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11章 :以死相逼

    说出这个回答的时候,姬凌霄自己都愣了一秒,是啊,他找到答案了,凭他的毅力,就算是被父亲下药了,也是可以忍过去的,可是讨厌女人的自己,却还是强迫了芈米。

    这说明什么?说明自己当时,就已经对芈米产生了不一样的情绪,姬凌霄此刻很激动,动作也很强势,他也没有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女人。

    看着为自己绽放的女人,姬凌霄的一颗心溢出一种深深的满足感,他不断的一次,又一次。

    直到最后他轻声对芈米说:“你是我的女人,我想要保护你,从此以后,我为你遮风挡雨好不好。”

    芈米的脑子里像是有一道白光闪过,同时听到了这句话,她忍不住抱住了姬凌霄

    所以这个周日,芈米基本都是在床上渡过的,冬日的白天是很短的,等芈米终于从床上下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饿的四肢无力她被姬凌霄抱下楼,喝了一大碗粥才恢复力气。

    姬凌霄就坐在对面,满足的像只吃饱的狮子,精神不知道多好,这家伙的体力好像用不完芈米一边喝粥一遍心中暗骂:禽兽。

    “多吃点,你的体力太差了。”姬凌霄给她夹了一块鱼肉,补充蛋白质,他一直想着给芈米补身体。

    芈米默默的吃东西不说话,太饿了

    远处,装作自拍的爱丽丝,偷偷拍下餐厅里姬凌霄跟芈米吃饭的场景,她冷冷的看着手机里的照片,最后发给了一个人,备注是美国的讨厌女人。

    又开始下雪了。

    “师父,我们这两天改进了这个药,你打算怎么做临床实验啊?”芈米看着桌上黑色瓶颈里的药水,这是她跟姜子卿联手研究的让男人永垂的药。

    “临床试验我会想办法的。”姜子卿做了个“OK”的手势。

    芈米点了点头,自己只知道结果就行了,溜去了另一间实验室,黑恐龙在对那瓶东欧药水进行化验,因为药水只有两百毫升,所以他每次只取一滴水研究。

    “有什么进展吗?”芈米看着那瓶黄色的药水。

    黑恐龙有些兴奋的说:“稍微有点研究进展,我将老鼠药制成液体,然后滴了一滴药水,最后喂给老鼠,那只老鼠安然无事。”

    这个说法,芈米倒是没有多惊讶,当初在拍卖会上,这瓶药水卖出了天价,想必效果是肯定有的。

    只是

    “只是你不应该用来研究它的药效,还是要研究它的成分,成分,成分!”姜子卿从隔壁实验室走过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黑恐龙缩了缩脖子,“我就是在研究它的成分呀,我马上解刨这个老鼠。”

    芈米给了他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其实她也很想研究这瓶药水,可惜得成为研究院的正式成员才有资格。

    得更加努力了,不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将来有一天,可以势均力敌的站在姬凌霄身边。

    因为你,我想要做更好的自己。

    芈米想要更加努力,配得上那样好的姬凌霄,配的上姬凌霄对自己的爱

    中午的时候,芈米接到了魏晴雅的电话,要请她去家里吃饭,芈米有些惊讶,直到跟郑茹到了郑奕的私人别墅,也看到了罗伊,她才觉得魏晴雅是个高手。

    饭桌上,魏晴雅真诚的表示,罗伊在订婚礼上受了伤,是她跟郑奕照顾好在场的宾客,会赔给她所有的医疗费,这件事情一定会由她跟郑奕全程负责,不要在工作上提及。

    而且最重要的是,郑奕也表示以后第九号当铺的管理权,将会交给职业经理人来打理,让罗伊以后有什么事情找职业经理人。

    下午回到学校后,芈米跟郑茹都觉得魏晴雅这招太厉害了。

    “真不愧是我嫂子,不过也得我哥买单也行,你看罗伊当时脸绿成什么样子了。”郑茹关上车门,芈米也走下车,两人走向教室,忽然芈米的手机响了,看到手机上面的号码,她皱了皱眉头。

    “宋晓琪怎么会给你打电话?”郑茹也皱着眉头,“别接了,肯定没好事。”

    芈米点了点头,直接挂断了,可是没走两步路,手机又响起来了。

    “这”芈米叹了口气,滑了接听键。

    “芈米!”宋晓琪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带着嘶吼和尖叫,“我在汪家别墅,我想见你一面,你必须过来,否则,我就从汪家别墅跳下去,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芈米的瞳孔一缩,刚想拒绝,宋晓琪就已经挂了电话。

    “她什么意思?”芈米声音有些颤抖,宋晓琪在以死相逼?

    郑茹安慰芈米:“米米,你先别紧张,宋晓琪已经被汪家人带回去养胎了,她”

    话还没说完,芈米的手机又响了,是她们四个人以前的聊天群,宋晓琪发来了一张照片,只一眼,芈米就把手机丢了,郑茹也皱着眉。

    照片里,宋晓琪站在天台上,双眼空洞,衣衫破旧,脸上肮脏

    芈米有些颤抖,她回拨给宋晓琪。

    “你过来了吗?”宋晓琪问她。

    “我为什么要过去?你想干什么与我有关系吗?”芈米近乎绝望,你拿自己的生死来逼我,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说了,我要见你,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宋晓琪的声音阴森森的。

    芈米轻笑一声:“你以为,我怕鬼吗?”

    你今天的下场,都是你咎由自取。

    芈米挂了电话,却颤抖的蹲下身,抱着头,全身好像麻木了一样,宋晓琪要以死相逼,她究竟还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