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94章 :博弈赌神(上)

    靳氏少当家靳传星除了在商业上被称之为商业奇才以外,还有一个圈内人都知道的外号:赌神

    据说他在赌场内,凡是跟别人对赌几乎没有输过,堪称赌神。

    但是芈米觉得眼下赌大小,他们两个人胜负的概率是一样的,算是赌场里比较公平的博弈了。

    所以,即便靳大少爷有赌神之称又如何?

    “你们先。”靳传星客气的礼让,端起手边的茶抿了一口。

    姬凌霄看向芈米:“你觉得押大押小?”

    真要问我意见啊?芈米拨了拨头发,盯着桌上的骰盅,眼里闪过一道金色的暗芒,刚才有一瞬间,好像看到了骰盅里的色子!

    忽然握紧了姬凌霄的手,芈米闭上眼睛又睁开,继续紧紧盯着桌子上的骰盅。靳传星倏地抬头看向芈米,刚才好像看到她的眼睛里闪过的那道金光?

    “要不押大吧。”芈米小声跟姬凌霄说,手心微微颤抖她好像看到了骰盅里色子的点数了,但是只有一瞬间,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还是跟左边的眼睛有关?

    每次当自己聚精会神看着一样东西的时候,视力就会出现一瞬间的恍惚现象,左眼是金色异瞳的事情,母亲在世时也一直都在找原因,芈米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押大。”姬凌霄握着芈米的手,“输赢无所谓,你不要紧张。”

    靳传星自然是押小,骰盅打开的时候,芈米看到三颗色子上的点数:二、三、三

    “二三三点小!”芈米心里惊了一下竟然跟自己刚才恍惚中看到点数一样!

    因为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所以刚才跟姬凌霄说押大,可是没想到点数真的是小!

    第二场,靳传星扔了二十万筹码,继续押小。姬凌霄跟了二十万,押大。

    芈米盯着骰盅,那种恍惚的现象又出现了,模糊的看到了骰盅里色子的点数。

    一旁的鸿鹰瞥了瞥芈米,觉得她有些不对劲。

    芈米眨了眨眼,刚才看到的点数好像是一、二、三

    “一二三点小。”泰国女人将骰盅举起来,报出了点数。

    手心出了一点虚汗,芈米屏住呼吸,继续看第三场。姬凌霄跟自己说话都没有听到,直到脸颊被微凉的唇触碰了一下,芈米才回过神。

    这家伙刚才在干什么?

    “霄少,你有必要这么撒狗粮吗?”靳传星单手指了指吐槽,并扔了三十万的筹码。

    姬凌霄完全没管他的吐槽,扔了五十万筹码:“我这不叫撒狗粮,我这是从我的幸运女神获取好运。”

    去你的,就是占便宜,芈米心里腹诽。盯着骰盅,这次依旧是赢家先押,靳传星依旧押小,芈米皱了皱眉,这次看到的骰子点数还是小。

    眼看着姬凌霄已经输掉了九十万筹码,芈米有些着急,已经连输三场了。

    靳传星吩咐手下上茶,趁着这个休息的时间,芈米去了一趟洗手间。

    在洗手台前面,芈米那手帕沾水揉了揉眼睛。左眼只在伤心流泪的时候才会显示出金色瞳仁,芈米分析的原因是自己在哭的时候,神经元比较脆弱,与大脑内的眼球视力神经对接,才会显现这种情况。

    一双大手从背后抱住了自己,芈米吓的一缩,不过下一秒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是不是在替我感到着急了?”姬凌霄抱着芈米,在她耳边说话,看着她的侧脸,睫毛又长又弯,垂眸的时候打下一层阴影。

    芈米转过身看着姬凌霄,摇头说:“我一点都不担心你会输钱,靳大少是个很有气质很有涵养的人,你刚才连输了三场,他都借着休息的名义给你找了个台阶下呢。”

    像这种高贵而又气质的男人,芈米觉得不愧是真正的名门世家。

    姬凌霄听见芈米夸赞别人,冷冷的勾了勾唇:“是吗?”

    这语气,怎么有点不对劲啊芈米心里颤了颤。姬凌霄伸手扣住芈米的后脑勺,对着她的嘴唇咬下去。

    “唔好痛!”芈米差点哭出来。

    姬凌霄用拇指摩挲着她红肿的唇,很显然是报复小丫头夸奖别的男人,她可没这样夸过自己呢。

    却还是恶狠狠的说:“我现在是个病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疯,我的病,只有你能治了,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

    你身体上哪有什么病?芈米虽然想问,但是又气的不想说话,跺跺脚想跑出去,却又被姬凌霄拉住抱在怀里。

    “要不我让你咬回来?”

    “”芈米真想揍他。

    姬凌霄抱着芈米,嗅着她的发香,他也知道刚才的做法不对,但是他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甚至有时候他也会怀疑,自己对芈米的疯狂占有欲,是不是也是一种病?

    过了十分钟,两人才和好似的走出洗手间,鸿鹰正靠在走廊里打电话,见到他们出来,挂了电话。

    “霄少,赌场这种地方,您还是少涉足比较好。”鸿鹰说的是敬语,芈米有些惊讶,能让国安处的人如此尊敬的,那姬凌霄的身份,一定不止是普通的商业大佬这么简单

    “多管闲事。”姬凌霄冷冷的吐了几个字。

    再回到赌桌上,靳传星正站在窗边,手中夹着一根烟,烟雾缭绕,芈米觉得他的背影看上去有些哀伤。

    “他太自负了,不相信自己的妻子,结果他妻子丢下他和儿子,跟别人私奔了。”姬凌霄毫不客气的揭露靳传星的过去。

    芈米咋舌不不会吧,心里有点小八卦,但是现在是别人家的地盘,还是不要问了

    靳传星坐下来,泰国女人开始新一轮摇色子。芈米紧紧的盯着骰盅,眨了眨眼睛,她确定自己是真的能够看到骰盅里的点数了。

    四五六点大。

    姬凌霄手中只有十万筹码了,芈米在看到靳传星这一次也只扔了十万筹码押小后,心里松了一口气。

    当要揭开骰盅的时候,芈米紧张的握住姬凌霄的手,心中默念:文财神比干李诡祖,武财神关羽赵公明,千万别出错啊。

    因为太紧张了,以至于姬凌霄又在自己脸上亲吻了一下,芈米都没有发现,她的眼睛忽然睁大,盯着骰子上的点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