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10章 :以吻封缄

    “你躲在这里干嘛?”姬凌霄打开衣帽间的柜子,看到芈米正坐在里面写什么东西,好像是日记本?

    芈米吓了一跳,没想到躲在衣柜里也被发现了,赶紧把日记本藏在身后,“我在找衣服呢。”她从衣柜里出来,推着姬凌霄往外走。

    姬凌霄觉得芈米从饭店回来以后,就好像有心事,她不是一个善于掩盖心事的人,但是却也不会轻易跟别人说。

    “你是不是在想什么心事?”姬凌霄拉着芈米坐在床边,把她抱在自己的腿上坐着。

    芈米躲着不想让他抱:“今晚不是七七之数,我也还没有洗澡。”

    “别拿这俩个理由搪塞,我都不介意。”姬凌霄反身把芈米压下,黑眸盯着她,“你昨天晚上还跟我告白呢,难道忘记了?”

    “胡胡说,我哪有”芈米侧过脸不想理他,今天爱丽丝说的话,让她有些心烦意乱。

    姬凌霄脸黑了:“你想反悔吗?早知道就该录音了。”死死把人抱在怀里,狠狠的吻下去。

    “既然如此,我就帮你回忆回忆。”

    “不行唔”姬凌霄以吻封缄,他心里那叫一个恼火呀,小女人竟然敢忘记跟自己告白这件事情?

    芈米其实不是忘记了,只是有些心烦意乱,才打哈哈的,可是没想到姬凌霄不依不挠,一直要她记起来。

    到最后,芈米哭腔求饶,姬凌霄咬着她的耳垂,

    贴着她问:“想起来了没有?”

    “想想起来了。”芈米有些委屈的看着他,可是眼神在姬凌霄看来简直就是勾人的小妖精。

    直接抱着芈米坐起来,芈米惊叫一声,咬住了姬凌霄的耳垂,男人狠狠喘一声气息。

    下一秒芈米的身体就被抛上去,她只有环着姬凌霄的脖子。

    “米儿,再说一遍你喜欢我。”姬凌霄加快速度。动了动。

    芈米已经被折腾的没有力气了,根本不想说话,可是姬凌霄却更加疯狂了。

    她只好乖乖投降,声音软绵绵的:“我喜欢你姬凌霄我喜欢你。”

    姬凌霄满意了,却还是没有松开芈米,芈米有气无力的垂了姬凌霄的肩膀,最后软软的在他怀里睡过去。

    这一觉,芈米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她猛的睁开眼:“糟了,要迟到了。”刚要从床上跳起来,就被一个强有力的胳膊拽了回去。

    “周日呢,小傻瓜。”姬凌霄箍住芈米的双手双脚,芈米松了一口气,翻了个身准备起来吃饭,姬凌霄却抱着她,“让我再抱一会。”

    “你”芈米发现自己没,穿衣服,姬凌霄也一样

    姬凌霄看着她,揉着她的发:“我昨天晚上录音了,你说喜欢我的,不准再反悔了。”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反悔,芈米在心里说了这句话,纤长的手划过他的胸膛,那里有一个太阳形状的图腾。

    “姬凌霄,”芈米喊他,“你有没有想过,你帮我报复苏启年,帮我报复苏浩,甚至是白瑞恩的事情,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吗?”

    他是个商人,如果被人发现做这些“不干净”的事情,会玷污名声的。

    姬凌霄刮了刮她的鼻子:“你是我的女人,你被别人欺负了,我难道能忍吗?对他们的惩罚,已经是看在你跟他们有血缘关系的份上,从轻处理了。”

    芈米眼眶有些热:“所以你爱我对不对?”

    “傻瓜,你怎么也忘记我对你的告白了?”姬凌霄亲吻她的眉眼,温柔缱绻的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我这里,只有你一个人能进来。”

    很久以前,姬凌霄就试验过了,自己对其他女人根本没有感觉,对其他女人的身体只感到恶心。

    但是芈米不一样,他看到芈米就想要,就像把她留在身边,想好好爱她,对她好,更想在bed上面狠狠的欺负她。

    “我爱你。”姬凌霄缓缓吐出三个字。芈米呼吸一滞,把头埋进他怀里,不管以后怎么样,至少姬凌霄是爱过自己的,就够了。

    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米儿,你怎么了?”姬凌霄亲昵的喊着她,想知道芈米究竟怎么了。

    “没事。”芈米忍着想哭的冲动,赶紧调整情绪,打算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跟姬凌霄说自己左眼的事情。

    “你让我看看你的背。”芈米忽然想起枪疤的事情。姬凌霄身子明显一顿,拉住她的手:“没什么好看的,就是有几道疤而已。”

    “你让我看看!”芈米皱着眉,姬凌霄叹了口气,只好把身子转过去,芈米只看了一眼,就捂着嘴叫出来:“天啊!怎么会这样?”

    触目惊心的一道道的伤疤,铺满姬凌霄整个后背,但这些疤痕比较浅,他的背中间有一块圆形褶皱疤痕,异常显眼。

    “谁欺负你吗?”芈米轻轻的将手放上去,这应该就是枪疤,还有这些疤痕,一看就是很多年的旧伤,轻轻触摸,芈米只觉得一颗心疼了起来。

    “小时候被绑架,绑匪打的。”姬凌霄转身抱着她躺下去,拉过被子盖好。

    “小时候被绑架吗?”芈米抱着他,用手在他背后描绘枪疤的轮廓,感谢姬凌霄当时平安无事

    “大概七岁左右吧。”姬凌霄不在意的轻笑一声。

    “那么小,一定很疼。”芈米的声音有些哽咽,轻轻摸着疤痕,仿佛一用力,姬凌霄就好疼一样。

    “是啊,当时挺疼的。”姬凌霄低头亲了芈米一下,翻身而上,“米儿,你快点安慰我当时受伤的心灵。”

    说完手就不老实了,芈米本来还心疼又难过的,被他温柔的爱意融化,沉迷在恩爱里。

    姬凌霄捏着她的柔软:“米儿,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我不知道啊那你呢”芈米与不成调,赶紧捂着嘴,姬凌霄将她的手高高举起来,“我也不知道,或许当初第一次见到你,在车里的时候,就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