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68章 身份是......女朋友

    钟声暗暗惊叹,这黎小姐也太聪明了。

    有她帮忙,韩锦阳想再拿到克斯利尔的继承权,似乎并不难。

    从F国机场到Y国机场,旅途长达十个小时,中途还要转航班,好在他们转航班比较快,再有三个小时就落地了。

    黎歌之前上飞机就一直在睡,这会转机后,没什么睡意,打上耳机,点了两下小屏幕,跳到了某个新闻节目。

    耳朵里传来主持人的说话声,播放的是第四十三届世界经济大会,全球有名的集团大佬相聚在一起,讨论经济等问题。

    这种是某些团队,或电视台获得拍摄权的,摄影角度极佳,清晰到能看清楚每个人脸上的表情。

    最后进场的修长男人,让黎歌眼眶微微泛红。

    这时候的傅司言她还不认识。

    男人脸上带着一贯礼貌,浅薄的笑,合裁的黑色西服给他增添了几分气质,成熟而稳重。

    他拉开椅子,在一个年长男人身旁坐下。

    从进场到讨论会议展开,傅司言一直很低调,身上锋芒不露半分。

    场内不乏有某国的年轻厉害一辈,所有人在男人面前,却暗淡了几分,似乎再怎么装,都没有他那身沉稳气度。

    讨论会久了后,气氛开始松散,大家似乎也累了,三三两两交头接耳,像朋友一样聊着天。

    镜头被拉倒傅司言这边来。

    年长的男人在跟他说话,把护照拿给傅司言看,说被小孩子画了一堆涂鸦,等新护照来了,才能回国。!%^*

    傅司言低声笑,“小孩嘛,都挺淘气的,办新护照也用不了多久。”

    “我四十岁才有这么个女儿,不宠着不行。”年长男人说,又问他,“你应该早结婚了吧,有孩子没?”

    “没有。”

    “不会吧,你是不是要求太高了?”

    “我如果有要求,不应该的吗?”傅司言淡淡一笑,似乎不在意,“结婚生子没有赚钱来的有趣。”(!&^

    年长男人摆摆手,“可别,我当初也像你这么想,后来发现玩也玩了,公司那么大,钱还那么多,实在没意思。人这一生啊,除了自己快乐,要能有个孩子,看着他成长,也是一种乐趣。”

    傅司言揉了揉眉,“比菲特先生,这是经济研讨大会。”

    “开了那么久,是个人都累。”年长男人说,他见镜头围着他们,笑眯眯凑到镜头前打招呼,还秀恩爱,“老婆,看到我了吗?等我护照下来就回去,宝宝乖吗,有没有踢你啊?”

    那边传来笑声,似乎是摄影师在笑。

    傅司言身躯往后靠了靠,就半个身体留在镜头里,“比菲特先生,这些或许会被剪辑进去。”

    “没事,剪就剪,三年才一次,大家很快就把我遗忘了!”

    看到傅司言最后露出脸,那无可奈何的样子,似乎在说‘选位子时,他就不该跟这个话痨坐一起’,黎歌就忍不住笑。

    她还以为参加世界经济大会的大佬都很死板,严谨呢。

    这场讨论会很快就结束了,大佬们一个个离开,还有摄影机追着大佬,问他们一些看法,也问到傅司言。

    看着镜头里的傅司言沉稳自若的回答问题,黎歌有些失魂的抬起手,隔着屏幕勾勒他的五官,心深深痛着。

    二哥,我好想你。

    等飞机落地Y国机场时,已经是晚上七点。

    钟声早早联系人过来等着,出大厅后,护着韩锦阳跟黎歌上了车。

    搞得黎歌以为自己进了谍战剧一样。

    黎歌忍不住道,“你不用这么提心吊胆,进入Y国后,纪嘉致反而不敢动手,你搞得我也很慌。”

    韩锦阳睨了钟声一眼,“他就这样,该担心时不担心,不担心时那么紧张,今晚不准他吃饭了。”

    钟声,“”

    车子在路上飞驰,很快抵达Y国的中心城市,往南区一开,黎歌眼前就渐渐出现一座宏伟瑰丽的大庄园。

    以前她跟韩锦阳交往时,都没来过他家,这次来了。

    每个国家的建筑特色不同,傅宅有古老,庄严的味道,而克斯利尔庄园仿佛让人回到文艺复兴时期。

    庄园很大,车子开了几分钟才到停车场。

    韩锦阳先下车,等黎歌下来后,牵着她的手去搭电缆车。

    钟声陪同他们一起,还说,“我把少爷你回来的事告诉了老爷,老爷推辞了手上的事,早早在家等你。”

    “嗯。”韩锦阳浅淡应了声,脸上没什么情绪。

    黎歌反握住他的手,“韩锦阳,在你父亲面前,你要跟平常一样,我们要拿到克斯利尔继承权,还要靠你父亲对你的偏爱。”

    韩锦阳收起小情绪,“好。”

    到主屋门前后,佣人开门,请黎歌几个进去。

    主屋占面积广,所以客厅很大,黎歌一踏进去,发现客厅看不到头似的。

    人,家具,摆设品,处处透着优雅的气息。

    韩锦阳一直拉着黎歌的手,想消除黎歌的紧张感,而之前的种种磨砺让黎歌多了几分沉稳,对庄园的感叹只放在心里,面上淡然如水。

    两人步入客厅后,很快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迎了过来。

    男人金发碧眼,容貌跟韩锦阳有些像,高大俊美,穿着家居服却优雅尊贵,高高在上似的。

    “考伯特,我的儿子。”男人见到韩锦阳很欣喜,过来就拥抱了他一下。

    韩锦阳身躯僵硬,却很快调整了过来。

    他喊了声,“父亲。”

    男人点点头,扫量他一圈,眉头皱起来,“怎么瘦了?是不是生活不好?钟声怎么搞得,连你都照顾不好!”

    一旁的钟声赶紧低下头。

    “我最近感冒,食欲不好而已。”韩锦阳说,将黎歌揽了过来,“父亲,这是我女朋友黎歌,这次她陪我回来的。”

    黎歌心里一紧,扭头看向韩锦阳。

    她跟着来这,可没说过身份是女朋友,朋友不行吗?

    似乎感受她的目光,韩锦阳往她这边靠,低声道,“做戏而已,庄园上下的人知道你是我女朋友,没人不敢尊重你,也不敢对你动手。”

    黎歌抿了抿唇。

    男人看向黎歌,目光锐利。

    他看了好一会,似乎在回忆什么,“你看着眼熟,我在哪见过。”

    “照片上吧。”黎歌调整好情绪后,笑了笑,“我之前跟考伯特交往过,他还说要带我来见您,遗憾那时没能跟您见面。”

    男人脸色骤然一沉,语气森冷,“你就是那个把我儿子送进监狱的女人?”