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0章 :醍醐灌顶

    整整一个上午,姬凌霄都陪在身边,一会摸摸芈米的额头想看看她的烧退了没有,一会又捏捏那张脸,觉得怎么看都好看,便又忍不住亲几口。

    一直到下午芈米的烧才退了下去,但是却没有醒来,姬凌霄又开始担心,打电话给姜子卿,对方说只是太累了,他才松了一口气。

    祥伯上来说乔大少来了,姬凌霄俯身在芈米额头亲了一下,又体贴的给她压了压被角,才走下楼。

    祥伯跟在后面不动声色的搓着手心,少爷啊,你终于开窍了

    “小米米没事了吧?”乔大少自觉地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

    姬凌霄把芈米不能随便服用药物的事情告诉他,乔大少急的大喊:“当初小米米生病,服用的抗生剂副作用这么猛吗?万一以后有个头疼脑热怎么办?”

    “这件事情你先不要告诉芈米,我会让姜子卿想办法的。”姬凌霄捏了捏眉心坐下来,芈米现在的情况,都是他当初贸然下决定用药的后果。

    乔大少盯着他打量了半天,姬凌霄斜了他一眼,“有什么话就说。”

    “你不是已经在为公开芈米的身份做准备了吗?难道没想过跟小米米告白?”乔大少将酒一抿而尽,昨天芈米失踪,姬凌霄冲动的样子,他全都看在眼里。

    但是现在两个人的关系偏偏是尴尬的,因为是姬凌霄用协议买下了芈米。

    乔大少这句话如同醍醐灌顶,姬凌霄猛地惊醒,他知道自己对着芈米会烦躁,想要控制住她,是因为喜欢她,可是却没有想过跟她表白心意。

    知道白瑞希替芈米挡住了危险,他会嫉妒和吃醋,怕芈米记得对方的恩情。

    听到芈米受伤和出事时,他的心跳差点就停止,只想着立刻去保护她。

    姬凌霄是个很理性的人,但是他也分析出来,自己一遇到芈米的事情就会变得不受控制,就会变得暴躁容易冲动,那是因为自己不仅仅是喜欢芈米,而是已经爱上了她,爱惨了她。

    自从项辉的事情以后,姬凌霄就开始打算宣示对芈米的主权,让所有人都知道芈米是他的人,不许别的男人靠近。

    姬凌霄勾了勾嘴角,自己想好了公开芈米的身份,可是为什么没有想过跟芈米表白呢?

    芈米有反应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她又饿又乏,慢慢睁开眼睛。

    “醒了?”姬凌霄坐在床边看着她。

    芈米愣愣的看了姬凌霄好一会,就在姬凌霄想要伸手摸摸她的额头时,芈米揉了揉眼睛,“姬凌霄,你这个混蛋。”

    拉过被子,芈米又准备睡觉。

    “”姬凌霄的嘴角微抽,这场景怎么有点似曾相识?

    他记得,芈米上次生病的时候,醒来的第一句也是这么骂自己的。

    姬凌霄低笑一声,摸了摸芈米的额头:“还睡吗?饿不饿?”

    “饿的前胸贴后背了。”芈米睁开眼睛,然后慢慢坐起来,“不对你我”

    “这是在家里,我的房间。”姬凌霄摁住她的肩膀,姜子卿下午的时候打过电话,说芈米醒来以后可能会记忆混乱。

    “你房间?那我我”芈米怔住了,结结巴巴。

    “你还记得昨晚的事情吗?”

    芈米的脸色瞬间惨白,抓住姬凌霄的胳膊:“苏启年苏启年要把我送给汪家”

    姬凌霄的心一颤,芈米的记忆不会停留在那个时候吧?

    “白瑞恩想侵犯我!”芈米大喊,眼泪一滴滴的掉下来,“还有苏浩想强奸我,还要拍照”说到这,芈米接近崩溃。

    “都过去了,你别怕,他们什么也没做,我把你救回来了。”姬凌霄小心的将芈米抱进怀里,她的眼泪就像针一样扎着自己的心。

    “不对,我好像被人侵犯了,在车里面在一辆车里面”芈米的眼泪更凶了,她挣开姬凌霄的怀抱,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双手狠狠捏着自己的皮肤,“我身上好脏好脏”

    “芈米对不起”姬凌霄握紧她的手,心痛的不能自已,芈米一定是忘记自己了,却还记得自己在车内侵犯过她。

    “你放开我!救命啊!”芈米大喊,一口咬住了姬凌霄的手腕,姬凌霄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可是很快芈米就松口,整个人往后栽倒。

    “芈米?芈米!”

    姬凌霄吓坏了,赶紧抱起芈米开车送去研究院,路上发现她又开始发烧,一直到了研究院人都没有醒过来。

    姜子卿已经带着研究院的医学博士在那里等着。

    抽血,化验,仔细检查之后,一位年长的女医生告诉他,发烧是因为芈米的子宫严重感染,责备他是不是夫妻生活不注意,或者是来例假的时候没注意卫生。

    “你们这些恶心的男人,自顾着自己,不知道女人每次流血很痛苦吗?”

    姬凌霄身体僵硬的站在那儿,本来因为医生那句夫妻生活,而冒出的窃喜瞬间消失,只剩后悔。

    他想起一开始的时候,芈米来了例假,他那个时候根本没有考虑过她的身体,以及上次偷听芈米的电话,跟她发生争吵时,也粗暴的对待她

    自打芈米认识自己以后,好像就经常生病,而且每次都很危险,姬凌霄在心里把自己骂个半死。

    坐在床边陪到天亮,姬凌霄心里忐忑不安,想跟芈米道歉,可是又害怕她醒来,记忆停留在一开始的时候该怎么办?

    虽然芈米现在对自己依旧没有好感,但是总比他们最先认识的时候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