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8章 :手感不对

    夜。

    “嗯”

    芈米躺在床上睡觉,忽然身上一沉,猛地惊醒,当看清楚是姬凌霄时,她松了口气,继续躺好。

    姬凌霄面无表情,动作不轻不重,盯着身下的人,黑色的双眸深不见底,猜不透他的真实想法。

    芈米抓着身下床单,这种感觉,谈不上舒服,但也不算痛。

    结束以后,姬凌霄迈出长腿,穿好睡袍走出去,没有再看芈米一眼,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般。

    芈米看着他走出去,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悬崖边挣扎,姬凌霄伸手拉她,最后却被自己带下去,跌进了万丈火海

    与此同时,奢靡秽乱的酒吧。

    女人刚走进包间,就被男人重重的压倒在沙发上,撕碎了裙子,埋在女人的酥胸里,“小妖精,你总算是来了,今夜,必须要好好伺候我。”

    “你讨厌”女人仰着脖子,双腿缠上了男人的腰肢。

    “阿恒”

    “小妖精”

    许久,女人躺在男人怀里,媚眼如丝:“阿恒,下毒这件事情不了了之,我实在是不甘心。

    毕竟我们花了好大功夫,才从实验室里偷了那些药剂出来,不能这么算了,你就再加一把火吧。”

    章俊恒掐着她的腰,“按道理说当时就会有媒体把事情曝光,现在看来肯定是有人压着,我已经在想方设法弄宴会上的视频,等拿到手了,就让芈米身败名裂被赶出学校,你再等等。”

    “阿恒,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帮我的。”魏欣雨笑了笑,眼底闪过不甘,她也分析出来了,芈米从汪家逃出来以后,一定是跟了一个有钱有势的人,必须要查清楚!

    她必须要成为华夏研究院的一员,才能有实力竞争魏家的财产继承权,为了得到想要的一切,所有的障碍,都必须要扫除,哪怕不择手段!

    魏欣雨越想越兴奋,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光芒,搂着男人的腰,坐到他身上,低头讨好男人,“阿恒,你要尽快哦!”

    “吼,小妖精,你真会伺候人”

    “因为我是爱阿恒的啊阿恒”魏欣雨扭动着水蛇腰

    一整天,芈米心神不宁,昨天晚上那个奇怪的梦,在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回放,做实验的时候,拿错了药剂,差点把桌面给烧了,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失误,难道自己会迎来一场火灾?

    心事重重的回到姬氏庄园,一进屋,芈米看到奇奇懒懒的趴在沙发上,一只爪子还踩着遥控器,电视上的频道也随之调换。

    “这也太神奇了吧”芈米走过去,奇奇摇了摇小尾巴,扑到芈米脚边,一双眼睛望着她,活脱脱像个求宠爱的孩子。

    “噗!”芈米开心一笑,像抱着孩子一样抱着它,走到院子奇奇的小窝,给它洗澡。

    拿着吹风机吹干它身上黑色的小卷毛,奇奇品种还没有研究出来,远看有点像泰迪犬,但是又比别人家的泰迪犬要丑一点,近看又有点金毛犼的感觉。

    记得小的时候,妈妈也养过一条小狗,一直放在凤宝街的药

    店里,后来有一天晚上,药店的门被人撬开了,里面的很多药材以及那条狗都被人盗走了。

    “咦,什么味道?”

    空气中突然传来一股浓烈的味道,芈米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手,黑黢黢的稀状黏液奇奇的大便!!!

    “天呐!”芈米崩溃大叫,寻找纸巾,突然一块白布入眼,她立刻拽着那块布擦手,手心手背抹的干干净净。

    奇怪这手感不对啊!

    “你在做什么实验吗,味道这么奇怪?”姬凌霄皱着眉头,看着衣服上的脏,以及在自己衬衫上乱摸一双白嫩小手,

    他一进院子,就听到喊叫声,闻声赶来,还没弄清楚情况,这丫头的手就摸过来了。

    “这这这我我我”芈米石化,看着姬凌霄白色西装上墨渍一样污点,刚才太着急,看到一块布料就擦手

    “对我在做实验”芈米简直哭笑不得。

    眼角瞥了一眼罪魁祸首奇奇,它正屁颠屁颠的玩着球呢,心里把奇奇给千刀万剐,哼,我要断你的狗粮,动你“爱宠”之位!

    “做实验需要药材的话,问祥伯。”姬凌霄有严重的洁癖,十分嫌弃的脱掉西装,空气中还有奇怪的味道,这丫头做了什么黑暗实验?

    想起上次祥伯说她制作的饲料和香水,姬凌霄的嘴角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好的,谢谢。”芈米想着去洗手,风一般的速度冲进家里的洗手间,并没有细想姬凌霄的话,直到后来有一天,她才恍然发现一个秘密

    “啊!”芈米从教室出来,走向自己的学生柜拿资料,被擦肩而过的白瑞恩绊了一脚。

    芈米无语的望着白瑞恩,他脸上有斑驳的青紫,听说他最近在学校里欺凌弱小,打架无数。

    “呦,这不是那个勾引导师的第一名吗?”白瑞恩抱着胳膊,一副吃人的样子。

    最近他诸事不顺,走在路上或者逛夜店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有人上来揍自己,偏偏又打不过别人。

    心里不平衡,于是在学校里找存在感,逮着谁就欺负,今天碰到芈米,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面对白瑞恩挑衅的目光,芈米眯了眯眼,毫不客气的一脚踩在他的鞋上。

    “啊我的脚!”白瑞恩发出杀猪般的哀嚎。

    “你简直是个疯子!”白瑞恩抬起手要打她,芈米于是又跺了他一脚。

    “啊”白瑞恩像个小丑一样,抱着脚跳来跳去。

    芈米绕过他,径直走到自己的柜子前,拿钥匙打开的一瞬间,脸色骤然一变,失声,迅速后退,吓得跌倒在地。

    柜子里一团黑黢黢的东西!

    “芈米你敢踩我”白瑞恩正要大骂,看到柜子里缓缓出来的活物时,吓得脸都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