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15章 :我忍不住

    “你你怎么了?”芈米感觉到姬凌霄的身体有些烫。

    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姬凌霄的额头,芈米一动,姬凌霄浑身的火烧的更旺了,一把扣住芈米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

    “啊”芈米喊了一声,手上传来温热的感觉,姬凌霄吻着芈米的手,低声道:“我忍不住了。”

    “什什么忍不住?啊!”芈米还没明白,她就清楚的感受到,一股火焰。

    芈米的脸瞬间发热发烫,如果不是因为房间里很黑,就能看到她的脸已红的跟个煮熟的虾子一样。

    “我我没有洗澡。”知道了他的企图,芈米羞涩的开口。

    “不管你有没有洗澡,我都喜欢。”姬凌霄的吻急促的落下来,火热而汹涌。

    芈米攥紧了手指,虽然跟这个男人做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她还是很紧张,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黑暗的房间里,渐渐充斥着暧昧旖旎的气息,喘息声淹没了一切。

    姬凌霄的吻落在芈米的身上,紧紧抱着她,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每一个动作都带着深沉的爱。

    “芈米”姬凌霄情动之时,喊着她的名字,一遍一遍的吻着她的脸。

    “啊”芈米情不自禁的抱着姬凌霄的后背,似乎也沉沦在这场情爱里。

    姬凌霄吻着芈米额头,摩挲着白纱,眼底划过一道阴冷,“你这次受伤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他的语气带着坚定。

    “好”芈米看着男人黑色的眼睛,往他怀里缩了缩。

    两个人的非常契合

    相拥的两个人就这样一直睡到天亮,连乔大少敲门都没听到。

    “怎么不给我开门?姬凌霄你”冲进来的乔大少在看在床上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时,话就堵在了嗓子眼。

    他这一喊,倒是把那两个人喊醒了,芈米揉了揉眼睛,却对上姬凌霄的脸,又看到乔大少站在床边冲自己咧着嘴呵呵笑。

    芈米的脸刷的红了,钻进被子里装死。

    姬凌霄瞪着乔大少:“你就不知道敲门吗?”

    “我敲了啊,你们太累了,没听到!”乔大少嘿嘿的笑。

    姬凌霄穿好衣服,发现被子里的芈米又睡着了,于是替她盖好被子,然后跟乔大少出去了。

    “白瑞恩的脑袋受了重伤,一直都没醒,你打算怎么办?”离开病房,乔大少不在嬉皮笑脸,而是严肃的问。

    他也知道了当时还有第三个人在场,那个推倒芈米的人,也重伤了白瑞恩,所以那个人,要么就是为了杀人灭口,要么就是也跟白瑞恩有仇。

    但是当时的情况看来,那个人如果想杀人灭口,芈米就不可能还活着,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个人也跟白瑞恩有仇。

    姬凌霄也想到了这里,他冷笑着说:“没醒?哼,那就让他的母亲,让白家先替他还债吧。”

    “前阵子我们的子公司掐断了跟白氏的合作,白氏的海外市场扩展计划也停止了,外部已经资金断裂,加上前段时间白氏内部发生了药品质量问题,如今他们内部也出现了动荡。”

    车内,姬凌霄听完龙一的汇报,挑着嘴角笑了笑:“放消息出去,谁支援白氏,就是跟姬氏过不去。”

    “好的,少爷。”

    芈米在研究院的特级病房里待了半个月,头上的伤总算可以去纱了,姜博士的药非常好用,额头上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在镜子里看着光洁的额头,芈米感慨道:“还好没留疤。”

    毕竟女孩子心底都是爱美的嘛。

    “我不会让你的身上留疤的。”姬凌霄对着芈米说。

    芈米的脸上染上红晕,那天在他怀里醒来的事情,让芈米纠结了好几天,好在那天是他们本该履行恩爱的日子。

    住院的这些日子,跟姬凌霄接触很多,一日三餐都是他送过来,还送了一部新的手机,那是一部特别定制的手机,她有些意外。

    今天终于出院了,半个月没跟外面接触了,芈米走出研究院,深呼吸一口外面的空气。

    接着跟姬凌霄一起回到庄园,看到了祥伯跟何阿姨,还有奇奇,芈米又瞅了瞅身边的高大男人,眼角有些湿润,心里好像有种回家的感觉。

    那个时候,芈米还不知道,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姬家当成了真正的家。

    又休息了一天之后,芈米继续回学校上课。

    “小姐姐,你终于来上课了,进了研究院都把我给忘了吧?”郑茹捏着芈米的脸,她不知道芈米受伤的事情,姬凌霄让姜子卿以学术研究为由,为芈米在学校请假了。

    “哪有啊。”芈米给了郑茹一个熊抱,半个月没见,也很想她。

    “唉,真是的,你有事,佳宁也不在,晓琪就别提了,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最近发生的新闻可多着呢。”郑茹抱怨道。

    “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了?”

    郑茹扔过来一叠报纸:“白家要垮了,白瑞恩好像也要进监狱,而且据说他不是白董事长的亲儿子,而是白董事长的侄子,现在白瑞恩已经从白家除名了。”

    白瑞恩不是白董事长的亲儿子,这件事情芈米小时候就知道了,她没有多惊讶。

    “白家要垮了?”芈米震惊的是这个。

    然而,没等芈米多想,白父就已经亲自来学校找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