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2章 :怀疑情杀

    乔大少心累的叹了口气,不容易啊,其实他早就猜透了姬凌霄的想法。

    虽然有足够的理由帮芈米处理这件事,但是总归是站在法律层次,道德层次去调查周年庆上发生的事情,给媒体一个交代。

    但是如果引导姬凌霄去认为,芈米是因为关心酒店绯闻的那件事情,于姬凌霄而言,意义就远不一样了。

    果不其然,姬凌霄以最快的速度回家,半路成功拦截了龙一,将他手中的诊断书拦截下来。

    姬家庄园。

    芈米浑身酸痛的醒来,大脑迟钝了一秒,两秒,三秒,尖叫一声,昨晚的记忆清楚的呈现在脑海里,醉酒,然后跟姬凌霄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环顾四周,这不是自己的房间,是是姬凌霄的房间,芈米心惊的跳起来,裹着被子偷偷回到了自己房间。

    在浴缸里泡着热水澡,看着身上印记,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个礼拜根本不需要跟姬凌霄恩爱,真是便宜那个坏蛋了!

    气鼓鼓的从浴缸里站起来,刚要伸手拿浴袍,浴室的门被人推开,芈米的呼吸一滞!

    姬凌霄一手握着门把手,一手拿着诊断书,两只手都不自觉的用力再用力,呼吸变重,实在是因为眼前一副美人出浴图,扰乱了他的全部理智!

    “你你你”芈米的脸瞬间红的跟个煮熟的虾子,慌忙的拿起浴袍裹住自己。

    “我”姬凌霄找回了自己的理智,眼里闪着炽热的光,但还是转过身道:“我有事情找你,在书房,不,在餐厅等你。”

    说完,他把浴室的门关上,走出去,又把卧室的门关上,然后大步走向书房,姬凌霄惊觉自己的行为竟然是在害羞?

    看了芈米的身体,自己害羞吗?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女人害羞吗?姬凌霄百思不得其解,这种奇怪的感觉盘亘在心头

    芈米迅速换好衣服,打开房间的窗户,吹了吹冷风,等到脸上的红晕散去,才慢吞吞的去了餐厅,至于刚才的事情,芈米决定选择性的忘记。

    下楼到了餐厅,姬凌霄也正在用餐,芈米走过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点心,拿起刀叉开吃鸡肉卷,喝了口热热的牛奶。

    现在已经是晌午了,何阿姨和祥伯依旧做了自己爱吃的早餐,芈米心里说不出的感动。

    虽然现在孑然一身,却还有贴心的何阿姨照顾自己,跟渊博的祥伯讨论学术,已经是自己十八岁生日以后,所有不幸中的万幸了,看了看对面的姬凌霄,芈米现在也没有之前那么排斥他了。

    “周年庆上的事情,我很抱歉,”

    芈米看向他,继续道:“也算是因为我的原因,一定给你带来了很多麻烦吧,但是,我想说,与我无关,我没有下毒,如果你不相信我,我也没辙,但我会找证据的。”

    从自己对生化以及医学的研究,可以肯定,汪珍珍当时是中了毒的,而那种毒芈米暗悄悄握紧了拳头,已经准备好接受一切厄运了。

    姬凌霄注视着芈米的目光,听完这些话,面色沉了沉,什么叫如果你不相信我,我也没辙?就这么肯定,我不相信你?

    也是在这一瞬间,忽然想起来昨夜这丫头醉酒时说的话,那句所有人都欺负她姬凌霄有些气恼。

    对于芈米的情况,他是知道的,正如乔大少所说,这丫头是一颗明珠,已经开始散发耀眼的光芒了,又没有背景,在大鱼吃小鱼的世界,遭人算计是必不可少的。

    可是偏偏性格倔强,不愿意麻烦别人,更不轻易对别人吐露心思

    “昨天在周年庆上,你是不是问了乔大少关于酒店绯闻的事情?”姬凌霄开口问道,看了一眼诊断书,心里是相信她绝对没有下毒害人的。

    只是现在看来,往后的路,恐怕牛鬼蛇神不断,虽然他会派人保护她,但是此刻,姬凌霄甚至想,只要她回答是,无论日后如何,他都护她一世周全。

    “酒店绯闻?”芈米想起了在宴会休息室看到的一幕,女人和女人

    好吧,虽然同性是真爱,但是芈米还是有些不自在,小心翼翼的看了姬凌霄一眼,发现他的脸色阴沉的盯着自己。

    芈米有些不明所以,小脑袋飞速运转,不管酒店绯闻的事情是真是假,至少现在自己不能得罪任何一个人,毕竟事关重大,万一姬凌霄是护着汪珍珍的呢。

    咬了咬牙道:“媒体报道的事情,多半都是扑风捉影,看看就好”

    “看看就好?”姬凌霄盯着她,“就是说不在意酒店绯闻?”

    芈米:“”

    怎么觉得有点南辕北辙?酒店绯闻的事情跟汪珍珍中毒有关系吗?难道姬凌霄以为是我喜欢他,嫉妒汪珍珍,感情纠纷?情杀?

    芈米分析出这个念头的时候,吓了一跳,刚要说什么,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是校长打来的,来不及跟姬凌霄解释,她拿着手机转头往外走。

    “喂,校长,您好,我”

    “芈米同学,你今天虽然请假了,但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你立刻来学校!”

    对方说完,直接挂断电话,芈米的眼皮狠狠跳了一下,预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芈米转头跟姬凌霄道:“我现在急着先去学校,有什么事情,等我晚上回来你再告诉我吧。”

    “我要去公司,顺路送你。”姬凌霄对芈米突然要出门是有些不悦的,但是听她说晚上回来,于是便答应了。

    车内,姬凌霄把诊断书给了芈米。

    “诊断书?”芈米翻看了上面的诊断报告:误食破坏食管的毒剂,从而导致病毒性毒发吐血。

    “这是化学中毒!”芈米的瞳孔猛然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