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93章 :年度笑话

    “你怎么是你?”宋晓琪惊恐地盯着汪柏良,“你胡说什么?我不认识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代孕协议,你不要污蔑我。”

    为什么汪柏良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宋晓琪吓得六神无主。

    台上的大屏幕突然亮起,紧接着一段监控画面出现了。宋晓琪脸色惨白!

    那是魅色包间,白瑞希跟宋晓在喝酒,后来白瑞希喝醉后倒在床上,宋晓琪很快的脱了衣服,接着又去脱白瑞希的,可是却怎么也没有成功,只能将他的上衣脱掉。

    再然后宋晓琪拿着白瑞希的房卡,真空套着一件大衣就出门了,不到半个小时,宋晓琪再度出现在房间,手中拿着一瓶红色的饮料。

    宋晓琪将红色的饮料倒在床单上,又倒在白瑞希的衣服上,最后她自己也躺到了床上。

    “原来新娘是个婊子啊。”台下的宾客开始议论纷纷。

    “竟然是个酒吧里的公主,亏我还以为她是个上流社会的小姐呢?”

    “那新娘肚子里的孩子不就是假的了吗。”

    “这种女人真是贱。”

    所有的人看到了屏幕上的画面,宋晓琪惊恐的看向远处的白瑞希,他早就知道了那天晚上的一切?为什么还要结婚,这样对白家的声望也会产生不良影响吧?莫非……,宋晓琪不敢再往下想,她感到了恐惧!

    她在魅色跳过脱衣舞,所以知道,魅色夜总会那种地方,到处都是摄像头,包括房间里面,也有摄像头。

    就是为了拍下房间里面的露骨视频,卖给别人,这是魅色里面的灰色产业带。

    “你早就知道了,”宋晓琪伸手指着白瑞希,“原来你是在耍我?”

    “宋晓琪,亏你有点小聪明,只可惜,你心思不纯,处心积虑的想害人。”白瑞希冷笑。

    台下,郑茹拍了拍桌子,“原来白瑞希是被宋晓琪设计了,不得不娶她呀,那今天在婚礼上,将这些真相摆在大家面前,宋晓琪从此以后再也抬不起头了。”

    “愚蠢的你,到现在才知道。”乔大少咧嘴对着郑茹呵呵直笑,“白瑞希拉你过来,就是为了见证这一刻的。”

    台上,宋晓琪气的浑身发抖,那天晚上的一切都是假的,白瑞希是故意醉酒的,难怪没有办法脱掉他的衣服

    或许这一切,是白瑞希设计好的,让自己在所有人面前丢脸!

    宋晓琪看着周围的记者和摄像机,声音尖锐:“你们不准拍!刚才那些都是假的!假的!”

    她死死的盯着白瑞希:“你不愿意对我和肚子里的孩子负责,做一个虚假的监控视频来摆脱我吗?”

    不甘心,好不甘心,明明快要成功了,为什么最后还是没有嫁给白瑞希?

    甚至被他亲手打下地狱!

    白瑞希从桌子上拿起话筒:“这些监控视频是我从魅色夜总会拿到的,怎么,难道还要再把你跳脱衣舞,跟别的男人苟且的监控放出来,你才死心吗?”

    一语道出,所有人盯着宋晓琪的目光充斥着鄙夷,讽刺。

    在他们看来,这是一场心机女策划的骗局,目的就是为了嫁入豪门。

    还好新郎及时发现了真相,也就有了今天这样一场笑话。

    难怪今天白董事长没有出席婚礼,看来是早就知道新娘的人品,也知道儿子会做出什么事情,像这种心机女人的做法,如果法律可以判刑的话,应该是无期徒刑。

    台下嘲讽的声音不断,宋晓琪气的脸色铁青,紧紧掐着手心,还想要继续反驳的时候,突然台下有人将饮料泼到她身上。

    “啊!”宋晓琪惨叫一声,接着更有人将桌上的菜也砸到她的婚纱上。

    “不要弄脏我的婚纱!”宋晓琪抱起厚厚的裙摆,赶紧跑下台,汪柏良拽着她的胳膊。

    “想跑?我告诉你,乖乖的跟老子回去,你肚子里的孩子还是我们汪家的呢。”他喊来两个手下直接把宋晓琪押走。

    宋晓琪被带走,却还一边拼命挣扎大喊:“白瑞希,你怎么能让别人这么对我,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啊!”

    白瑞希冷哼:“既然你这么不死心,以后就在汪家待着,慢慢的死心吧。”

    洲际酒店内的婚礼就这样笑话般的收场,所有的宾客和媒体记者都看了一场笑话,那个叫做宋晓琪的女人,成为了他们口中的笑话。

    而芈米完全不知道这边的情况,更不知道这是此刻陪在她身边的男人,为她报仇,而策划的一场局。

    芈米正看向赌桌上的骰子和器皿。他们面前摆着一百万的筹码,这正是吴圆奉靳传星的命令送来的。

    “骰宝,赌大小。”靳传星看着他俩。手下吴圆打了个手势,从外面进来一个穿着泰国传统服饰的漂亮女人,芈米盯着这个女人,发现她竟然有喉结

    姬凌霄搂着芈米在她耳边小声说:“刚才在休息区亲你的时候被人看到了,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一会押大押小,你说了算。”

    芈米瞪了他一眼,却又因为脸红的原因,带着有几分娇嗔,看的姬凌霄真想把人抱着狂亲。

    “萨瓦迪卡。”泰国女人朝两边行了一个礼,靳传星点了点头,于是泰国女人便拿起器皿盖住骰子,赌局开始。

    一阵摇色子的声音响起,芈米两眼放光的盯着泰国女人挥舞在空中的手。

    真的有人可以高举着骰盅摇色子,开口朝下,色子却不会掉下来,当然那速度也是相当的快!

    芈米紧紧盯着她手中的骰盅,直到一声响,泰国女人将骰盅磕在桌子上。

    “两方可以下注了。”泰国女人说,并朝他们点头。

    靳传星扔了一个十万的筹码,“霄少难道不打算去换一些筹码吗?”

    言下之意就是姬凌霄会输。

    姬凌霄修长的手指挥出了两个筹码出去,“传闻靳少是港圈赌神,不如今天我就来打破你逢赌必赢的神话。”

    言外之意就是挑衅你。

    芈米的嘴角抽了抽,看这样子,两个人是杠上了呀

    一旁的鸿鹰目光直直的盯着赌桌,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