姬凌霄的脸

    姬凌霄破开铁门看到地上的芈米时,觉得整个世界都暗了。

    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脏兮兮的小女人,是不是再也不会站起来了,不会惹他生气,不会在瞪着他软绵绵的喊自己姬叔叔了。

    奇奇先冲上去,在芈米身上嗅了嗅,然后转过头对着他狂叫,姬凌霄的感官才恢复了正常。

    踉跄着一步步走过去,将芈米抱进怀里,惨白的脸没有丝毫血色,嘴唇全都裂开了,手臂上全都是伤,整个眼窝深深的陷进去,冰冷的身体让姬凌霄不敢相信这是他的小女人。

    “芈芈米”感觉到脸上一片冰冷,他才意识到自己哭了。

    颤抖着将头贴到芈米脸上,感受到那仅有的一丝微弱气息,姬凌才冷静下来,赶紧拿出电话通知乔大少。

    研究院门今天特别的热闹,门口全是记者,人头攒动,然而庞大的UFO形状的建筑物里面却安静无声,午后的阳光洒在纯白色的墙上,晕出一滩光晕。

    姬凌霄坐在病床边,几天没好好休息的他却始终不敢闭上眼睛,手里握着芈米的手,看着那张让他惶恐了七天七夜的脸庞。

    芈米安安静静的躺在那,冰冷的仪器和各种导管插在她的身体里,一动不动,惨白的唇近乎透明,要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姬凌霄或许会以为床上的女孩已经死了。

    他握紧芈米微凉的手,眼中的冷意越来越深。

    到底是谁,这次的事情一开始是陆湘,然后是她背后的炎火堂,但中间出了问题,那个打电话给自己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他的目标也绝对不是芈米,而是自己!

    乔大少和姜子卿走进来,脸色都不太好。

    “怎么样?”姬凌霄眉心皱成川字,“芈米现在怎么样?哪里不好了?”

    乔大少和姜子卿你看我我看你,最终乔大少叹了口气:“那个,有个事你要有心理准备。”

    姬凌霄看到他的表情,心里一颤:“说”

    “芈米的身体好像出现了一些异变”

    “什么意思?”姬凌霄猛地站起来,看向姜子卿。

    姜子卿皱起眉头:“之前芈米的身体就比较弱,她的身体对药物产生了排斥,而现在通过她的血检和基因检查,好像她的基因开始产生异变”

    姬凌霄狠狠一怔:“怎么会这样?有生命危险吗?是之前注射抗体留下的后遗症还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芈米的基因一直变化的话,恐怕”姜子卿话戛然而止。

    姬凌霄倏地攥紧了双拳,眸色阴沉:“将之前的抗体拿去找人实验。”

    姜子卿点了点头出去了,乔大少看着躺在床上,身上插着各种管子的芈米,拍了拍姬凌霄的肩膀准备出去时,姬凌霄却喊住了他。

    “这段时间,小米米经常受伤,我想带芈米回一趟祖宅。”

    “你想回去看蛊经吗?以前不是不信吗?”乔大少眸色闪过一丝惊讶。

    姬凌霄闭了闭眼:“你去把幕后凶手给我找出来,我就不相信蛊经上的话。”

    乔大少默默点了点头,转身走出去把门带上。姬凌霄握着芈米的手,又检查了一下她的呼吸,这才稍稍安心,连续8天的疲劳一下涌上来,握着芈米的手,睡了过去。

    姬凌霄不想让别人打扰芈米,直到三天后,芈米的情况好转了很多,才让其他人进来。

    一大早,龙二祥伯和何姨过来送饭。

    “怎么瘦成这样了”何姨抹着眼泪,“那么多天没东西吃,没水喝,怎么熬过来的。”

    福伯打断她,“小何,别哭了。”说完看了眼姬凌霄,何姨看到姬凌霄脸色又不好了,赶紧擦干眼泪,将两个保温桶留下,和祥伯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