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13章 :东欧药水

    “我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脸,就被推倒了。”芈米垂着眼睛。

    姬凌霄伸手想摸摸芈米的脸,知道她的心情一定不好。

    可是芈米却突然抬头说,“对不起,昨天晚上,又耽搁了履行义务的时间”

    姬凌霄的眼角颤了一下,果然,自己说的话,对她造成影响了。

    “那我现在履行吧。”芈米深呼吸一口气,不去看姬凌霄,然后开始脱衣服。

    “不用了。”姬凌霄制止她的行动。

    芈米把手抽开,面目表情,“哦,对了,你说过,你不喜欢和受伤的人做。”

    姬凌霄的眉峰高高皱起,他猛地抱住了芈米,“对不起。”

    芈米身体一僵,这是怎么了?

    姬凌霄的呼吸打在芈米的耳后,低沉的嗓音道:“对不起,那天在病房跟你说的话,你都忘了吧,本以为那样就不会有人再针对你。”

    你都忘了吧,芈米听到这个男人说,她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因为自己从来没有猜透过姬凌霄的心思,也根本就不了解这个男人。

    芈米只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的情绪,开始因为姬凌霄说的话而有所牵动。

    姬凌霄说,你只是唤醒祖蛊的工具时,她的心会很痛。

    姬凌霄说,不想跟因为你受伤而耽误履行义务的时间,她会好难过好难过。

    芈米任由姬凌霄抱着,这个怀抱好像已经接触过很多次了,嗅着他身上好闻的古龙香水味,她觉得好温暖。

    姬凌霄听到怀里的女孩在低声的抽泣,他收紧双臂抱着她。

    听到她受伤的消息后,他迅速赶回来,自己想要保护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伤,姬凌霄心疼之余,更多的是自责。

    不知过来多久,姬凌霄裹着被子,将睡着的芈米抱出病房。

    一直等在门外的乔大少和姜子卿已经备好了车,直接去了研究院的特级护养病房。

    芈米受伤的事情,被姬凌霄封锁了消息,因为他担心这件事情会被人放大,玷污芈米的名声。

    于是芈米就呆在研究院的病房里,当她知道华夏研究院内有国家特级病房的时候,一颗小心脏跳到了嗓子眼。

    激动又震惊!

    因为这可是传说只有中央领导级别的人物受伤,才能住的病房啊

    芈米知道姬凌霄封锁了自己受伤的消息,但是每天来病房看望她的人也不少,这让芈米感到很开心。

    尤其是研究院的黑恐龙,天天来看望她,并且每次来都带着各种各样的鲜花,水果和补品。

    “黑恐龙,你为什么又带这么多东西?”芈米看着面前人高马大,黑皮肤的男人,不知道他的全名,只是所有人都叫他黑恐龙。

    黑恐龙笑嘻嘻的说,“我来看望我的小女朋友,当然得”

    他话说到一半,就被给芈米例常检查的姜博士给拦截了,“黑恐龙,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了不准打扰芈米休息吗?”

    “嘿嘿,老姜,收起你们的理由,你们不能阻止我看望芈米。”黑恐龙瞪着姜子卿,又朝芈米笑了笑。

    芈米无奈的扶着额,交一个太热情的朋友不是什么好事。

    姜子卿走过来替芈米检查头上的伤,面无表情的问黑恐龙,“你手头上的药水研究出来了吗?”

    他一眼就能猜出黑恐龙的心思,还不是想在研究院里来一段办公室恋情,可惜做梦吧。

    “喔,那个呀,俺还在研究,一点突破都没有。”黑恐龙蔫蔫的摇了摇头,拿起水果刀开始削苹果。

    “那你还不回去继续研究。”姜子卿对黑恐龙说道,然后拆掉了芈米头上的纱布,她右手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

    芈米瞧黑恐龙一副不情愿的样子,问道:“你在研究什么药水?”

    “唉,是一瓶东欧的药水。”黑恐龙把水果刀插在苹果上。

    姜子卿一边给芈米头上的伤口涂药一边说,“就是上次拍卖会上的那瓶东欧基地的药水。”

    “就是那瓶天价药水吗?被你们额,被研究院买去了?”芈米改了口,因为她猜测华夏研究院是私人投资的,但是外界无人知道,想了想还是说研究院比较好。

    姜子卿也不避讳,“是的,从买回来到现在,我们都在研究。”

    “不是说有百毒不侵,永葆青春的功效吗?是不是真的?”芈米又问。

    黑恐龙捏着拳头道:“这就是目前我在研究重点,答案还没有揭晓。”

    “加油加油。”芈米一脸期待的看着黑恐龙,她也想知道答案。

    凡是跟生化有关的一切,都是芈米最执着的事情。

    傍晚,姬凌霄来病房的时候,就看到芈米单手枕着脑袋靠在床头,脸上还盖着一本书,是的,一本书。

    “菜谱?”姬凌霄走进,把书从芈米的脸上拿开,然后发现是一本食谱,他看了看正在睡觉的芈米,然后又翻了几页,竟然是炖汤类食谱。

    姬凌霄的嘴角勾了勾,原来这丫头还惦记着上次说的炖汤的事情呢。

    他把饭盒放到桌子上,帮芈米把被子盖好,坐在床边准备等她醒来。

    芈米这一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好饿啊。”芈米打着哈气睁开眼睛。

    “醒了?”好熟悉的声音,芈米转了转视线,然后看到躺在自己床边的姬凌霄时,迅速红了耳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