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64章 :天煞孤星

    “你是知道我要来吗?”芈米坐着出租车刚到姬氏大楼,姬凌霄从里面走出来。

    “这叫心有灵犀。”姬凌霄看着芈米,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现在陆湘还没有找到,他每天24小时手机定位,确定芈米的安全。

    一进办公室,芈米就看到桌子上摆着一个圆形透明鱼缸,里面有几条五颜六色的金鱼。

    “好漂亮的金鱼啊?”

    看芈米很喜欢的样子,姬凌霄笑着问:“喜欢我们就带回家。”

    “喜欢,不过我想拿去研究院做实验。”今天为了试验香水,芈米是拿实验室里姜子卿的金鱼做实验的。

    “好,我让龙二把它送到研究院。”姬凌霄拨通了龙二的内线,龙二得知这缸金鱼的命运要被用去做实验的时候,抽了抽嘴角。

    鱼缸里面有三条品相极好的朱顶紫罗袍娃娃鱼,就凭这个,这一缸金鱼就至少价值百万呐

    姜子卿正在研究玻璃罐里的黑肥尾蝎。

    “明明以前在哪里见过,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他喃喃着,然后就看到龙二捧着一个大鱼缸进来。

    “姜少爷,这是小姐的金鱼,说要放在实验室做研究。”

    “喔。”姜子卿把芈米的办公桌指给他,看着鱼缸里的金鱼问:“我徒弟很喜欢养鱼吗?她平时还养什么?”

    龙二想了想说:“小姐就养了奇奇这一只宠物,自从上次被蛇咬伤以后,她现在好像不太喜欢动物,而且很害怕蛇虫。”

    “害怕蛇虫”姜子卿若有所思。

    等龙二离开后,他突然想起来了,“上一任校长!我在他的办公室里看到过黑肥尾蝎!”!%^*

    芈米跟姬凌霄说了周六要出远门,姬凌霄同意了,“你想去哪?”把她抱到腿上,“我陪你去。”

    “啊?你周六不是要去京都的子公司开会吗?”芈米对姬凌霄的行程一清二楚,因为她还是他的挂名秘书呢。

    “往后推。”姬凌霄毫不在意。

    “那不行。”芈米摇摇头,晃了晃他的胳膊,“你去开会吧,我跟朋友一起出门,不会有危险的,再说了我现在可是名副其实的小毒妻,放心好了,谁敢找我麻烦立刻中毒。”

    “那也要让龙二保护你。”(!&^

    周六的早上,春雨连绵,龙二开着大号房车,载着芈米一行人去了城外的白龙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雨的原因,来白龙寺烧香的人比较少。

    郑茹她们烧香拜完佛打算去求签,芈米还要给姬凌霄求平安符,于是让龙二跟她们一起去求签。

    “记得要问姻缘哦。”芈米笑着对龙二说,龙二脸红了红,最后点了点头。

    郑茹不要脸的靠近他问:“你小子是不是还是处男呢?”

    “别打趣龙二。”芈米是个护犊子的,龙二憋的脸色通红,感激的看了芈米一眼,郑茹哈哈大笑。

    看着她们去求签了,芈米才走进去求平安符。

    芈米诚心祈求了很长时间,跪的膝盖都麻了,最后从大师手中求了一个开光的平安符。

    小心的平安符揣进口袋,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得知郑茹她们正在后院参观寺庙,芈米便去找她们,可是也不知道绕到哪去了。

    到了一处人群较多的地方,芈米看到一个个小房子里,穿着红红绿绿的人坐在里面,似乎是给人求签解签。

    “姑娘要不要算上一卦?我看你天庭圆润,面色微红,气血挺旺,生的贵人之相。”身旁忽然出现一位老人跟自己说话。

    这话听了令人很开心,芈米笑着对老人说:“是算生辰八字吗?”

    “不错。”老人点了点头,芈米于是坐下来:“那你算算吧。”

    老人看了看芈米的右手掌纹:“金鳞绝非池中物,平步青云欲化龙,然错念之间,全看造化。”

    “”芈米眨了眨眼,表示没听懂。

    老人说:“姑娘,这是你的事业线,愿你能一直保持本心。”

    “还有呢?”芈米继续问。

    “其次我看你的婚姻线,你是天阴血,生来会给别人带来好运。”

    芈米眼睛一亮:“真的吗?”

    老人看了芈米一眼,“请你伸出左手。”芈米立刻伸出左手,老人随后说:“你现在的爱人是注定的天煞孤星,你与他在一起,可以为他消灾解难,带来无尽的财富。”

    芈米愣愣的捂着心口,在听到天煞孤星的时候,都吓死了,赶紧问:“那他不会有事吧?”

    “天机不可泄露。”老人神神秘秘的说。

    “那谢谢你啊。”芈米站起来,很大方的给了几张红色老人头,老人家讨生活也不容易,她正准备离开,老人却又喊住了她。

    “姑娘,万物都是相生相克,你能为你现在的爱人消灾解难,那他的灾难必然会反噬到你的身上,那么你就会面临血光之灾。”

    芈米有些不知所措的离开了,郑茹给她打电话,说她们已经回到了宝殿前,她赶紧又朝着原路跑回去,没跑几步,就看到路边有一个坐轮椅的老人。

    芈米本来没在意,只看了一眼,这一看,却瞪大了眼睛,那轮椅上的人不正是前任校长吗?

    “校校长?”朝着那边走过去,芈米发现校长有些不对劲,嘴里说着胡话,看上去神志不清,她正奇怪怎么回事,就突然感觉身后有人靠近。

    芈米迅速转身,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陈少爷把迷药喷向芈米的脸,芈米脚一软倒在地上,昏倒前眼角余光瞥见不远处,有个像鸿鹰的人也倒下了。

    姬凌霄在京都开会,心里总有种不安的感觉,这种不安地感觉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直到龙二的一通电话打过来。

    “少爷,小姐不见了,我们在寺庙的后院,还发现了被蛇咬伤的鸿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