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5章 :送她礼物

    芈米回家的时候,姬凌霄坐在客厅里,私人医生正在检查他的腿。

    “小姐,晚上吃火锅,你喜欢吗?”祥伯对正往楼上跑的芈米喊,这两天少爷和小姐都没有在一起吃饭

    芈米脚下一顿,“祥伯,我”

    拒绝的话说不出口,也猜出祥伯是想自己和姬凌霄一起吃饭吧可是,心里还委屈着呢

    “好,我一会下来。”算了,一起吃就一起吃吧,反正不跟他说话呗。

    芈米进房换衣服,坐到床边,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礼盒。

    这是什么?

    早上出门的时候怎么没看到?

    好奇的打开盒子,竟然是一枚平安扣。

    “怎么有点眼熟?”芈米喃喃道。

    瞳仁猛地一缩,这是那次拍卖会上圆明园传出来的帝王绿翡翠平安扣!

    芈米立刻将它放回盒子里,急匆匆的跑下楼。

    客厅里,姬凌霄正在看报纸,听到脚步声抬头看过去。

    “这个”芈米把盒子递到他面前。

    姬凌霄翻了一页报纸,淡淡的说道:“这没什么,既然我现在对你的生活负责,送你东西也是很平常的。”

    这特么太贵了好不好!

    “我不要,还给你。”芈米拒绝,她现在对姬凌霄的态度又回到了一开始的状态,不愿意接受他的钱财,就像他给的黑金卡,她一分钱没用。

    姬凌霄眯了眯眼:“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就没有收回的,不要就扔了。”

    该死的,这丫头竟然不要,乔大少还说什么跟女孩道歉的话,可以选择送礼物,根本就行不通!

    你是确定我不敢扔,故意这么说的吧!芈米瞪着姬凌霄,这么贵重的东西她哪有魄力给扔了?

    “谁会跟钱过不去?”芈米小声嘀咕了一句,哼,回头把它拿去典当行给当了!

    “这座城市的典当行大部分都是姬氏旗下的,如果你想以其他方式处理它的话,呵,你尽管试试。”姬凌霄轻飘飘来了一句。

    芈米满头黑线,这家伙会读心术吗?

    “小姐,少爷,火锅准备好了。”祥伯在身后喊道。

    芈米转身往餐厅走。

    “扶我。”姬凌霄的声音再度响起。

    芈米脱口而出:“让祥伯”

    “祥伯年纪大了。”姬凌霄一句话堵死。

    忍着想踹姬凌霄的冲动,芈米还是走到沙发旁,架起他的一只胳膊。

    “哎呀”男人太重了,整个身子斜靠在芈米身上,她有些吃不消,两个人慢慢的往餐厅走。

    身后,祥伯看着两人的靠在一起的身影,忽然拿出手机,“咔嚓”拍了一张照片。

    当事人当时都不知道,后来成为了姬凌霄穷尽一生,都在追求的画面。

    姬凌霄靠在芈米身上,闻到她身上清甜的香味,觉得小腹又传来阵阵灼热,但一想到这周不用和芈米履行恩爱的义务,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祥伯,家里有没有小火锅?”扶着姬凌霄坐到餐桌上,芈米觉得这家伙待会肯定要喊使唤自己,干脆一人一个小火锅得了。

    “小姐喜欢吃小锅的话,现在我让人去买。”祥伯将装着菜肉的碟子摆好,和蔼的看着芈米。

    “现在让人去买?不不用了”芈米摆摆手,赶紧坐下来。

    厨房里,何阿姨默默的把小火锅装进盒子里,用胶带封好,然后塞进柜子的最里面

    一顿饭吃安安静静,姬凌霄吃到一半就起身准备离开。

    “我扶你。”芈米放下筷子,跑到餐桌这边扶着姬凌霄的胳膊。

    姬凌霄眉心跳了一下,刚才吃饭的时候,他心里烦躁着呢,因为腿不方便,强迫芈米来照顾自己,让自我掌控力很好的他觉得非常不妥。

    这是强者的高贵尊严,强者虽然掌控别人,但是更掌控自己,姬凌霄觉得自己受伤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

    于是决定让龙一接他去别处住,但是现在芈米又主动来扶着自己,姬凌霄更说不出来心里的感受了,震惊?不,他也不知道。

    扶着姬凌霄进房后,芈米咬了咬唇,问道:“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姬凌霄靠在床头,目光灼灼的说道:“如果你还想继续照顾我的话,不妨今晚跟我上床。”

    “您想的可真美。”芈米瞪了他一眼,转身下楼继续吃火锅。

    夜里睡觉的时候,芈米把房门反锁起来,又搬来一把椅子抵在门边。

    哼,姐也是有脾气的人。

    查阅了一整晚的资料,第二天芈米打着哈气,顶着黑眼圈下楼,祥伯一脸幽怨的站在餐桌旁,“小姐,少爷出去住了。”

    “真的吗?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去学校住了?”芈米面色一喜。

    祥伯:“”

    芈米高高兴兴的用早餐,习惯性的往对面看了几次。

    额,平时姬凌霄都坐在对面,现在他不在,不知怎么的,觉得没有胃口吃早饭了。

    “我这是怎么了?”芈米砰一声把杯子放到桌上,“我这几天不是不想跟姬凌霄一起吃饭吗?”

    芈米,你醒醒吧,那可是强迫了你的禽兽!是个阴晴不定的男人,你已经被他虐待的失去尊严了甚至开始想着怎么逃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