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20章 :亲密昵称

    “现在当然是睡觉了,明天我会跟乔大少说的。”姬凌霄不想芈米苦恼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何况现在是晚上,春宵一刻值千金。

    “可是嗯”芈米还想继续讨论,就被姬凌霄堵回去,“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快干正事。”他在某个字眼上咬的很重,小凌霄一碰到芈米,就起了,反应。

    “嘤不要那个方式。”

    “痒呵呵呵”

    “米儿叫我的名字!”

    “姬凌霄”

    男人快马扬鞭:“不许连名带姓!”

    芈米软软的喊道:“阿霄?”

    “不要跟别人喊一样的。”姬凌霄低着头乱动,芈米抬起脚踢他:“那你还不是让人这样喊了?”

    “宝贝你是不是在吃醋?”姬凌霄抬起头看着芈米,“那是别人叫的,我从来没有回应过。”

    姬凌霄把头低下去,一股热浪很快将芈米淹没,迷蒙的看着姬凌霄:“那我想想吧。”

    要怎么称呼自己的对象?决定回头去贴吧问问。

    “好,慢慢想,要一个最亲密的昵称。”

    第二天芈米中午在学校吃饭的时候,魏晴雅跟她说了第一批普通解酒药,现在已经制作出来了,把检验报告给芈米看了。

    并且准备在春节的时候,正式把解酒药推入市场。!%^*

    这个时间是芈米根据姬凌霄的指点,想到的策略。

    因为市场上的解酒药有很多种类,而且大多数人不会选择吃药,而是会回家煮解酒汤,或者提前吃一些偏方短时间内提升酒量。

    只有在春节这个时候,时机是最好的,人们都忙着出门,面对酒桌的时候,肯定选择解酒药,这个时候推出我们的解酒药,是最合适的。

    普通解酒药,可以达到百杯不倒的效果。

    看完了检测报告,芈米点了点头,但是为了确保这些药品的万无一失,她把报告收了起来,决定回去再好好看看。(!&^

    “你慢慢看。”魏晴雅说,一会还要去谈一些孕妇敏感药。

    “晴雅你不要太相信罗杰。”芈米想起姬凌霄的话,提醒她,“那家伙好像和黑社会有来往。”

    魏晴雅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看的芈米打了个哆嗦。

    下午芈米回研究院,也顺便问了姜博士特效解酒药的制作,姜子卿直接带着她去了51号制药室,这里的制药室都有编号,解酒药的制作就在这一间。

    “我们的天才生化制药师来了。”向宇哲高兴的跟芈米握手,芈米笑着伸出手,觉得向宇哲很有涵养和学识。

    “这是第一批特效解酒药。”向宇哲说。

    他拿出一瓶特效解酒药,里面差不多有五十粒,每一粒大概有豌豆大小,不过却是五颜六色的,跟糖果一样。

    芈米知道向宇哲是国际红十字会的人,特意询问他是否认识一个叫做尚云汐的华人,她一直记着靳大少爷的委托呢。

    向宇哲想了很久最后说不清楚,国际组织的人员,如果不是核心成员的话,流动性非常大。他听说芈米是在找人,也说会在国际红十字会里帮她留意。

    两人也算是结交下了友谊,芈米带走了两瓶解酒药,打算把它分发给朋友。

    晚上姬凌霄有应酬,司机来接的芈米,车刚一停下,爱丽丝就从窗户里冲她挥手,“嗨!”

    “我以为你会和姬凌霄一起去应酬了呢。”芈米坐在她对面,本来想让爱丽丝也试试自己的解酒药呢,因为姬凌霄从来没有一身酒气的回来过,可能是酒量比较好吧。

    特效解酒药无论是喝酒前,还是喝酒后,都适用。

    “我才不去,一桌子男人喝的臭气熏天的,喝完了还会拿女人开玩笑,到时候是个女人都得遭殃。”爱丽丝一脸嫌弃。

    “”是个女人都得遭殃?这话什么意思?芈米愣了愣。

    “就是陪酒女啊。”爱丽丝吐了吐舌头,“酒桌上那些人身旁都有女人陪伴,不知道阿霄会不会碰女人?”

    爱丽丝瞥了芈米一眼,“不过就算阿霄找别的女人,你也没办法的。”

    “”所以你跟我说这些是想提醒我什么?

    “小妹妹!”爱丽丝坐到芈米身旁,芈米对小妹妹这个称呼皱了皱眉。

    爱丽丝小声说:“我们公司公关部的经理罗伊,好像对你朋友有意见。”

    罗伊对我朋友有意见?难道是对晴雅有意见?

    “她说什么了吗?”芈米问。

    爱丽丝点点头:“我听到她跟人打电话的时候,说什么如果不是魏晴雅那个臭丫头,她早就重新夺回郑奕的心,当上郑家的少奶奶了。”

    芈米蹙了蹙眉,没想到罗伊敢说这样的话,还没有放弃?

    “她还说别的了吗?”

    “当然不止这些。”爱丽丝有几分顾虑的说,“她说早晚都要解决那死丫头,把她踩在脚底下。”

    芈米正因为罗伊的话而担心晴雅,爱丽丝又自言自语道:“不过,那个罗伊是在异想天开,痴人说梦,郑氏总裁怎么会娶她呢?”

    她瞥了瞥芈米,“就像阿霄,以后也一定会娶其他财团的千金小姐,这样的婚姻才符合他的身份呢。”

    爱丽丝看到芈米低垂着眼眸,偷偷笑了笑,“所以说,只有清楚自己什么身份的女人,才是最聪明的。”

    一直到晚上九点多,姬凌霄还没有回来,芈米坐在沙发上抱着奇奇眼巴巴的望着门口,她终于体会了一次,等待心爱之人回家的感觉。

    不禁想起上一次等姬凌霄的时候,是不是从那个时候起,自己就已经喜欢上姬凌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