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3章 :小鬼压床

    姬凌霄从龙三手里接过芈米,男人满身灰尘,疯狂的跑到后山,就是为了确定她平安无事。

    “从逃生窗口跑出来的时候,因为爆炸威力大,被气浪冲击摔倒,昏了过去。”姜子卿检查了一下芈米的气息。

    姬凌霄低头看着怀里的人,他的心砰砰乱跳,从听到芈米不顾一切跑进爆炸的实验室消息起,他就燃起了滔天的怒火,可是这一刻,所有的怒火都消失殆尽,只有疼。

    “姬凌霄”一道微弱的声音传来,姬凌霄的心脏猛地一颤。

    芈米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一股模糊的面孔,好熟悉,而且脸上有一个伤口,还在流血芈米想看清楚一点,可是自己的眼皮好累啊,刚睁开眼睛,芈米又合上眼沉沉的昏过去。

    “芈米!”姬凌霄抱着芈米迅速走向研究院。

    “让所有的医学专家全都过来。”

    研究院内有最先进的医疗设施和病房,一群专家学者将芈米全身上下做了检查,确定没有任何伤,姬凌霄才令他们出去。

    看着病床上的芈米,姬凌霄握住了她的手。

    清楚的认识到,这个父亲要求必须娶回来,唤醒祖蛊的女孩,这个叫做芈米的女孩,现在已经成了对自己而言,很重要的人。

    得知芈米学校的实验楼爆炸时,姬凌霄立刻想到的就是,如果芈米出事,他要让凶手以及所有相关的人全都陪葬!

    反正自己一双手上,本就满是血腥

    “少爷。”门外,三兄弟的声音响起。

    姬凌霄替芈米盖好被子,走出来。

    龙一:“傅磊老先生已经清点了学校的人员,三十七名同学受伤,一人死亡,死亡者调动了津陵市的DNA数据库,都没有查到任何线索。”

    龙二:“那位实验楼的主设计师唐峰先生认为,实验室爆炸很有可能是人为原因,但是实验楼周围五百米范围内的监控,全都被人给黑了。”

    龙三:“今天白瑞恩跟魏欣雨找过小姐的麻烦,但是实验楼爆炸时,白瑞恩正躺在校医室,魏欣雨也有不在场证据,还有炎火堂安排在学校里的章俊恒,今天没有来学校。”

    姬凌霄的眼里全是杀意,“联系京都楚家,调动全国的DNA数据库,查出那名死者!继续跟唐峰先生联系并重金酬谢,找一流网安高手恢复监控,至于今天欺负芈米的那两人让乔大少”

    “至于那两个找死的,我已经让人去惩罚了。”乔大少一身黑色风衣,风尘仆仆的赶过来。

    芈米睁开眼睛,觉得五张六腑都移位了一样。

    记忆在脑海里倒退,当时她冲进实验楼,在中央走廊的学生柜拿到了记事本后,她冲进实验室向着逃生窗跑去,砸开逃生窗后,没跑几步,就因为身后的爆炸气浪趴在地上没了意识

    感到手心握着一样东西,芈米看了看,是记事本。

    “芈米?”听到有人喊自己,芈米移过视线,看到了姬凌霄那张俊美的脸庞,只是左边脸颊上怎么有一道伤口。

    “你怎么了?”芈米伸手摸了摸他的伤口,她想起来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人抱着自己,当时脸上就有一道伤口,流着血好像就是姬凌霄。

    姬凌霄握住她的手,动了动唇角,没说话,只是紧紧攥着她的手。

    “嘶”芈米皱了皱眉,姬凌霄猛地松开她的手,站起来迅速走出去。

    芈米躺在床上,再三确定这是自己的房间后,又睡了过去,直到后来何阿姨端着食物上来叫醒她。

    学校因为爆炸的事情放了三天假,芈米在床上混混沌沌的躺了两夜一天,不知道是不是睡多了,脑袋不清楚了,总感觉半夜的时候鬼压床,还弄得浑身上下湿湿痒痒的

    早起下楼吃早饭的时候,芈米听见外面的汽车声,是姬凌霄出门了,芈米感觉他好像很忙,早出晚归的看不到踪影,不过她也没问,反正这个礼拜又不用配合他恩爱。

    傍晚,芈米在院子里伸展胳膊,做起第八套广播体操,奇奇围着她打转,夕阳的黄昏下,倒映着一人一狗欢脱的影子。

    没过几分钟,芈米接到了郑茹的电话。

    郑茹在酒吧遇到了乔大少,因为乔大少一句:小米米还在昏迷,你竟然在这里喝花酒?

    实验室爆炸的消息传开时,跑去操场集合的过程中,她们三个人走散了,郑茹根本不知道芈米所发生的事情。

    “芈米,把你现在的地址告诉我,我们明天去看你!”郑茹得知芈米的冲动行为后,差点把手机给砸了。

    芈米一边进屋,一边轻声问祥伯自己的朋友能不能来玩,祥伯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我马上把地址发给你。”芈米对着电话里说道,“我等着你和晓琪一起过来哦。”

    从晓琪为自己出头,跟魏欣雨吵架后,芈米觉得应该跟晓琪破除芥蒂。

    当然这个时候,芈米不知道郑茹说的“我们”是谁。

    挂了电话后,芈米去厨房热了一杯牛奶,祥伯出现在她身后,“小姐,是不是有朋友明天要来做客啊?”

    “是呀,我的好闺蜜。”芈米点了点头。

    祥伯笑了笑:“小姐,刚才你问我的时候,我做了一个‘OK’的姿势,其实是想表达,这件事情你需要去问少爷,如果少爷同意的话就‘OK’。”

    纳尼?芈米嘴角抽了抽。

    于是,又热了一杯牛奶。

    “小姐,”祥伯的声音再度响起,芈米回头幽怨的看着他。

    “少爷现在还在公司,你打电话问他吧。”

    芈米垂着脑袋走出去打电话,祥伯看着她,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