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章 :楼道里面

    男人朝另一个方向离开后,魏欣雨也转身要走,突然瞥见了花圃后面的芈米,她的笑容僵在脸上。

    “芈米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刚才听看到什么了?”魏欣雨惊慌的往周围看了看,注意到芈米的神情不太对,心下一紧,刚才的事情她看到、听到了多少?

    “魏欣雨,我以为我们只是学业上的竞争对手,可是没想到你为了达到目的,竟然不择手段的来害我,太卑鄙了!”

    芈米愤怒的盯着魏欣雨那张清纯可人的脸,一股厌恶自心底升起。

    魏欣雨冷哼一声,“好,既然你已经都知道了,以后也就识趣一点,别跟我抢名额了,乖乖在你的汪家待着,今天的事情,更不准说出去一个字!”

    魏欣雨算准了芈米性格柔软懦弱,这次又经历了汪家的事情,肯定不敢有什么作为。

    芈米的目光变的讽刺,“魏欣雨,你以为走后门,就一定能得到进入研究院的机会吗?我告诉你,开学后,我会全力以赴,竞争研究院的实习名额,我一定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的!”

    这种歹毒的人,芈米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转身直接离开。

    “你”魏欣雨死死的瞪着芈米的背影,怒气腾飞。

    没想到芈米敢这么说话?她是要把看到的事情告诉白家吗?不行,白瑞恩还有利用价值,绝不能让她说出一个字!

    本来学习上比不上芈米,就已经让魏欣雨容不下她了,现在必须彻底毁了芈米!

    眼里闪过一丝恶毒,魏欣雨拿出手机,再度拨打汪家的电话

    芈米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脸色苍白,平时在学校里,魏欣雨处处跟自己作对也就罢了,这一次芈米握紧拳头,心里满是滔天的恨意,她到底是小看了人心险恶。

    从今以后,自己绝不再傻傻的任由别人欺负!

    出了电梯,芈米远远的瞥见几道身影,在病房前鬼鬼祟祟,她很快认出来,就是那天在白家门口抓自己的汪家人。

    发现他们的目光朝这边看来,芈米快速躲进楼道里,一定是魏欣雨通知汪家的!

    爬了几层楼,芈米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却发现什么的都没有,她跌坐在地上,现在只能等姬凌霄过来了。

    可笑,那个带给自己噩梦的男人,此刻却成了唯一的希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芈米躲在漆黑的楼道里,眼皮越来越沉,抱着膝盖坐在墙角,终于抵不住困意的时候,一双鳄鱼皮鞋出现在视线里。

    所有的瞌睡瞬间散去,芈米惊慌的抬头,对上姬凌霄一双黑色的眼瞳。

    是他!芈米松了一口气,颤巍巍的站起来。

    姬凌霄把她抵在墙上:“躲在这里干什么?别告诉我签完协议,你现在反悔了?”

    芈米摇着头解释:“不是的,我看到汪家人在病房前,他们要抓我”

    姬凌霄眯了眯眼,语气森冷,“昨晚已经帮你处理好了汪家的事,他们不会再来抓你。”

    “昨晚就处理好了?那我看到的汪家人是干嘛的?”芈米不解的瞪大了眼睛。

    “汪柏良被你用烟灰缸砸伤了脑袋,汪家人是来看他的。”说罢,姬凌霄的低头看了一眼腕表,午夜十二点。

    他活该,芈米暗暗骂了一声,同时也鄙视自己像惊弓之鸟,竟然害怕的躲到楼道里不敢回病房。

    突然,姬凌霄坚实的胸膛紧贴过来,刺啦一声,芈米的衣服被扯开,她肩头一颤,下意识地推开男人,“别这里是楼道”

    姬凌霄扯下领带绑住芈米的手腕,“你既然已经选择留下来,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可是能不能不要在这里”芈米的声音颤抖。

    “时间到了,你只能服从!而且这么晚了,不会有人过来!”姬凌霄不耐烦的皱眉。

    “啊!”眼泪瞬间飙出来,随即,芈米死死咬住唇,后背抵在冰凉的墙面上,芈米的心也冰冷一片,她只希望赶快结束。

    姬凌霄的眼里也没有半点波澜,完全是公事公办,根本不顾芈米的感受。

    芈米的指甲掐进了手心,苍白的脸上全是汗,眼眶里充盈着泪水,她扭过头,在黑暗里无声的流泪,最终受不了,附在姬凌霄的肩头,昏了过去

    芈米是从噩梦中惊醒的,醒来发现是在姬家。

    何阿姨走进来告诉芈米,是姬凌霄昨晚把她带回来的,以后不用住在医院里了,医生会来家里换药。

    芈米打量了一下周围,这是自己以后要住的房间吗?精致的装修,白色的美式家具,空间很大,比自己之前的房间大了好几倍。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芈米干脆用被子捂着脑袋,却听到了肚子咕咕的声音,才注意到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好,何阿姨扶着她慢慢下楼,走到餐桌前,芈米就后悔了。

    黄花梨木餐桌上,芈米面对着一块冰山脸,吃饭时都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瞬间下降。

    芈米舀了一勺海鲜粥,看了一眼姬凌霄面前的山珍海味,抿了抿嘴,等身上的伤好了,一定也让何阿姨给自己做美食。

    一直到芈米喝完第三碗粥,她才抬起头,发现姬凌霄正盯着自己,心头一颤,反射性的往楼上跑。

    “站住。”身后传来低沉又霸道的声音,芈米头也不回的继续爬楼梯,“不是说不干涉对方的生活吗?”

    “你知道就好。”姬凌霄轻嗤一声,起身向外走去然后又冷冰冰的扔过来一句话,“我要带你要去做避孕手术。”

    朝姬凌霄的背影做了个吊死鬼的表情,芈米踏上楼梯的脚缩了回来,跟在后面走出门,上了一辆房车。

    车内,姬凌霄坐在对面,芈米把自己缩在座椅上,紧挨着车门,时刻提防着,那夜在车上被姬凌霄强迫的画面,此刻像噩梦一样在脑海回放。

    姬凌霄像是没看见芈米的状态,闭上眼睛养神。等车停下来后,他扔过来一块黑布:“把眼睛蒙上。”

    “做避孕手术为什么要蒙着眼睛?””芈米满脸惊恐的问,然后自嘲的笑了笑,这个混蛋,现在就算要做坏事,也不会告诉自己的。

    谁知道姬凌霄的声音传来:“普通医院的避孕并不能保证万无一失,我会带你去高端的医疗研究院,那里面很多东西,对外保密。”

    芈米没再吭声,自己的专业就是生化医学,对于高端的医疗研究要保密的事情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