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48章 :自导自演

    第二天的报纸上,赫然出现了一条新闻:白氏财团的太子爷白瑞希,在姬氏大厦前被人群殴,疑为得罪姬氏总裁姬凌霄。

    乔大少拿着报纸推门,走进姬凌霄的办公室,你的对手很难缠啊,不仅疯狂,而且够狠,对自己也够狠,这苦肉计演的。

    乔大少把报纸扔到他桌子上,“这个白瑞希可真是够棘手的,自导自演一出苦肉戏,不就是想挑拨你跟小米米的关系吗?”

    姬凌霄把报纸扔到地上,“我还以为你会和芈米一样,以为真的是我喊人打他的呢。”

    乔大少痞痞的笑着说,“我还不了解你嘛?你要是真想弄他,哪还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直接就是白氏太子爷暴毙的消息传出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哎,”乔大少的脸上的笑容淡去,“小米米会相信你吗?她肯定会相信白瑞希的。”

    姬凌霄捏了捏眉心没说话,他早就猜出是白瑞希的苦肉计了。

    昨天晚上回去后,芈米一言不发,半夜去芈米房间的时候,发现她把房门反锁了,看来芈米确实是相信白瑞希的。

    他猜到了白瑞希会用这件事情做文章,干脆也没有阻止,一来是为了让白瑞希知道,他的任何举动都撼动不了姬氏的地位。

    二来芈米昨晚报警了,正好让她看看,警察会怎么追究这件事,只要最终这件事情,不会定义到他身上,芈米应该就会相信自己了。

    同一时间,芈米已经站在白瑞希的病房里了。

    “瑞希哥,你的伤”看着白瑞希头上和腿上都缠满纱布,“昨天晚上那些人是谁?”

    “小米,他们是姬凌霄的人。”白瑞希脸色沉痛。

    芈米的心情沉重了一分,咬着牙问:“警察怎么说?”

    “警察?算了,这件事不用报警了,我会跟姬凌霄私了。”白瑞希不知道芈米报了警,昨晚姬凌霄的车离开后,他就命令那几个黑衣人赶紧离开了。

    这一出苦肉计,芈米,抱歉,我骗了你,但是我不后悔,只要你跟姬凌霄之间产生隔阂,只要你离开他

    “瑞希哥,你好好休息,我下次再来看你。”芈米低着头走出病房。

    “小米,你别放在心上,只要你我之间依旧和以前一样,姬凌霄打我也没关系,这点不算什么。”白瑞希冲着芈米的身影喊道。

    等芈米消失后,白瑞希从枕头下拿起一张报纸,抿嘴笑了笑。

    姬凌霄,我才不会忌惮你的身份地位,即便是不择手段又如何,小米是我从小到大的童养媳,我只不会放手。

    而你,恐怕还有一个女人吧

    芈米到了姬氏大厦,因为之前都是龙二或者乔大少带她来的,这次一个人来,前台不让她进去,还叫来了警卫员。

    警卫员也不认识芈米,听说她要找总裁,于是将芈米的到来告诉了总裁的贴身保镖龙三。

    龙三立刻下楼,领着芈米进了总裁专用电梯,警卫员傻眼了,公司前台的妹子也瞪大了眼睛。

    总裁的贴身保镖带着一个女人进了专用电梯?

    难道说那是总裁的女人?

    前段时间公司内有传言说总裁有女人了,可是后来也没再见到了,难不成是真的?

    于是,从警卫处开始,关于姬氏总裁有女人的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传遍了公司。

    姬凌霄不知道芈米为什么会来公司,昨天晚上的表现来看,芈米肯定是不相信自己的,难道这会是来质问自己的?

    “小米米!”乔大少见到芈米,打量了她一会,好像瘦了?

    他瞥了瞥姬凌霄,迎到芈米面前,“来找我的吗?是不是想我了?”

    芈米扔了一份报纸给他,“乔大少,你帮我办一件事情吧。”

    “哟?小米米有事情想请我帮忙呐?”乔大少故作幽默的说,报纸上正是今天的新闻,白瑞希被打的事情。

    这丫头是什么意思呢?

    芈米坐到沙发上,忽视对面的姬凌霄,对着乔大少笑笑:“就是这件事情,你帮我调查一下吧。”

    乔大少拍了拍手,松了口气:“小米米这是相信我们咯?”他冲着沙发上的姬凌霄眨眼睛。

    姬凌霄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俩旁若无人的说话,表情有些阴郁。

    “乔大少我相信你,但是我并不相信他。”芈米呵呵一笑,摇着头说。

    姬凌霄脸色一沉,眉心死死皱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乔大少刚想说话,芈米对他对了个手势,“你先别说话,这件事情我有我的判断。”

    芈米看向姬凌霄,“你也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对一件事情的认知很偏执,我也一样。”

    “偏执?”姬凌霄面无表情,眼底慢慢凝聚起暴风雨。

    “芈米。”乔大少突然喊她。

    芈米有些诧异,乔大少很少连名带姓的叫自己。

    乔大少走到芈米身旁,“每个人对一件事情的看法,有自己的认知没错,但是那都是有原因的。”

    他大概也猜到芈米此行的目的,之前姬凌霄因为照片的事情不相信芈米,现在芈米也借白瑞希被打的事情质疑姬凌霄。

    事实上,芈米的确是有这个想法,姬凌霄不相信我,我又凭什么轻易相信他?

    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怪芈米会这样做,但是她不知道,偏执两个字,对姬凌霄而言,是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