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6章 :拉客妈咪

    芈米并行跟简佳宁站在一块,两人差不多高。

    但是因为简佳宁留着短发,看上去更像一个帅气的小男生,乍一看,两人有点有点像初中生情侣。

    郑茹就是这么想的,她捂着脸笑,“你俩站一块有种懵懂初恋的既视感。”

    芈米和简佳宁互看了一眼,然后搂着对方的肩膀,不约而同的说,“来,笑一个!”

    篮球场上一片欢声笑语,简佳宁忽然她指着校门口方向,皱着眉头说:“宋晓琪”

    她们望过去,远远的只看到校门口有一个人影朝外走。

    “这么远,我看不太清楚呀,是晓琪吗?”芈米没在意。

    郑茹嘿一声:“她说自己大姨妈来了,要在床上休息,敢情这是背着我们出门呢?”

    三个人都皱了皱眉头。

    因为下午的高数课对郑茹来说是一种煎熬,于是在她和简佳宁的撺掇下,把原本要去研究院转悠的芈米给拦住了,三个人逃课去了大学城后街。

    买了一堆稀奇古怪的小玩意,面具,扇子,玻璃球什么都有,三人端着一碗热乎乎的莲子粥站在街边吃。

    “津陵市东边是海,南边是江,海洋上的冷空气来袭,真是好冷啊,在中东待久了,都有些不适应。”简佳宁缩着脖子。

    “毕竟快11月份了嘛,津陵市是亚热带气候,中东地区大多是热带沙漠气候,两地差别挺大的。”芈米也点头道。

    郑茹把手里的纸盒子扔进垃圾桶,“我怎么感觉你们这是两个学霸再比地理知识?”

    “得了吧,这些还都是高中的时候米米教我的呢,全世界不管哪个地方,闭着眼都能说出经纬度。”简佳宁夸赞道。

    “你夸的我自己都不认识我自己了。”

    芈米失笑,那个时候它的确对地理很感兴趣,地球上每一块岛屿的经纬度都你那个准确的说出来,可是上次从姬家祖宅回来后,芈米并不能确定姬家祖宅所在的方位

    简佳宁继续笑着说,“我还记得那会你对地理历史特别感兴趣,说长大了要当一名摸金校尉呢。”

    芈米嘿嘿一笑:“那是年少无知随便讲讲的,我哪里懂摸金呀。”

    简佳宁说:“不过你还真别说,我听爷爷说东北一带就有很多盗墓家族,破坏了很多历史遗迹,现在国家正在严防打击他们。”

    简佳宁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芈米和郑茹都听愣了。

    郑茹两手叉腰,“行啦,别说这些了,反正也不干咱们的事,走,带你们去酒吧喝酒暖身子去!”

    芈米跟简佳宁嘻嘻一笑,屁颠屁颠的跟着郑茹身后。

    大学城的酒吧是最多的,当然每天在街口拉客的人也是极多的。

    每个月扫黄扫黑大队都会来这边大扫除,但是依旧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拉客。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风骚女人,或者穿着流里流气的小青年,讲着一口津陵话,问路过的男女:“哎呦喂,小爷,小姐们,要不要进来喝杯酒啊?”

    这不,芈米走到巷子口就听到了这个声音,虽然说上次跟郑茹来的时候也被人家拉过,但是这一次,她震惊的发现,这个拉客的妈咪竟然是李曼蓉!

    李曼蓉浓妆艳抹画着烟熏妆,一身粉色紧身超短裙,脚踩驴蹄高跟鞋,头上盘着一个夸张的宫廷发髻。

    一开始芈根本没认出来,但是这个声音,她敢确定,就是跟苏启年一起狼狈为奸的女人李曼蓉。

    李曼蓉没有看到芈米,她正被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搂在怀里,那男人的手在她的屁股上乱摸。

    芈米冷笑着看李曼蓉揽着那个男人走进胡同里,呵,苏启年啊苏启年,你不是和这个女人生了一个儿子嘛,她现在给你带绿帽子了你知道吗?

    这样想着,芈米拿出手机,迅速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苏启年。

    “芈米,你怎么不走了?”郑茹回头喊她。

    “没事,就是看到了一只老鼠。”芈米跑过去。

    简佳宁立刻拉着她俩,“咦,这种地方的老鼠最脏了,搞不好都带着传染病呢,中东的鼠疫就是从乱七八糟的地方滋生出来的,我们赶紧走。”

    “嗯,好,快走。”

    姬氏大厦。

    “这茶香如何?”姬凌霄优雅自如的煮着茶,并倒在自己的玉瓷杯里品尝。对面的乔大少和姜子卿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你装出一副古典公子哥的样子,真让人起鸡皮疙瘩。”乔大少咧着嘴痞痞的笑着。

    姜子卿则淡然许多,“芈米好些了吗?她今天没来研究院呢。”

    姬凌霄放下玉瓷杯,瞥了一眼姜子卿,“那丫头对生化研究挺着迷的,明天开始你带她吧。”

    “正好,我一直想收徒弟。”姜子卿眼睛亮了亮,拿起桌上的茶盏,也倒了一杯茶。

    “真不懂你们,茶有什么好喝的?”乔大少说着也倒了一杯。

    龙三敲门走进办公室,“少爷,实验楼死者的DNA已经检查出来了,是章俊恒,我已经封锁了消息,警方跟学校都还不知道。”

    沙发上的三人皆面色一凝。

    姬凌霄道:“你们怎么看?”

    乔大少眯了眯眼,“如果死者是章俊恒的话,一切的解释都说的通了,大学城的学生失踪事件,跟炎火堂有关,警方在全力追查炎火堂,加上我的人也在整治他们,炎火堂腹背受敌,于是将章俊恒交出去。”

    姜子卿问:“那些失踪的大学生,都是什么人?”

    “从警方拿到的资料显示,失踪的人都是孤儿,或者大山村里的孩子,除了老师同学外,没有他们的亲人向警方报失踪。”龙一回道。

    “是的,几乎都是孤儿,也就是无依无靠的人,炎火堂抓他们,是要挖掉他们的器官,年轻人的器官,在黑市上,能带来很大的利润。”乔大少放下茶盏说道。

    炎火堂的那帮人,干起了贩卖人体器官的勾当,迄今为止在全国内作案无数。

    姬凌霄继续给自己倒茶,面无表情,唯有那双黑色的眼眸,露出一抹深思。

    “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告诉任何人,傅校长那边我会亲自过去一趟。”

    “好的,少爷。”龙三道。

    姜子卿想起来什么问道:“还记得上次我们和芈米去味樽阁吃饭吗?乔大少说请客的那次?后来第二天学校贴吧就出现”

    说到这里姜子卿咳了两声,“就出现我和芈米的照片,会不会是章俊恒拍的?”

    乔大少捏了捏眉心:“没错,就是他,我们调查了监控,服务员开门送菜的时候,门口窜过一个人影,应该就是章俊恒,监控里面他偷偷摸摸的躲在门边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