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章 :荒野搏斗

    芈米拍着前胸,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了汪家人大喊:“新娘子逃跑了,快追!”

    糟糕!他们要来抓自己了!芈米发现车上竟然插着钥匙,立刻慌乱的发动汽车,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从后视镜里,看到汪家人追了上来

    芈米紧紧握着方向盘,一路飙行,已经紧张的浑身冒汗,后面的两辆黑色轿车却怎么也甩不掉

    这时,后方轿车的驾驶员收到一条信息:别让她误以为是汪家的车,不用跟了。

    芈米再次往后视镜看去,发现跟着自己的车辆已经消失,这才长长喘了口气,擦了擦汗,把车停下来,车顶突然合起,她正奇怪,后座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挺有本事啊,没想到你竟然能自己逃出来”

    “你你我我”芈米的心再次绷紧起来!这才发现后座坐着一个黑色西装的男人!

    俊美至极的脸庞,笼罩着一股阴冷的气息,此刻如同帝王一般睥睨着芈米,带着十足的压迫感。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开走你的车我”芈米牙齿打颤,滴滴汗水从她的额头流下来,这个人该不会是汪家人吧?

    慌忙地去开车门,却发现车门已经锁住,芈米哆嗦的靠在车门上,紧紧盯着他,“求求求你不要抓我回去”

    “闭嘴!”男人一声冷喝,身侧的拳头握紧,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芈米吓得不敢说话,车厢内,只有呼吸声。

    忽然,一声惊雷响起,闪电划破天际!男人眼里闪着狼一样的光!芈米破碎的衣服,就是狼眼中的猎物,此刻男人眼神越来越迷离,透着无限的凶猛

    “该死,老头子竟然给我下了药!既然你自己逃到了我的车上,那就别怪我了!”

    男人扯开领带,将芈米拽到后座,不管不顾了,药效已经发作,他失去了自控!

    “你你干什么救命啊!”

    芈米惊恐地嘶吼,心底惊恐至极,雨越下越大,在暴雨惊雷的夜里,上演着一场捕猎的游戏。

    “混蛋”

    芈米眼泪簌簌掉落,拼命的想逃走,却无能为力。

    嘶声竭力的挣扎淹没在车窗外的暴雨中,不知过了多久,体力耗尽,沉沉的昏过去

    第二天傍晚时分。

    “不走开啊!”芈米惊叫一声,猛地睁眼,上下像被重轮碾压般的痛,瞳孔骤然猛缩!脑海里迅速浮现一幕幕画面

    “醒了?”冰冷的声音响起,芈米惊恐地抬头,发现自己躺在一间豪华房间的大床上,身上已经换了一件干净的连衣裙。

    对自己无礼的男人正靠在大理石窗台上,目光冰冷的盯着床头柜那件破碎裙子上的血迹,不知道在想什么。

    “啊你这个混蛋我我要报警!”芈米脸色苍白,挣扎着下床,脚一着地,刺痛让她直接跌倒在地板上。

    男人看都没看地上的芈米一眼,直接扔过来一个笔记本:“昨晚发生的事情,你看完这个就明白了,然后再决定是不是报警也不迟。”

    这是母亲的记事本!

    芈米看到熟悉的字迹,眼泪刷的流下来。

    看完后更是彻底的崩溃,不可置信的摇头:“怎么会这样?明明是你触犯了我为什么会这样”

    男人站在窗台边,高挺的身影背着夕阳。

    缓缓开口:“我叫姬凌霄,祖上是药蛊世家,如今姬家祖蛊陷入沉睡已有百年,根据祖上流传下来的蛊经上记载,想要唤醒它,必须与天阴血脉的女子相交,方可改变姬家的血脉,滴血唤醒祖蛊。”

    他的声音很清冷:“而你具有的,就是唤醒姬家祖蛊需要的天阴血脉,因此我父亲找到了你母亲,为我们定下了婚约,商定在你成年那天,将你接入姬家,实现姬家几代人没能唤醒祖蛊的任务。”

    姬凌霄将一纸婚书扔到了床上。

    “昨晚我奉父亲之命去接你回来,并没有打算救你,因为我根本不相信祖蛊可以赢过现代的生化医疗,可谁知你竟然从汪家逃了出来,跳到我的车上。”

    姬凌霄看向芈米的眼神,像是吞噬她的寒光,“如果不是因为被父亲下了药,我当时就会把你扔出去!”

    “我不知道什么蛊门!你是个混蛋!你无耻!”芈米哭着摇头,悲愤交织的站起来。

    姬凌霄冷冷的说:“事到如今,我说的很明白,你母亲留给你的笔记本上应该也说的很清楚,信不信随你!”

    “我才不信这婚书!”芈米激动的将婚书撕碎,往空中一抛,在满天的纸屑中,绝望的跑了出去。

    “少爷,要不要派人保护芈小姐?”龙一问道。

    “暗中跟着就行。”姬凌霄看着窗外一边哭一边跑的身影,淡漠的转身。

    芈米光着脚跑出院子,这里是姬家庄园,位于半山腰,离市里有一段很远的距离。

    看着蜿蜒空旷的马路,她擦着脸上的泪,疯了一样的奔跑,发泄心底所有的情绪

    天越来越黑,芈米浑身湿透坐在路灯下,把头埋在胳膊里,此时又饿又狼狈,两只脚磨出了血泡,捂着嘴不敢哭出声。

    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两个闺蜜现在都不在市里,没有地方去,现在该怎么办?

    来来往往的人用奇怪的眼光打量着她,当两个男人靠近身边时,芈米尖叫着跳起来,拼命地往人群中跑。

    现在,只有一个人可以求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