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5章 :神秘祖宅

    芈米从二楼往外看,所见之处,都是郁郁青青的树木,古典建筑错落有致,相当于古代的王府大院,分前院,主院,后院。

    花花说祖宅有禁地,不得随意走动,芈米便只在后院逛了一圈,看的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就那一大片草药种植基地,已经吸引了她的眼球。

    “你想要什么草药,回头都带走。”正当芈米对着那片种植地,细数草药种类的时候,姬凌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芈米赶紧摇头,“这怎么行呢?”这些草药裨益养身,在市场上很贵的。

    姬凌霄看着芈米身穿汉服,衣袂翩翩,眼里全是惊艳,“老头子泥古不化,家里的东西都很老旧,但你穿这衣服很好看。”

    芈米的脸红了红,她也注意到了院子里佣人的穿着很复古,有穿唐装的,有穿民国的,而且每个人之间看上去都很和睦。

    这让芈米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本来以为像姬氏这样,既是豪门又是蛊门世家的家族,一定会是威严肃穆的。

    午饭过后,姬凌霄带着芈米出门熟悉岛上的环境,路过前院过道,芈米看到墙上挂着很多幅相框,目光在其中一幅上逗留了很久。

    走出朱砂红木门,芈米有一种宫门深似海的感觉,心里觉得姬家祖宅好神秘,同时还在纠结一件事,为什么没有见到姬凌霄父亲呢?

    “老头子平日里都会炼制一些草药,这会正在闭关,明天就出来了。”耳边传来姬凌霄的声音,芈米看着他,点了点头。

    沿途的风景,再次刷新了芈米的世界观!

    蜿蜒的马路两侧,草木荫茵的树下,竟然有人参,何首乌,灵芝

    “哇塞,这是紫色的灵芝!”

    “天呐,那边有人在养鹿哎,如果是雄鹿的话,鹿角可以做鹿茸啊!”

    震撼的同时,芈米忽然捧着一把泥土,仔细瞧着,觉得这土壤有些不对劲?

    正疑惑的时候,姬凌霄的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这里的泥土都是从世界各地运过来的,你看到的每一种草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生长,需要什么样的土壤,气候,都是经过精确计算的。”

    芈米:“”惊讶的说不出话!

    反应过后,欢快的转身继续寻找草药。

    姬凌霄走在身后,看着欢呼雀跃的芈米,也觉得心情很好,其实从小他对家里的草药研究不感兴趣,更倾向于资本性质的金融运转。

    姬氏是药蛊世家,最早以医药起家,祖上积累的产业不断壮大,到如今,产业涉及极其广泛,医疗,教育,军备,石油,矿产

    “终于挖出来了!”芈米拍了拍手上的泥土。

    因为这些草药实在是太难得了,想到回去后就要研制药剂了,她也就不推却了,挖了一只何首乌。

    扭头看见姬凌霄正靠在一棵树上,芈米朝他跑了过去。

    走近后,芈米脸色突然煞白,随即,快步扑过来。

    猛地伸出手,芈米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把姬凌霄重重往前一拉,抱住他的腰。

    女孩突然的动作让姬凌霄愣住了,反应过后,立刻抱住她,声音格外好听,“怎么了?”

    “别别动!”芈米的声音却是颤抖的,姬凌霄眉头微蹙,低头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两条碧绿的青蛇,正盘卷在他刚才靠着的树枝旁。

    心里震惊了一下,原来她是担心自己!

    拍了拍芈米的肩膀,姬凌霄从脖子上取出一个口哨,只听他吹了一声,两条蛇就游走了。

    “蛇是一种听音辨物的爬行动物”姬凌霄的话还没说完,就发现芈米脸色惨白,瑟瑟发抖。

    “竹叶青蛇,管牙类毒蛇。”芈米回过神,上次在学校里遇到毒蛇一事后,她就上网查阅了很多蛇类的知识。

    抱了抱双臂,芈米只觉得头皮发麻,抬手擦眼睛,却被姬凌霄握住手,帮自己抹掉眼角的泪。

    “你怕蛇?”姬凌霄的声音有些沙哑,“为什么刚才不顾危险的来救我?”

    芈米咬唇,转身想走,姬凌霄拉着她的手臂更加用力,眉心紧拧,眼底掠过一抹疑惑,“你了解蛇,却又害怕蛇,为什么?”

    不是想要揭开她的伤疤,而是此刻,姬凌霄想知道,她的女人,是不是受人欺负了?他却不知道?

    “上次在学校,我的书柜里,出现了一条眼镜蛇。”一想起上次的事情,芈米心有余悸。

    姬凌霄的瞳孔猛地收缩!一双漆黑的眼睛闪着阴鸷的戾气!

    芈米能够感觉到姬凌霄似乎是在生气,也不想再提那件事,便问道:“为什么刚才你吹了一声口哨,两条蛇就游走了?”

    “以前我参加国际特种兵训练的时候,有一项技能就是利用口哨赶走毒蛇,而且这其实也是蛊门里的一项秘术。”姬凌霄取下脖子上的口哨,带到芈米身上。

    那是一个玉质的白色口哨,芈米想取下来,姬凌霄制止她。

    “海岛上丛林密布,毒蛇猛兽肯定是有的,虽然整个海岛,做了系统的防御措施,但以防万一,这个口哨是带着防身和呼救的,正常情况下,野兽都会害怕声响。”

    芈米点了点头。

    姬凌霄捡起地上的何首乌,由于刚才惊险的小插曲,接下来两人并排走。

    走了一会,芈米觉得两边的枝木越来越茂密,便提出往回走。

    姬凌霄却拉着她往里走,来到了一个圆形湖泊边,湖水清澈碧绿,让人心旷神怡。

    “这是我小时候,跟乔大少经常来游泳的地方。”姬凌霄道。

    芈米有些惊讶,觉得今天的姬凌霄跟以前不一样,竟然连这种小时候的事情都告诉自己!

    “乔大少也经常来这儿吗?你跟他是发小?”芈米走到湖边,脱了鞋袜泡进凉凉的水里。

    姬凌霄挨着她坐下,“我们两个人的父亲是好兄弟,他父母早亡”说到这里,姬凌霄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沉痛。

    “于是我父亲便把乔大少接回姬家,我和他一起长大,是可以彼此把后背交给对方的兄弟。”

    “原来如此。”芈米哦了一声,想起在前院过道里看到的一张照片,上面是姬凌霄,乔大少还有一个漂亮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