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00章 :我先预定

    “我马上就打。”龙二迅速离开,在门口拨通电话,问完了又迅速进来:“少爷,小姐醒了。”

    姬凌霄的表情明显松懈了下来,随手翻开一份文件,想了下又说:“等会再打回去问问呢吃饭了吗?”

    “是,我五分钟以后就打。”

    “什么五分钟?那么急干什么?好像谁很在乎她似的?”

    可不是很在乎小姐吗?龙二嘴角抽了抽,讪讪的出了办公室,迎面碰上穿着黑色皮草,穿着破洞牛仔,打扮得跟个走秀模特一样的乔大少。

    “什么情况?”乔大少悄悄问。

    龙二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乔大少了然的点点头。

    姬凌霄看到他进来没好气的问:“谁让你进来的?你敲门了吗?”

    “呵呵”乔大少扯着嘴角笑了笑,姬凌霄啊姬凌霄,你去照照镜子吧,你的脸已经黑的不能看了,啧啧

    “既然有人不想知道,昨天和小米米在一起的那个男人的事情,我就不打搅了。”乔大少一边说,一边准备推门出去。

    “不告诉我,信不信把你送到中东去。”姬凌霄的口气,十足的挑衅,乔大少真想踹他两脚。

    他转过身,先是倒了杯红酒,然后才坐到沙发上,“不是说让你好好谈谈嘛?怎么又给搞砸了呢?”

    “少废话,那男人是谁?”姬凌霄才不想和她解释,直接问。

    “他叫白瑞希,白家的长子。”乔大少丢来几张纸给他,“和小米米从小一起长大,同校师兄妹,后来出国留学,换句话说,这个白瑞希就是小米米的竹马。”

    什么狗屁竹马,姬凌霄冷着脸。

    往下看资料时却皱了下眉:“芈米的母亲曾经救过白瑞希的娘?”

    “没错,白家的先夫人就是白瑞希的母亲,白家的家庭关系有些复杂,现在的白老爷子曾经有一个同胞弟弟,早年去世,留下遗腹子,就是现在的白瑞恩母子。”乔大少指了指资料。

    “少爷!”龙二弹出脑袋,“祥伯说小姐已经吃过饭了,现在准备去学校了,我马上回去送她。”

    姬凌霄听到前一句话点了点头,听到后面皱了皱眉道:“让龙三去送吧。”

    龙二一脸震惊的望着姬凌霄,感觉被少爷抛弃了!

    姬凌霄摆摆手,“上次收购的酸奶,你尽快办好一切。”

    “哦,没错,还有这个大事。”龙二屁颠屁颠的跑出去了。

    姬凌霄扭头继续对乔大少说,“刚才说到哪儿了?继续。”

    乔大少又倒了一杯,“当年先夫人被查出得了疑难杂症,白家本就是开医院的,可奈何怎么也治不好。

    眼看就熬不过去了,后来找到了芈母,这才又救回了几年寿命,于是两家关系越走越近,白老爷子有意让两个孩子结娃娃亲。”

    “做梦!”姬凌霄立刻打断了他的话,“芈母也曾经对我们家有恩,老爷子已经先预定了!”

    他曾经调查过,姬堂生执着与让自己娶芈米的原因,除了芈米是天女血,芈母还救过老爷子。

    “这就有意思了,你们两家,谁先谁后啊?”乔大少呵呵笑了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

    姬凌霄的眼神满是坚定,“当然是我们家先预定了芈米!你继续说。”

    “白瑞希的母亲虽然被芈母救回来几年寿命,但总有去的一天。”乔大少说。

    “于是便留下遗言,自己死后,让白老爷子将白瑞恩母子收入家中,这件事情,极少有人知道,白瑞恩也不知道。”

    姬凌霄脸上的表情抽搐了一下,表示不能接受,“为什么?”

    “因为那两个女人是亲姐妹,换句话说,现在的白夫人,是白瑞希的小姨。”乔大少放下酒杯。

    “再后来就是小米米跟白瑞希一起长大呀。”

    姬凌霄不屑的轻嗤一声,眼神凝聚着寒意。

    乔大少突然问:“你觉得小米米跟白瑞希关系亲密吗?”

    亲密这个字眼刺激着姬凌霄的神经,他怒吼,“他们一起长大,两个人都经历了丧母之痛,彼此之间相互照顾,感情能不好吗?”

    这一阵怒吼,似乎是对姬凌霄对自己的发泄,他后悔了,昨天不该对芈米说那么重的话,不该不相信她,不该粗暴地对待她。

    乔大少默默的看着他,这家伙,就是嘴硬不肯说,非得刺激。

    一阵沉默后,姬凌霄扯了扯领带,起身就冲了出去。

    芈米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就用家里的座机给好友打电话聊了两句,准备给白瑞希打电话的时候,她顿了顿,放下电话,还是少联系吧。

    “奇奇,下雪了呢,你冷不冷?”芈米抱着小狗,坐在沙发上看着屋外的雪,屋子里暖气融融,可她的心却冰冰凉凉的。

    芈米的笑容慢慢淡下去,记忆回溯到母亲去世的前一年,也是一个初冬的季节,第一场雪以后,母亲拖着当时已经重病的身体,为她堆了一个雪人,抱着她说宝贝妈妈爱你

    所以后来母亲去世后,芈米每年都会初雪的时候,看一整天的雪,然后堆一个雪人。

    别人只以为她喜欢雪,却不知道她在思念母亲。

    姬凌霄赶回家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芈米,她目光空洞而忧伤的望着外面的雪,那眼神刺疼了他的心,猛然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了解芈米。

    她这样忧伤的眼神,分明是在思念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