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5章 :睡了多久

    姜子卿对着生命仪器上的一排排电波分析,“芈米是第一个实验这种抗体药水的人,我们根本不知道药水的副作用。

    而仪器上显示,注射的抗体和她体内的血液是相互排斥的,现在只有等注射的抗体自我分解,人才会醒过来。”

    这是研究院最新研制的病菌抗生药剂,是用来抵抗病毒细菌的药水,目的是为了提高人体内免疫力,改变基因,分解病毒。

    因为研制成本昂贵,而且有很多欧洲基地的不法分子想要抢夺,所以药水一直没有拿出来做人体实验,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姜子卿没有说出心里的担心。

    姬凌霄心里有些烦躁,不想看到芈米像个尸体一样躺在那里,有谁感冒这么严重的?

    “你最好给我醒过来,幸好昨天是七七之数的最后一天,不然还得重来。”姬凌霄打开实验室的门,走出去抽了根烟,他只有在最烦躁的时候才抽烟。

    他吩咐姜子卿照顾好芈米,然后离开了。

    乔大少走在后面摇头:“你这是典型的睡了人家,擦擦屁股就走人,也不知道照顾人家,太绝情了!”

    姬凌霄把钥匙扔给他:“开车。”

    竟然后知后觉到这种地步?乔大少向来挂着痞痞笑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家伙刚才一路抱着芈米进入实验室,分明是十分的在乎她,现在却又表现得这么冷漠,恐怕还是没有走出那件事的阴影,不想对女人这么上心

    姬凌霄回到公司,将桌上的文件全部处理完,又召开了会议。

    整整一个下午,他处于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中,竭力地忘记芈米生病这件事,也没有给姜子卿打电话过去询问。

    半夜,姬凌霄才从公司出来,龙一把车开到了研究院,被他呵斥了一顿。

    第二天,姬凌霄依旧把自己,埋在垒着高高文件的办公桌里,甚至飞了一趟京都处理子公司的事情,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好像只有让自己忙起来,才能够摆脱内心的烦躁。

    第三天傍晚,姬凌霄刚下飞机,就接到了姜子卿的电话,说是芈米醒了。

    “好。”姬凌霄挂断了电话。

    芈米睁开眼睛,感觉整个世界一片模糊,脑袋里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

    “痛”张了张嘴,喉咙一阵干涩。

    姜子卿一直守在芈米旁边,“你先别动。”立刻给芈米做了检查,施针抽血化验。

    芈米模模糊糊的看清楚周围的一切,自己像是躺在一张床上,双臂插满针管,脑袋上带着个头盔一样的东西,上面是密密麻麻的红蓝色线引。

    听到一声说话声,她似乎瞧见了姬凌霄的脸,又昏了过去。

    “怎么回事?”姬凌霄大步走到床边。

    姜子卿取下了芈米头上的生命测试仪,“太累了,又睡了过去,不过已经完全恢复了。”

    “我带她回家。”姬凌霄抱起芈米往外走,姜子卿的眼里隐隐划过什么,拿起药箱走出去

    芈米拼命的在路边跑,周围一片漆黑,身后汪柏良和苏启年在不停的追喊要抓住自己,一辆车停在身边,下来一个男人把她带走,驶到了荒郊野岭后,男人粗暴的撕扯她的衣服。

    “姬凌霄,你这个禽兽!”芈米大叫一声,从床上坐起来,半晌后,她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是在自己房间,拍了拍胸脯,还好,是做梦。

    不对,芈米又大叫了一声,床边坐着个人!

    “你你”她一脸惊悚的看着姬凌霄,怎么回事,在梦里梦到这个禽兽侵犯自己,醒来怎么又看到他?

    “醒了?”姬凌霄此刻脸上的表情十分阴郁,这丫头醒来的第一句话,竟然就是骂他自己真有那么可怕?

    “太好了,小姐,你终于醒了!”何阿姨激动的抹着眼泪,祥伯也点头道:“少爷,你看小姐她醒了。”

    “何阿姨,祥伯,我没事了,我睡了多久了?”芈米清楚的记得自己生病这回事。

    “七十六个小时二十分钟。”姬凌霄把脸别过去,看着窗外的天,芈米这次生病,都是因为自己没有顾及她的感受

    芈米活动了一下身体,“居然睡了三天多?”

    “可不是嘛?你生病期间,他一直都在担心你!”门口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芈米看到两个帅哥走进来。

    乔大少捧着一束鲜花:“芈米你好,我是乔大少,我们都是姬凌霄的朋友,听说他的妻子生病了,所以来探望,看到你康复真好,请接受我的花。”

    “你好”芈米脸上阴云密布,他刚才说什么?妻子?去你的妻子!

    看着他手上的花,哪有人第一次见面这么自来熟的?犹豫着要不要接?又看了一眼另一个帅哥,芈米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你你是”

    姜子卿扶了扶眼镜:“你好,我是姜子卿。”

    “你好你好!我我一直是你的粉丝!”芈米简直不敢相信,姜子卿是研究院的院长,国际知名的生化医学双料博士!一直以来芈米都以他为榜样!

    芈米见到偶像,十分高兴,不停地和姜子卿探讨问题,更是崇拜的五体投地。

    一旁,姬凌霄的脸色越来越冷,乔大少用胳膊肘推了推他。

    “你可要看好了你的小娇妻,她对你好像颇有意见,我们刚才在房间外,听到她骂你是禽兽,哈哈哈哈”

    乔大少笑出声来:“你是不是整天对人家凶巴巴的?”

    姬凌霄阴森森的扫了他一眼,气的不想说话。

    乔大少挑了挑眉,跑去和芈米聊天,醒来后的芈米精神异常,一边和他们聊天,一边喝了两碗粥。

    晚饭是乔大少请的,说是要庆祝芈米出院,芈米有些难为情。

    因为她不想跟姬凌霄一起吃饭,但是姜博士也邀请她过去,这可是天大的面子啊,为了能多向他探讨问题,芈米还是同意了。

    他们去了津陵市最高档的中餐厅味樽阁,姬凌霄下车的时候瞟了乔大少一眼,这家伙,竟然来这里!

    再去学校已经是礼拜五了,芈米有些郁闷,听乔大少说自己这次生病挺严重的,差点就没命了,多亏了姬凌霄高价买了进口抗生素才捡回一条命。

    芈米不以为然,自己生病,不也是因为被那个混蛋,在水床上折磨了一晚上吗?

    不过又突然想到,那天晚上,姬凌霄怎么变得那么温柔?拍了拍脑袋,自己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呢?

    一路走在学校里,芈米对旁边指指点点的眼神视若无睹。宿舍里,郑茹气鼓鼓的看着她,“生病请了四天假,也不知道跟我联系?生病严重吗?”

    芈米摇摇头:“发烧而已。”

    “你人没事就好。”郑茹戳了戳她的脑袋,“不过学校出大事了,是关于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