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62章 :同泡温泉

    小木屋别墅后院里,芈米裹着块浴巾坐进温泉里,时刻盯着身后的门,生怕姬凌霄会突然回来。

    温泉水好舒服啊,夜色下,昏黄的灯光打在水面上,加上水汽蒙蒙,芈米在里面一围着池边一圈一圈的游,想起小时候,也跟妈妈一起去泡过温泉的场景。

    后院的这个天然温泉洞眼很大,一直连着远处的林木,中间还有一面墙,芈米慢慢的游过去,看到墙上面挂着各种珊瑚装饰品,芈米刚想站起来观赏一下,结果脚下踩到什么东西。

    池面上雾气很浓,又是晚上,视线被影响,芈米挪开脚,把手探进水里摸了摸:“什么东西?”

    “我的身体你摸着还满意吗?”低沉的男音在耳边响起。

    芈米吓得手一缩,姬凌霄怎么会在这里?她转身就想跑,结果腰被扣住。

    姬凌霄的笑声传来,看到芈米羞红的脸,调戏她:“怎么,害羞了吗?刚才摸我的时候,脸都没红呢。”

    “你谁知道是你啊我还以为是鱼呢”芈米结结巴巴的想推开他。

    “鱼?”姬凌霄的声音带着蛊惑,手里拿着个什么东西放到芈米面前,“我们现在的样子确实像是两条鱼。”借着散步的名义先偷偷潜入进来,就是为了跟芈米一起泡温泉。

    “毛巾给我!”芈米浑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急忙从姬凌霄手里拿过毛巾把自己裹起来,同时她也想到了今天是七七之数,准备游出去。

    姬凌霄似乎猜到芈米的想法,在她腰上的软肉上捏了一下,“这里的温泉水可以使人的血液通畅,多泡一会儿对身体有好处,你是医学这个应该知道吧。”

    由不得芈米拒绝,姬凌霄抱着她靠在墙边,低头看着芈米红的跟苹果一样的小脸蛋,姬凌霄的手也开始不老实了。

    芈米嘤咛一声,浑身软绵绵的靠进姬凌霄怀里,姬凌霄亲吻着她的肌肤,大手摸着光洁的背,觉得爱不释手。

    “别”不知道为什么,芈米忽然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弓起身子。

    “好,我不乱来。”姬凌霄听到芈米的抗拒,立刻放开了她,抬头,看到芈米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姬凌霄摸了摸芈米的额头,生怕她是不是发烧了,上次发烧可是差点要了芈米的命。

    芈米捂着肚子,忽然想到了什么,瞳孔一缩。

    一道红线在水底冒了出来,像烟雾弹一般散开,来事了

    姬凌霄看着低头的芈米,唇角笑了笑,“女生这个时候容易体寒,更要泡温泉了,这里的泉水,我让人精心处理过了,很干净的,另外水质也让姜博士检测过了,含有很多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

    小心的让芈米靠在墙边缘,姬凌霄想起芈米上次生病,现在他绝不会在这种时候伤害芈米。

    芈米的脸红的像煮熟了一样,低头看着水面,怎么最近总是这么尴尬呢

    “你先泡一会,我去一趟屋内。”姬凌霄起身走出温泉,低头看了看自己,这温泉再泡下去,他全身就要因芈米沸腾了,大步走进屋内去冲冷水澡。

    没了姬凌霄,芈米松了口气,舒舒服服的躺在温泉里。

    十分钟的冷水澡冲完,姬凌霄感觉还是很热,只好继续冲,心想着等下次再带芈米过来泡温泉吧。

    “啊!”一声尖叫传来,姬凌霄陡然一颤,这是芈米的声音,立刻拿起睡袍套在身上冲了出去。

    “芈米!”姬凌霄冲出来,芈米裹着浴巾,张皇失措的望屋内跑,姬凌霄感觉抱住她。

    “姬凌霄”芈米脸色有些白,慌张的拉着他。

    姬凌霄拿了一件外套裹在她身上,“发生什么事了?”

    “外面温泉里有个男人”芈米指着屋外。

    温泉池水面上,飘着一个黑衣男人,奄奄一息,浑身是血,染红了池中的水。

    姬凌霄全身戒备,眼里迸发出冷冽的寒光,经过以前跟乔大少刀口舔血的历练,令他反应十分迅速,将芈米拉到身后。

    在芈米尖叫声中,水池里的男人忽然动了动,声音低微:“救我”

    “芈米,你先进木屋里去,我来处理。”姬凌霄只想宰了这个突然闯进来的男人,他一定是逆水游过来的,姬凌霄高手逃生,总是逆向思维,逆水而上,抓捕的人多数是惯性思维,顺水寻找。

    芈米看着姬凌霄,又看了看水中昏迷过去的男人,这会也没那么害怕了。

    “我要救他。”芈米跳入水中,把这个男人救起来。

    芈米曾经深刻的体会过那种,在绝境中想要向人求救的感觉。

    姬凌霄赶紧跟她一起跳进去,将那人拖到地面上。

    芈米发现男人身上有很多细长的伤口,每一道伤口都不致命,但是他浑身上下,伤口太多,就算不会立刻死,也会因为失血过多死亡。

    “姬凌霄,你快给三兄弟打电话,让他们从山下带医药工具箱上来,先用木屋里的紧急药箱进行简单处理,如果他在三兄弟赶来之前还没死,我们就救他一命。”

    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厮杀的江湖恩怨,但芈米也能猜到这个男人一定不简单。

    而且他身上的伤好像是为了解掉体内的毒,自己用刀划的放血

    姬凌霄看了地上昏迷的男人一眼,回屋内拿电话。

    半个小时后,三兄弟赶过来,他们在屋外给男人包扎伤口,三兄弟也都是学过包扎,处理伤口的技能的。

    同样姬凌霄跟芈米也会,但是姬凌霄是不可能帮这个陌生男人的,更不可让芈米碰这个男人。

    姬凌霄把芈米带进屋内。

    “如果这个男人死了,你会怎么想?”

    “只能说命中有此一劫。”芈米看着自己的手,她见过生死,就是看着自己的母亲,在病床上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可是那个时候自己没有能力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