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4章 体会巅峰

    姬凌霄忽然伸出手,摸上芈米的脸,摩挲着那两片柔软的唇瓣。

    “你唔”芈米连反应都来不及,就被姬凌霄已经堵住了嘴,整个人都懵了!

    片刻之后,芈米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神智,张嘴想要叫喊,姬凌霄却乘机撬开了她的牙关,在檀香小口中疯狂的掠夺。

    芈米又气又急,偏偏又推不开他,慌乱中,抬起膝盖顶了他一下。

    “呃”姬凌霄闷哼一声,脸色瞬间黑的跟个锅底。

    芈米也意识到自己着急之下,刚才顶到了他两腿之间,顿时脸色一红,像个做错事害怕惩罚的孩子,转身就跑,腰却被一双大手缠住,接着天地倒转,自己被姬凌霄扛在了肩膀上!

    “你你放我下来!”芈米惊吓的捶打他的后背,双手双脚不停的挣扎。

    “安分点。”姬凌霄在她的后面上打了一下。

    芈米脸色涨的通红!这个臭流氓!

    感到肩膀上的人老实了,姬凌霄的唇角勾起一个神秘的弧度,这丫头,刚才竟然敢用膝盖顶他,好,很好!

    室内姬凌霄的专属泳池,随着一声重重的关门声后,芈米被扔在了泳池上的气垫床上,稀里哗啦的水声响起。

    芈米爬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自我保护,抬腿蹬过去,“现在不是子时。”

    姬凌霄抓住芈米的脚腕,直接压了上来,“协议上说的是随时配合!”

    随着衣服被扯开的动作,气垫床在水面上晃动了起来,芈米惊叫了一声,嘴就被姬凌霄堵住。

    一阵电流闪过全身,芈米紧张又不安,紧紧闭着眼。

    姬凌霄吻着柔软唇瓣,只觉得香甜可口,他全身的细胞都在沸腾,身下的一团柔软,深深刺激姬凌霄的感官。

    他一点一点的吻过去。

    “嘤”芈米睁开了眼睛,对上姬凌霄深沉的双眸,那里面翻滚着炽热的火焰。

    姬凌霄低吼一声,再次含住了那张樱桃小嘴,然后与她合二为一,水床晃动着,在水面上激起了小小的浪花,浅浅的声音传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姬凌霄又一次释放了自己,低头看着身下沉沉睡去的少女,精致小巧的五官,凝脂如玉的肌肤,光滑的触感,让他忍不住伸手触摸,他喉结滚动,再次附上去

    直到凌晨,姬凌霄才停下了动作,他粗重的喘息着,满足而得意,芈米的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青紫,足以预见刚才的状况有多激烈。

    姬凌霄抱着熟睡的芈米,放到了她的房间,可他因为太激动,没有注意到,此时的芈米,因为泳池边的冷气过高,寒气侵体,身体开始出现异样

    “喂喂?在高尔夫球场里面,你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机看,几个意思?”乔大少把杆子伸到姬凌霄面前晃了晃。

    姬凌霄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继续盯着手机,出门前他跟何阿姨吩咐过了,芈米醒来就给他打电话。

    “啧啧啧,你这是在思念佳人啊!”乔大少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一双火眼金睛转了转,然后大笑。

    “让我猜猜,昨晚你是不是,体会到了跟对方一起巅峰的感觉!”

    姬凌霄的嘴角浮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脑海里想到了什么,问他:“跟你在一起的女人都怕你吗?”

    乔大少一听,笑的更欢了:“你以为我是你吗?对女人冷冰冰的。”

    姬凌霄脸色沉了沉,又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快到中午了,一上午他压根就没有心思打球,烦躁的扔掉球杆,走了出去。

    乔大少以为他要去吃午饭,于是打算一起去,却见姬凌霄的电话响了,听见他说去喊私人医生,然后快步跑了出去。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啦?”乔大少赶紧跟了上去。姬凌霄衣服都没换,跑出会所,开车飙向庄园。

    一路上,姬凌霄闯了几个红灯,何阿姨打电话过来,说芈米昏迷不醒,浑身滚烫。

    到了家,姬凌霄立刻跑上楼,当看到床上那个苍白毫无血色的小脸时,他的呼吸停滞了一瞬。

    “少爷”私人医生收起听诊器,脸色有些焦急。

    “她怎么样?”姬凌霄紧紧盯着芈米,她的呼吸那么微弱,像一具尸体躺在那儿,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滚烫!

    欧阳医生看了床上的芈米一眼,继续说道:“应该是她生理期刚过,没有注重保暖,寒气入体,低烧引发急性肺炎,没有及时送医院导致高烧昏迷,发生了DIC,弥漫性血管内凝血,可能”

    欧阳医生顿了顿,“可能会有生命危险,送医院恐怕也无济于事。”

    “去研究院。”姬凌霄连被子一起抱着芈米往外走。祥伯告诉他乔大少和姜博士来了。

    “快!”姬凌霄转身小心的把芈米放到床上。

    姜子卿快步走到床边,检查了一番,从随身的药箱里拿出一支药剂,掀开了被子。

    “你干什么?”姬凌霄制止了他。

    姜子卿解释:“她已经休克了,我需要在她的心脏的位置打强心针,否则,她的心脏就停了!”

    “凌霄,现在芈米正处于危险中。”乔大少知道姬凌霄顾忌什么,只是眼下,救人要紧。

    姬凌霄闭眼又睁开:“都背过去,不准回头!”

    接着,姜子卿给芈米施针,“现在只能先想办法让她退烧,但是体内的血管凝血,属于病毒性感冒感染,这就要看她自身的抵抗力了,只要熬过二十四个小时,就脱离危险了。”

    “熬过去的可能性是多少?”姬凌霄看着芈米手臂上的一排银针,有些懊恼,昨天晚上自己是和芈米最亲近的人,为什么没有发现她的异样呢?如果早点发现的话,或许就不会这么严重了。

    姜子卿面色沉重的说:“百分之五十。”

    “去研究院,用药!”姬凌霄站起来。

    精密封闭的实验室。

    姜子卿手中拿着一支试管,试管里面装着水蓝色的液体,“你确定用药吗?”

    姬凌霄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半个小时后,芈米烧退了,但仍然没有醒来的迹象。

    “什么时候醒?”姬凌霄看了一眼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