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6章 :情趣内衣

    芈米从姬家祖宅带回来的药材里,找到了自己需要的几种药,然后去了学校,既然姬凌霄出去住了,她也住到学校里。

    接下来的一周,是芈米开学以来过得最平静的一周,为了避免出现意外,但凡魏欣雨出现的地方,她都不会过去。

    周一下午,看到魏欣雨带着帮手,出现在实验室的时候,芈米立刻收拾自己的东西,放进专门存放生化药水的小保险箱里,然后抱着它离开。

    腿伤已经恢复,回到家中的姬凌霄,看到芈米抱着一个铁箱子进屋的时候,奇怪的盯着她。

    “你这是抱着一个铁盒子?”

    “无知的人类,这里面装着的是我的宝贝。”芈米放下保险箱,抱起奇奇摸了摸它的脑袋,一个礼拜没见它,又长胖了,都快抱不动了,祥伯他们照顾有加呀。

    “小姐,少爷出去住的时候,每天都会让龙一回来接奇奇去他那儿,一个礼拜下来,奇奇胖了三斤呢。”龙三神出鬼没的出现在背后,一脸贼兮兮的笑。

    What?

    芈米一脸惊悚,就跟听到正室和小三握手言和的新闻一样。

    呸呸,这是什么比喻?

    芈米低头看着奇奇。

    姬凌霄照顾它?

    这男人不是有洁癖吗?不是不喜欢小动物吗?

    上次还听祥伯说奇奇在姬凌霄裤子上撒尿,被关在笼子里三天呢

    心里转过了几道弯,芈米最后归出一个结论:事出反常必有妖!

    姬凌霄的注意力放在芈米那句——“这里面装的都是我的宝贝”,沉着脸,盯着保险柜,什么东西能宝贝成这样?

    发现姬凌霄盯着保险箱,芈米抛下奇奇,抱着保险箱上楼了。

    “你一般会把什么东西放进保险箱锁起来?”姬凌霄突然问龙三。

    “少爷是在说小姐的保险箱吗?”龙三是三兄弟中情商最高的,一早就注意到自家少爷盯着保险箱呢。

    “小姐抱着的保险箱,我曾经看到姜少爷手中也有一个同样的,所以那一定是用来装生化药水的。”

    “原来是生化药水。”姬凌霄看向芈米的房间,看来那丫头真的很重视华夏研究院的实习生比赛,芈米,期待你的表现,让一直嫉妒你的人,彻底的输给你。

    吃饭的时候,姬凌霄突然跟芈米说了一句:“今晚我十二点去你房间。”

    “”芈米把头埋进碗里,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跟古代翻牌似的

    回房泡了个澡,芈米坐在书桌前,上网浏览了美国皇撒伦学院的官网,看到他们又出版了新的生化医学类书籍,芈米立刻联系在美国的导师帮自己抢购一套。

    往下继续浏览,原来皇撒伦学院还派了几位权威生化专家,来津陵市进行学术交流,并且会在华夏研究院实习生选拔比赛中,以评委身份出席。

    不知不觉到了深夜,听到身后开门的声音,芈米合上笔记本站起来。

    姬凌霄挺拔的身材出现在视线里,他似乎刚洗完澡,全身上下只围着一条浴巾,露着结实的上身,浴巾下摆到他的膝盖,露出两截小腿,遒劲有力,他的腿伤已经痊愈,并且看不出一丝伤疤,看来姜博士提供的药水非常有效。

    芈米觉得脸上有些发烧,关了灯走到床边,背着他脱下睡衣。

    丝绸睡衣滑落到地上,只剩鹅黄色的薄纱情趣内衣,黑暗中她如雪一般光滑的肌肤透着光。

    背后贴过来一具滚烫的身体,芈米还没反应过来,崩的一声,内衣带被扯坏的声音,她被按在了床上。

    看到姬凌霄眼里的闪着炽热的火焰,芈米讥讽的说,“难怪你要买一柜子的情趣内衣,原来是扯坏了换新的。”

    姬凌霄深呼吸一口气,感觉到周围都变成了粉色的泡泡,芈米身上的奶香味深深诱惑着他。

    芈米却闭上眼,机械的开口:“不过你放心,不管你买多少,我都会穿的,这是你的要求,我不会拒绝。”

    姬凌霄将床头灯打开,俯身看着芈米,身下的芈米紧闭着双眼,精致的五官写满了冷淡。

    “睁开眼睛,”他命令道,压制着心底的怒火。

    芈米没反应,姬凌霄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芈米本能的缩了缩身体,然后猛地一痛。

    她痛得睁开眼睛,对上姬凌霄漆黑的眸子。

    “你要敢闭上眼,我就抱你出去到车上做。”

    芈米肩膀一颤,想起自己的第一次,就是被他在车上,顿时陷入一阵恐惧,咬唇:“你除了威胁,强迫,霸道,还会什么?”

    “威胁?强迫?霸道?”姬凌霄开始缓缓动着身体,“那又如何?这本就是强者的世界,你成为了我的附属品,就必须服从我的一切!”

    附属品?原来如此

    芈米哑然失笑,那笑容极其美丽,像一朵带刺的玫瑰,透着悲伤。

    那样悲伤的情绪被姬凌霄捕捉到了,以为她不情愿现在发生的事情,男人的眼里闪过狼一样的光,忽然加快了动作,盯着芈米的眼眸里暗涌凶流。

    比起以前的粗暴,姬凌霄此时更加放肆,他的额头涔上一层细汗。

    芈米双唇被自己咬的发白,整个人无法遏制的颤颤发抖,发白的手指在姬凌霄后背上掐出一道道红痕,她闭上眼,唯恐眼泪流出来。

    “睁开眼!”姬凌霄声音沙哑,他握住芈米的两只手臂,发狠般扣在枕头两边。

    芈米始终没有睁开眼睛,不住的颤抖,直到嘴巴上传来被姬凌霄撕咬的痛,接下来是永无止境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