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章 :找你干爹

    市中心的别墅区,芈米站在白叔叔的别墅前,有些不知所措。

    芈米的母亲曾经对白家先夫人有恩,白叔叔也认芈米为干女儿,对她还不错。

    擦干眼泪,芈米准备摁门铃。

    一道车灯突然照过来,晃得人睁不开眼睛,一对年轻的男女,卿卿我我的从车上下来。

    “宝贝,刚才在树林里感觉好吗?要不要再感受一次!”男人把女人抵在车门上,手向着领口伸过去。

    “你真讨厌!”女人红着脸,娇滴滴的俯在男人怀里,发出一声娇嗔,两人浓情蜜意,大有擦枪走火的意思。

    男人低吼一声要将女人就地正法,而女人的眼角在瞥见门口的芈米的身影时,脸色一变,惊慌的推开男人。

    “瑞恩,你看那是”

    白瑞恩顺着女人的目光回头,看到芈米狼狈不堪的站在门口。

    芈米同样愕然,这两个人自己都认识,并且很熟悉。

    男的是白瑞恩,白叔叔的小儿子,典型的富二代浪荡公子哥儿,身边总是跟着一群狐朋狗友,不学无术。

    后来白父走后门也让他进了芈米所在的医科大学,从小白父就以芈米为标准,让白瑞恩向她学习,正因为如此,白瑞恩非常讨厌芈米。

    至于那女孩魏欣雨,芈米更熟悉,是她从高中开始的死对头,由于芈米比她优秀比她漂亮,就处处跟芈米针锋相对。

    尤其是在上学期,她们代表学校,参加国际红十字会举办的“抵抗流传性病毒”研究成果大赛,芈米凭借一项抵抗非洲‘疟疮瘟疫’传染病的研制成果,拔得头筹,魏欣雨输掉比赛后,心有不甘,到处污蔑说芈米窃取了她的研究成果

    而此刻,魏欣雨像个娇羞的小女孩,故作惊慌的躲在白瑞恩怀里,眼神在芈米身上百转千回,分明在寻找着什么。

    “芈米?你怎么落得这样?”白瑞恩上上下下打量芈米,目光像是看一个乞丐。

    芈米窘迫的回答:“我我想找白叔叔”

    “找你干爹干嘛?他现在不在国内!”白瑞恩皱皱眉后退了两步,在他看来,爸爸认这种小门小户人家的女儿做义女,简直是件丢脸的事情!

    白瑞恩的眼神闪了闪,又补充道:“不过我可以帮你联系我哥,以他对你的关心,一定会立刻从国外飞回来的!”说完得意的大笑。

    “芈米你发生什么事情了?跟我们说说,也许我们能帮你的”魏欣雨假装担心的问道。

    “还能怎么了?看她这样子就知道是被男人非礼了呀!或者是被人强迫了!”

    白瑞恩凭借他多年玩弄女人的“经验”,毫不客气的指出来,他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芈米,看来你平时清纯的学霸形象都是装的嘛,这是在哪家酒吧疯成这个样子的啊?”

    芈米气的脸色苍白,浑身发抖,指着白瑞恩,“你你你胡说”

    “瑞恩,你别这么说,芈米是好学生”魏欣雨的眼里闪过一道狡黠。

    趁芈米不注意,掀开她的衣领,露出满满青紫的痕迹,惊讶的捂住嘴:“天呐你你真的被人给”

    “别别碰我!”芈米惊慌的捂住领口,颤抖着退到墙边。

    “芈米,你别这样,虽然在学校里我们是竞争对手,但你现在有难,我可以帮你的”

    魏欣雨话中带着的担心,眼里却闪过阴险的笑,悄悄的拿出手机,将芈米在白家的消息发出去。

    白瑞恩搂着魏欣雨讥诮道:“宝贝,你心地不用那么善良,这种人就别理她了,你忘记上学期她窃取你的研究成果,抢走了本该属于你的奖杯那件事吗?”

    “我是凭自己的研究成果赢得比赛,没有窃取别人的研究成果,不要污蔑我!”芈米扶着墙站稳。

    “我今天来想恳求白叔叔帮忙”

    “呦!这是怎么了?”一道尖锐的声音打断了芈米。

    一个贵妇打扮的女人从别墅里走出来,满脸夸张的盯着芈米,“这是哪来的叫花子呀?落难了吗?”

    “阿阿姨好我来找白叔叔的”芈米局促的低下头,一直没有称呼白叔叔为干爹,就是因为白母曾经大骂她不配和白家沾亲。

    “哟,真不巧,振华前天出国啦!”白母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上下打量着她,“你该不会被你那个贪财的爹给卖了吧?”

    白母的脸上满是嫌弃,当初在丈夫认芈米为干女儿的时候,她就非常不满!

    “阿姨我有事恳求白叔叔”芈米急的几乎要哭了,白叔叔是她唯一的希望。

    “我们白家可不是你这种穷丫头能沾亲带故的!识相点就赶紧离开,以后不准再来我们家!”白母冷哼一声,狠狠的推了芈米一把,芈米身子一歪,倒在地上。

    白家母子一脸嘲讽的看着地上芈米,魏欣雨这时轻轻的拉着白兰的胳膊,声音甜甜的:“阿姨,您别生气呀。”

    “欣雨,你这孩子心地单纯,不懂人心险恶,今天她来投靠我们白家,明天就会赖在我们家不走。”

    白母显然对魏欣雨非常满意,魏氏药企的二千金,品学兼优,姐姐更优秀,还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他们家的两朵姐妹花,是众多名门闺秀里拔尖的人儿。

    最重要的是,魏家跟他们白家的财势地位旗鼓相当。

    白母又狠狠瞪了芈米一眼,然后转身拉着儿子和魏欣雨进屋。魏欣雨挽着白兰的胳膊,回头朝芈米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

    砰!白家的大门紧紧关上,同时也关上了芈米心中的希望之门

    不远处,汪家人风风火火的朝这边跑过来,大喊:“抓住她!

    芈米从地上爬起来,拔腿就跑,慌乱中跌倒,头重重的磕到地上。

    “啊!”一阵天昏地暗,额头有粘稠的液体滑下来,芈米最后看了一眼地上鲜红的血,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