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99章 :恶魔上身

    芈米摇了摇头,一只手捂住嘴。

    姬凌霄长指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看自己,对上一双噙满水雾的眼睛,被死死咬住的嘴唇上有一道明显的伤口,正印出一丝血红。

    “不许咬,松开。”姬凌霄眉头皱起,芈米却依旧咬着嘴唇,且闭上眼睛不去看他。

    眼看那红色越来越明显,甚至已经流血了,姬凌霄一时情急,将自己的手指塞了芈米的嘴里。

    芈米瞪着他,顺势咬了他的手指,可是却又没有用力咬,指尖酥麻的感觉让姬凌霄的身子一紧,他摩挲着芈米的嘴唇,声音有些低沉。

    “告诉我,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对你重不重要

    芈米一把推开他,抹了抹自己的嘴唇,口腔里全是血腥味,“我都已经说了,只是朋友,很小的时候就认识,我一直把他当哥哥看待的。”

    “你最好实话实说。”姬凌霄想伸手抓住他,芈米几步跑上楼,“我有没有实话实说不重要,你不是都看见了吗?不是已经下结论了吗?”

    推开房门,芈米对着姬凌霄吼一句:“我原本可以开心的度过这一天,却因为你,又成了一个我不愿意回忆的过去。”

    砰一声巨响,姬凌霄的的胸腔像是被惊雷掠过,五张六腑只剩下愤怒。

    她什么意思?自己的出现,对她来说,是个不愿意回忆的过去?是噩梦一般的存在吗?

    心中怒火燎原一般的吞噬姬凌霄的理智,他周身散发着暴戾的气息,他推门,却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

    一脚踹开门冲进去,芈米正坐在床边抱着膝盖,见到这样的姬凌霄吓了一跳,站起来下意识的往外跑。

    “想出去找那个男人吗?”姬凌霄伸手揽住她的腰,反手锁上门,“这辈子你都别想和他在一起。”

    “我我”芈米害怕了,想要解释,姬凌霄却抱着她扔在床上,芈米在床上弹了几下想站起来,姬凌霄抓住她的脚腕将她推倒,重重的压上去,伸手抓住芈米的衣服。

    刺啦一声,衣服就碎了。

    “既然你说是不想回忆的过去,我就让你永远也忘不掉今天晚上。”

    姬凌霄双目猩红,宛如一只濒临暴走的雄狮,对着芈米的动作越发粗暴,狠狠撞击

    房间里只有男人沉重的喘息声,芈米被绑在床头,手腕早就被磨破了皮,嘴唇早已经被自己咬破,她闭着眼睛,眼泪早已经打湿了枕头。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让自己到顶峰,姬凌霄的脸色依旧不好,他抬起头看到芈米的手腕,上面一圈淤青和被磨破的皮肤让他触目惊心。

    “今天的惩罚,记住了吗?”姬凌霄的声音带着沙哑,他其实想问芈米有没有事,可是他又生气,自己在芈米心中或许真的是个恶魔一般的存在,关心她又有什么用呢?

    芈米一动不动,她闭着眼侧过头,“我会记住的。”

    听到冷冰冰的语气,姬凌霄的心狠狠拧了一下,他解开芈米手腕上的领结,望着芈米的脸,泪水交错,嘴唇上全是血。

    伸出手,姬凌霄想替她擦掉眼泪,手却停在半空,默默的给芈米盖好被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一句话都没说离开了。

    芈米醒来的时候觉得浑身都想散了架一样,迷迷糊糊的看了眼表,她想起去学校,可是浑身没有力气,低低咒骂了姬凌霄几句,又睡了过去。

    “少爷,小姐还没醒。”祥伯已经是第六次向姬凌霄汇报情况了,姬凌霄皱着眉头坐在客厅里,“怎么还没醒?”

    看了看时间,“会不会又生病了?”

    “不会的,少爷,我已将看过了,小姐就是睡着了没醒。”何阿姨无奈的看了眼自家少爷,既然这么在乎人家,昨晚就别吵架啊!

    姬凌霄想了想,站起来往楼上走,走到一半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是芈米的手机,他想都没想就接起来了。

    “喂,小米?”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让姬凌霄的怒火瞬间喷发,是昨晚的那个男人!

    姬凌霄当即挂了电话往屋外走,“任何外人都不准进来,向学校请假。”

    “知道了少爷。”祥伯看到姬凌霄要出门,又说了句,“路上小心,我们会照顾好小姐的。”姬凌霄原本要缩回来的脚,只好又迈了出去,瞪了祥伯一眼。

    整个姬氏大厦今天都笼罩在一股诡异的气氛中。

    “你们听说了没有?财务部整个都让总裁给收拾了,每个人扣三个月奖金。”

    “何止财务部啊,市场部,外宣部那边的头直接给外调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上面都说,开会的时候,总裁的表情跟火山喷发似的,所有人全场被烧成炭灰。”

    “可不是嘛,就连总裁身边的三大助理龙一龙二龙三,都被批了一顿。”

    “好可怕啊,幸好我不够级别开会。”

    几个员工在休息室里嘀嘀咕咕今天的大事件,总结下来就是他们的大老板一定是大姨夫来了,心情烦躁,生人勿进。

    别人能躲,龙一龙三被批了一顿就赶紧溜了,可是苦逼的龙二不行啊,他正一脸严肃的站在姬凌霄的办工桌前。

    “给家里打电话,看看她醒了没。”姬凌霄说着又把一份文件丢到地上。

    龙二迅速的捡起来一边说:“五分钟前刚打过,还没有醒。”

    “那是之前,现在已经过了五分钟了。”姬凌霄冷冽的声音比下了一夜的积雪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