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4章 :芈米来电

    姬凌霄正在听开部门会议,气氛紧张的会议室里,“嗡嗡嗡”的手机震动声打破了沉寂。

    所有人都在幸灾乐祸,哪个找死的?待会肯定被总裁训的狗血淋头,他们眼神左看右看,最后发现总裁大人拿着手机,迈着大长腿宣布休息三分钟,离开了会议室

    姬凌霄看着手机屏幕上“芈米”两个字,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给自己打电话

    “喂。”

    “你好,我是芈米,请问你现在方便吗?”

    “嗯,方便,你说。”

    “我的朋友想来看看我,请问可以吗?”

    “可以。”

    “谢谢。”芈米转身回到厨房,对着祥伯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小姐,少爷回来吃晚饭吗?什么时候回来?少爷说了什么吗?”祥伯一本正经的八卦。

    “额”芈米捧着热牛奶,想了一会说道,“他说了‘喂’、‘嗯’、方便,你说‘可以’几个字。”

    祥伯一脸黑线:“”

    会议室里,众人只觉得高冷的总裁大人,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后,脸上的表情没那么严肃了,似乎心情变好了,难道是出去接电话的时候,得到了分公司的汇报,收入又翻一番?

    姬凌霄草草结束了会议,立刻回了家,芈米正在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吃何阿姨做的炸鸡,一边喂怀里抱着奇奇,茶几上的放着一台笔记本,播放着喜剧电影。

    在屋外听到欢快的笑声,姬凌霄加快了步伐,进屋看到这样一幅画面,脑子里顿时蹦出两个词:温暖?

    “你回来了?”芈米抬头看见姬凌霄随口说道。

    姬凌霄心房猛地颤了颤,这多像一个妻子跟回家的丈夫打招呼?他眸子一沉,怎么会有这种荒谬的感觉?

    祥伯端着牛奶出来,注意到姬凌霄脸上的表情,默默叹了口气上前,“少爷,这是小姐特意为你热的牛奶。”

    芈米看向祥伯,姬凌霄接过牛奶,说了声谢谢,也不知道是跟谁说的,芈米继续看电影,直到夜深人静,她伸了个懒腰,发现姬凌霄坐在自己旁边对着电脑敲键盘。

    “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抱着奇奇起身,芈米穿好鞋把它送回小窝。

    “我陪你。”姬凌霄放下电脑,这话说的极其自然,两个人都没有发现,不知不觉中他们间,已经处于一种很微妙的状态。

    把奇奇送回小窝的时候,芈米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这家伙,就是伙食太好了!”芈米屏住呼吸,她是不会忘记上次奇奇在她手上拉大便时的味道

    “你不觉得这也是奇奇的特点吗?”回来的路上,姬凌霄突然说道。

    “什么?奇奇的特点?”芈米没明白。

    姬凌霄问她,“当初从哪捡回奇奇的?学校门口?”

    芈米摇头,“不是,说来也算是缘分吧。”把在母亲坟前第一次遇到奇奇的事情告诉了姬凌霄。

    “嗯,是挺有缘分的。”姬凌霄淡淡的说。

    芈米抬头看着他,觉得傍晚在电话里惜字如金的姬凌霄,和眼前这个有些不一样,芈米看着姬凌霄的眼睛,如墨一般的双瞳深不见底,气质依旧冷傲。

    有些迷失,芈米低下头,觉得自己还是一点都不了解这个男人。

    两人站在楼梯口,月光从窗户里洒进来,给他们身上渡了一层光。

    “明天朋友要来?”现在于姬凌霄看来,就算公开自己和芈米的关系也无所谓,但是如果芈米藏着掖着的话,他反而会生气。就像上次听到芈米的电话,她不肯让朋友来家里。

    芈米不知道姬凌霄的想法,她只不过是不想拒绝朋友的好意罢了,点点头:“是的。”

    姬凌霄满意了,决定下次出席公众场合的社交活动时带着芈米。

    “晚安。”芈米挥了挥手,姬凌霄在身后喊她,“谢谢你热的牛奶。”

    “额不客气。”芈米朝他笑了笑,关上房门。姬凌霄站在走廊里,靠着扶手,可惜这个礼拜不需要跟芈米行交合之事,没关系,跟前两天一样,半夜进芈米房间偷亲吧

    所以芈米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以为的“鬼压床”,原来是某个心怀不轨的大色狼

    姬凌霄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一旦开了荤,就一发不可收拾,即使是不做,他也想亲一亲,摸一摸

    同一时间,喧嚣热闹的夜总会内。

    偏僻的角落沙发上,白瑞恩怀里搂着一个长腿美女,“亲爱的,有没有想我啊?”

    女人水蛇般的身子软软的靠在白瑞恩怀里,撒娇道:“这段时间你都不来看我,还以为你不要人家了呢”

    白瑞恩捏着女人的柔软,“宝贝,瞧你说的,我这不是担心你那副堂主老公发现吗?怎么说人家也是炎火堂副堂主呀。”

    “别提他了,年纪一大把,我才二十出头,能满足我吗?”女人搂住白瑞希的脖子,用前面轻轻蹭着他的。

    “乖,还是我厉害对不对,我这就满足你。”白瑞恩压着她,解开了自己。

    “啊”女人接纳了白瑞恩,两人在角落的沙发上很是激动。

    “快”女人叫了一声,白瑞恩更加用力了,正沉迷其中,突然,四五个身材彪悍的男子围过来,其中有一位头发灰白的独眼中年人,脸上带着肃杀之气。

    白瑞恩吓得瞬间就蔫了,连滚带爬的起身,那女人张开眼看到周围的人,立刻扑向那名独眼中年人,“副堂主,是他欺负我,你要给我做主啊呜呜呜”

    “把这个小子给我拖出去!衣服拔掉,往死里揍!”独眼男子一脚踹开女人,挥手叫保镖白瑞恩带走。

    “不要你们放开我”白瑞恩刚套起衣服准备逃,就被两名壮汉一左一右抓住胳膊,摁在地上,一个人上来拔掉他身上的衣服。

    “啊救命啊”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朝他脸上揍了一拳接着,对着他的肚子狠狠揍过来,白瑞恩惨叫不已。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有人认出来被打的男人正是白家的小公子,纷纷拿出手机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